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之三十四

開開心心遊湖回來的琯哥兒,馬上被二哥抓了去,聽了一個半明不白,一直追問,那些丫頭為啥要為他吵架,二嫂為啥發大脾氣把人賣出去。

這時候,瓔哥兒才發現把任務想得太簡單。性教育真是太重要了,只是怎麼講課實在太困難。

【Google★廣告贊助】

可憐琯哥兒雖為尚書府公子,但最少要飽暖才能思淫慾啊!管飽管暖就很艱辛了,還是靠嫂子接濟才沒餓死凍死。雖說書院不少他吃穿,嫂子也多有照顧,但他這種半大小子,正是吃窮老子的年紀,吃撐沒半個時辰,就覺得肚裡空空了。

吃飽穿暖已經是最高的追求了,勤奮讀書還是為了這個至高無上的目標。書院的同窗呢,同班成了親的,一個都還沒有。而會去讀書院的學生,通常是家境小康,卻沒富到單獨請名師來家講學,也沒闊到有通房妾室的殷實之家。

他又不是之前的二爺,收藏了無數絕版艷情小說,鑑賞的是名家春宮畫冊,那是多少銀子啊!別說琯哥兒沒有,他的同窗也沒得這樣豐富的「啟蒙」。

雖然偶爾也會幻想一下,但毫無範本的狀態下,想得很離奇並且天馬行空,一點都不著邊。

瓔哥兒開始想念那個「大啟蒙時代」了。隨便個上小學的小孩看漫畫都看到精通了。

他含蓄的說,房裡人就是通房丫頭。結果琯哥兒很不滿,「我不要丫頭,笨手笨腳只會臉紅和哭,比小六子還不如。」

這段時間若不是看著嫂子的面子忍著,那些老對他潑茶水、半夜敲門進來找手帕荷包,摔倒在他身上,明擺著欺負他的丫頭們,他早就給她們好看了。

聽著琯哥兒的抱怨,瓔哥兒沈重的感到任重道遠。

絞盡腦汁,他才設法用大燕朝能夠接受的方法講解,好不容易才讓琯哥兒略有所悟,還是他跟琯哥兒解釋,通房丫頭呢,就是讓他做將來跟娘子洞房花燭夜一樣的事情…敦倫然後開枝散葉。

說完瓔哥兒自己都覺得累心,很累心。

結果這小子的反應讓他哭笑不得,琯哥兒扭捏了一會兒,才蚊子哼哼道,「這、這種事情…跟娘子已經…太羞人了,怎麼可以跟別人?」

…敢情這小子還講求貞操啊?

很想嘲笑他,瓔二爺卻把自己噎住了。好麼,他前世生活在最開放的二十一世紀,又沒誰攔著他,還飽受各式各樣的「啟蒙」…結果還不是修煉成大法師預備役一枚,實際操作經驗一次都沒有。

「…這樣想,也對。」瓔哥兒無精打采,「這個,說真的。底下說得你別傳出去啊,給你哥留點臉面。」他委靡的說明那個太早吃肉,膽固醇過高,以至於差點從此沒種的倒楣前身。

琯哥兒倒是沒笑他,卻比笑他還讓人悲憤。他同情萬分的拍二哥的肩膀,「好歹嫂子沒有抱怨,還有個津哥兒傳香火。」

其實他說的「抱怨」,只是單純覺得女人家總喜歡有自己的親生兒子,非常純潔,絕對沒有其他意思。但聽在瓔二爺的耳中,卻那麼的不是滋味兼怒火中燒…

男人最怕什麼?最怕女人說他「不行」。

瓔二爺勉強把話說透了,琯哥兒也凝重的表示他絕對不會收什麼房裡人也會嚴守貞操…一轉身,瓔二爺立刻把在碾藥粉的顧臨拖回東廂,命都不要的想要證明他事實上「很行」。

顧臨迫不得已的把他打昏,然後嘆氣。

這件事情本來暫時到此為止,但是浩瀚軒突然賣出了五個二三等的丫頭,還是引起謝夫人的注意了。

她才猛然醒悟。對呀,那個小雜種已經十三並且定親,不該賴在哥哥的院子裡,該避嫌另居別院了。趁早在他院子裡安插房裡人才是啊…還能有比這更穩當的眼線嗎?

什麼風最厲害?枕頭風最厲害!

讓小雜種跟她強,讓小雜種以為有爹有哥可以靠,讓小雜種和她嫂子親!她非去選個伶俐機靈又貌美的把這小雜種迷得死死的,書也讀不成,眾叛親離,家翻宅亂…

臭婊子,讓妳囂張無比、讓妳完全不把我放在眼底,讓妳把老爺整個搶走…整死妳兒子不算解氣,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讓妳在地底下只能跳腳,這才真的解氣!

說幹就幹,謝夫人開始海選。招了一個又一個的人牙子帶人來看。事情雖然做得算隱密,但顧臨到底管過一小段時間的家,猶有餘威。看二門的婆子發現來的人牙子不是相熟的,還越來越不像良家婦女,偷偷跟少奶奶告密。

顧臨一聽,琢磨了一會兒,覺得事情似乎不太妙,讓甜白使人去打聽清楚,結果從慈惠堂一個三等丫頭口中套出話來,說是喜事,給五爺選房裡人呢。

…選房裡人叫的人牙子卻是專賣揚州瘦馬的?

這事不好,很不好。說穿了,就是婆母佔理,還能博個關愛庶子的好名聲,連謝大人頂多只能嫌人選不好,卻不能說不要。

以前三爺琪哥兒那麼冷的人,嫡母塞房裡人,他也只能拜領。但琪哥兒對嫡母恨意很深,只差手刃。對她送來的房裡人,多麼千嬌百媚妖嬈絕艷也無用,冷心冷面的三爺定力極夠,比防賊還防得厲害,肯帶著外放上任,卻到地方立刻賣了,一刻也沒有留。

但防得這麼厲害,還是讓那個房裡人外神通內鬼的陷害好幾次。

可琯哥兒說是說十三歲,事實上十二歲還沒滿,能有這種定力?要這樣千年防賊,這日子也不用過了。

這大小夥子年紀不大,卻殺伐決斷,很有大將之風。趁事情還沒定,行李都不收拾了,只說外出訪友,直奔禮部拜別親爹,細說從頭。謝大人嘆了口氣,親派馬車和隨從送他去書院,差人回去跟兒媳說道,幫琯哥兒收拾行李。

等塵埃落定,謝夫人才知道小雜種不吭不哈的一走了之,氣了一個倒仰。人都跑了,房裡人計畫只好暫時擱置。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