朱炎 之一(一)

啾註此文寫於2012年,未完,請視為《半夏玉荷》的前身,並收錄於書中

蝶曰:純虛構,無後續,半夢境半創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而且根本不會有這種儀式和結果,別傻了。

照樣畫葫蘆的我不負責任何後果。

已善盡告知義務。


朱炎

夜空中,飛過一抹身影。

一片黑暗,她卻發著淡淡的光,非常清晰。面容端麗,長髮束總在頭頂,長可委地的馬尾漂蕩,單手揮著一把不像刀也不像劍的巨大鐵片,卻異常靈活的劈向虛空……

鮮血噴灑,虛空中掉出一個怪物的頭顱,沈重的身軀轟然倒地。

穿得像是從武俠小說走出來那種女扮男裝的麗人,將比人還高的巨大鐵片在屍體上橫揮……就成了灰燼,在淡薄的月色下粉碎消失。

像是發現了他的瞠目,她回頭,脖子上的鐵項圈還鍊著剩下一截的鎖鏈,輕輕碰擊迴盪著如鈴的聲響。

麗人頓了一頓,拋下驚嚇過度差點昏厥的目擊者,收起武器,消散了。

空氣中漂蕩著淡淡的梔子花香氣,直到天亮才無聞。

***

即使是文化昌明、科學發達的二十一世紀,還是有許多奇怪的遊戲和都會傳說。像是碟仙就發展出很多變形然後大為流行,半夜照鏡子或戀愛符咒等等也長盛不衰。

但也有地區限定的怪異傳說。像是新北市的雙林區,附近的高中國中小學,就流行一則都會傳奇:拜朱炎。

儀式雖然有點奇怪,但不複雜。只要取一朵香花放在照得到月光的窗戶下面,然後燃燒一點點檀香,默念心裡的煩惱,把白紙放在香花下面。

若是天亮後,白紙上出現了墨跡,那就是朱炎來過了。當天夜晚十二點出門,就會不知不覺的尋到朱炎的墳,上供之後,往往就能實現所有心願。

傳說是傳得很盛,真有膽去實行的恐怕也沒幾個。但還是傳得沸沸揚揚。

只是朱炎長什麼樣子,眾說紛紜。有人說很可怕,也有人說很美麗。有人說她隨身帶著鈴鐺,行走時會有微弱的響聲。有人說她拿著巨大的劍,可也有人反駁說她沒有武器。

總之,這是一個地區性的傳奇,有點陰森可怕的,卻也有點羅曼蒂克的都會傳說。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大概他也會這麼認為。

朱炎……是存在的吧?

他滿懷心事的回家,一貫的低氣壓。自從哥哥失蹤以後,就一直是這樣……都兩年了,他都跟哥哥失蹤時年紀相同,十三歲了,哥哥失蹤後,他的爸媽再也沒有笑過。

氣氛一直都是那麼壓抑,真是討厭極了。他真的快要忍受不了了。

朱炎,妳存在吧?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哥哥到底去了哪裡?

那天他偷偷摘了媽媽很寶貝的茉莉花,放在白紙上,在房間裡點起線香。花香和檀香交織在一起,矇矇朧朧,有種昏昏欲睡的氣氛……

等他醒過來,正是午夜十二點。銳利的香氣割裂了一切的味道襲來。他不知不覺悄聲走出家門,不由自主的走入一片荒野,雪白的梔子花怒放,在黑暗中泛著微微的光。

樹下是墓碑頹圮一半的孤墳,旁邊還有空空洞洞的小廟。

我為什麼在這裡?這又是什麼地方?他大夢初醒的湧起強烈的恐懼,卻嚇軟了腿。

但更讓他驚恐到極點的是,頹圮墓碑湧出霧氣,漸漸成型,正是他那天晚上看到的麗人。

沒有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身影朦朧,幾乎是半透明的。但是她的確戴著鐵項圈,拴著半截輕輕晃蕩的鐵鍊。

「你不是要見我嗎?許達信?」麗人開口,聲音平淡縹緲,「我是朱炎。」

「妳妳妳……」他顫顫的指著,連話都說不清楚。

朱炎露出微微詫異的表情,「你果然看得到我。不容易呢……但是看得到不是什麼好事。除了我,還看得到其他嗎?」

「妳說什麼?還有其他?」達信大驚。

「哦,這倒稀奇。不能見鬼卻能通神啊……但在這時代也不算好事。」朱炎淡笑,「其他人頂多只能聽到聲音或朦朧的影子而已……罷了。你想知道你哥的下落?」

雖然一切都很不可思議並且恐怖,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雖然應該帶他的物品過來,不過既然你是他的血親……」朱炎把手伸向達信。

他很想躲,卻只僵住不動,覺得一陣溫暖的風從他額前若有似無的拂過,朱炎就縮回手,閉上眼睛。

好一會兒她睜開眼睛,眼神卻有些哀憫,「你的哥哥已經不在人世間了。」

「……不會的!」他突然忘記害怕,朝著朱炎怒吼。不會的不會的!哥哥只是離家出走,或者被拐了!他是很希望這樣壓抑的氣氛能打破、消除,卻不是用哥哥的死亡當作結束!

「請節哀。」朱炎沈靜的說,「事情已經發生,無可挽回。他尚存的遺物……在此。」朱炎再次碰觸達信的額頭,他清晰的在虛無中看到了學校附近的大樹上,卡在狹窄樹洞裡的破碎眼鏡。

「你所供上的微薄香火,僅能搜尋。不過,到此為止比較好,再上訴必須付出代價。」朱炎微微一笑,「回去吧。」

他渾渾噩噩的站起來,身體不像是自己的,機械似的走出那片荒野,靜悄悄的回到家。

再醒來時,他躺在床上,陽光隨著窗簾的漂蕩而浮動。


►看《半夏玉荷》全文連載
博客來網路書店蝴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