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番外篇—仰望(上)

會將她帶回來,不過是一時興起。

他一直想養只特別的飛禽,用血污的金絲籠養隻天使,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在她美麗得近乎朦朧的臉上留下血污,侵犯她無知的聖潔,光想到就令人興奮。

瀆神?這是什麼傻話?

惡魔的存在就是為了瀆神。高高在上的神祇,與掌管眾惡的惡魔,宛如光與影,都是宇宙平衡的一部分,誰也不能獨存。

創造之後就是毀滅,誕生之後就是死亡,溫柔善良的背後就是陰險狡詐,一切都迴圈不已。

只有無知的人類才會歌詠神的溫善,但是沒有邊際的溫善,只會讓這個世間塞滿了找不到食物、居所的人類及眾生靈。

自從人類只崇拜神的教誨後,就把這種平衡破壞了。他們惡魔的存在,是為了調和一切。

他,統領諸惡的魔王,對於破壞和諧的神與人類,充滿了輕蔑與憤怒。

這種憤怒,因為雙方在萬年前簽訂互不侵犯的虛假合約,而找不到出口發洩。然後,一隻折斷翅膀的天使,不知為何竟趴在魔界出入口的人間沼澤,剛好讓出獵的他看到。

天使自己落入他的領地,這並不干涉合約。他抱起天使,唇角有著殘忍卻邪美的笑意。

折斷翅膀的神之寵兒,當妳落入沼澤時,就已經屬於我了。

他並不知道,這一個無心的決定,扭轉了許多惡魔、天使,以及人類的命運。

將天使丟進原本養著黑龍的籠子裏,粗礪而血污的金色荊棘,終於讓她痛醒過來。她睜開迷惘的眼,竟是如子夜般迷蒙。

一個黑眼睛的天使——這在天界,應是不祥的象徵。

但是,這樣的眼睛是多麼的美……像是他少數喜愛的人間景色——晚霞褪盡,初黑的天空帶著乾淨的銀色反光,連星星都還不能展現光明。

那樣純粹的黑,無關善惡。

她眨了眨眼睛,試著舉起翅膀,卻輕輕叫了一聲,子夜雙眸因此蒙上一層淚光。

冷硬的心腸,居然為了那點淚光,有了某種難以言喻的動搖。

但是,他什麼也沒做,只是默默的看著她。

天使試著想對他說些什麼,但是他一句也聽不懂,只覺得她的聲音宛如歌唱般甜美。

「我聽不懂妳說什麼。」魔王冷冷的制止她,「也不關心妳說什麼。從妳落入我的沼澤之後,妳就屬於我了。沒錯,」不知道為什麼,他補了一句,「妳只屬於我。」

他要服侍的惡魔貴族打造一座舒適的金籠,搬到他的寢宮,讓天使從髒汙的黑籠裏,換到了更適合她、美輪美奐的金籠。

任何人只要提到他對天使不尋常的寵愛,都會引起魔王勃然大怒,甚至還當著諸惡魔的面前,毀滅了他過去最寵愛的魔妃。

從那天起,所有的惡魔都知道天使是魔王宮殿裏的禁忌,沒有人敢再提到「天使」這兩個字。

但是,關於「魔王的天使」這個流言,悄悄的在魔界散佈開來。

魔王不關心那些流言,只要不在他面前提起就好。他絕對不承認,甚至嗤之以鼻,認為是種恥辱。

堂堂君臨魔界的魔王,怎麼可能去寵愛偽善的天使?他只是豢養了一隻珍奇的鳥兒,而那只鳥兒,非常會唱歌。

他只是愛聽她唱歌罷了。

「唱。」換上了清水和水果後,魔王命令著。

這段日子的相處,天使已經聽懂了「唱」這個命令的字眼。

她被囚禁在籠子裏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從一開始那個磨傷人的血污黑籠,換成華美、沒有門的金籠,甚至鋪上最柔軟的毛皮;喝的水是銀盃裝的,水果也盛在水晶盤裏。

受傷的翅膀經過治療已經痊癒,照理說她應該可以飛走了,但是她卻連舉起翅膀的力氣都沒有。

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她並不像魔王想像的那麼無知。身為智天使,她長居在天國第一圖書館,幾乎讀遍所有的典籍,本身就是一部古老而睿智的百科全書。

她嫺熟魔界裏數萬種族的地方文字,但卻無法瞭解魔王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只能從他的氣息與豪華的居處來推測,他應該是魔界的貴族。

事實上,她可以不用理睬這個惡魔的任何命令。非法監禁她,已經違反了天界和魔界之間的和平約束——雖然態意妄為的魔王已經破壞約定無數次——但是,魔王應該不會縱容服侍他的貴族任意監禁天使吧?

她並不知道,監禁她的就是魔王本人。之所以願意為他而唱,實在是因為她悲憫的心,無法放棄拯救這樣驕傲而孤獨的靈魂。

這個惡魔如此的高傲而陰沈,美麗中帶著強大的邪氣,但是……他的眼睛卻隱含一股倔強的孤寂。

發現天使只是定定的看著他,並不像往常那般馴服的歌唱,魔王做了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情——

他伸手摸了摸天使的額頭,擔心她是否有什麼病痛。

天使驚愕了下,隨即溫柔的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是這般纖長,爪子宛如水晶打造一般。

這也是一隻溫暖、有生氣的手。神的慈愛為什麼不能廣被永不見陽光的魔族呢?她身為神的使者,難道不該拯救這個迷失的靈魂嗎?

被柔潤宛如初綻花瓣的小手握著,魔王像是被燙到一般,急急的想抽回來。天使卻堅定的拉住他,輕輕的唱起了聖歌。

她的聲音宛如所有最美好事物的聚集,靜靜洗滌他煩躁的心。

聽不懂也沒關係……活了億萬年,頭一回,他的狂野被安撫,真正感受到安寧的滋味。

破例的給予慈悲,他沒有反抗,讓天使輕輕擁著自己,在她輕揚的羽翼下,靜靜聽她唱歌,

這種依賴讓人害怕……他猛然推開天使,神情淡漠。

「妳是要我侵犯妳嗎?」他魅惑的嗓音帶著殘酷。

天使只是心平氣和的望著他。

這樣的神情分外惹人煩躁,「夠了,不要再這樣看著我!神創造妳們這群善良得虛偽的天使真是教人噁心!」他旋風似的離開寢宮。

不解的天使望著他憤怒的背影,沒來由的覺得哀傷。她一直公平慈愛的對待所有生靈,所有憤怒或輕蔑都無法動搖她平靜的心。

但是……那個惡魔貴族的離去,卻讓她感到心微微疼痛。

她真的沒辦法逃離這裏嗎?未必。身居四大天使之首,她起碼有一千種方法可以讓自己平安離去。

而且,她的法力已恢復了大半,照理說,應該可以向上帝求援……

她困擾了,說不清自己平靜如冰湖的心,為什麼起了陣陣漣漪。

翹首望著蒼白的月,她祈禱,卻不是為了自己。

天使的淚在他掌心,應該是冰冷的,他卻覺得灼熱。

慘澹的月光照著金籠,空氣中浮現淡淡的霧氣,更添一分寒冷。生活在溫暖陽光下的天使,大概抵受不了魔界不見天日的霜氣吧?

以自己的翅膀覆蓋著身子,她頰上的淚如斷線珍珠般婉蜒不止。

忍住將她抱上床的衝動,魔王取過一條毛毯覆住她,默默的看了她一夜。

「別哭了,別哭了……」他喃喃著,「我命令妳別哭。」

萬物對他無不畏懼,莫不聽從他的命令,只有天使的淚不聽話。

「不要再哭了。」溫柔的,她輕輕揩去她的淚。

緩緩睜開籠罩著淚意的子夜雙眸,天使拉住他的手,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他抱住裹在毯子裏的天使,坐在華美的金籠裏,知道自己已經困住了自己。

茫然的望著森冷的月,魔王初次嘗到不知所措的滋味。

知道她聽不懂自己的語言,魔王開始對她傾訴。君臨魔界億萬年,他早已厭倦,魔界所有惡魔的期待與敬畏,是一種沉重的負擔。

如果有繼承人……他倒很想拋下這一切,嘗嘗自由的滋味。

他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缺,只除了自由,

只有在天使面前,他可以呼吸到一點自由的空氣。

「反正妳聽不懂,告訴妳也沒關係。」憐愛的撫摸她黃金般的柔發,天使溫順的伏在他懷裏。

「如……如果……」天使含糊不清的說著惡魔的語言,「如果說,我聽懂了呢?」

魔王狠狠地將她推開,握緊她的肩膀,「妳騙我?妳一直騙我?!」

在令人顫抖的邪惡與憤怒下,天使卻勇敢無畏的望著他的眼睛,「我……我本來是不懂的,但是妳跟我說過這麼多話……語言是有邏輯可循的。」

「沒有人可以憑語言邏輯無師自通——」他頓住話語,訝異的望苦天使,「妳是……智天使?」

「我就是智天使。」

力量可與神比肩的四大天使之一!居然讓他拘禁在魔界的寢宮裏?!

「妳早就可以離開了!說,妳留在這裏有什麼目的?」魔王又氣又怒的扯住她的金髮。

她勇敢的沒讓眼淚掉下來,「因為我想學會怎麼叫你。路西法,我想要能夠正確無誤的呼喚妳,用你的語言。」

鬆了手,頹然的,他無法解釋為什麼只是呼喚名字,就可以讓他的心受到這麼大的撞擊?

多少女人呼喚過他的名字,他又欺騙豪奪過多少靈魂和肉體,而只有這個讓他不捨得侵犯的天使,只是輕輕喊他的名字,就可以讓他的心劇烈顫抖。

這感覺如此陌生又令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