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玖二三事-私宰

有這麼個都市傳說,在我剛退伍不久時很盛行。

據聞,在某市的陰暗角落有「真人秀」,以「大卸美女」著名。除了聚集一狗票有相同血腥興趣的觀眾,甚至會隨機綁架路人來觀看,以路人的恐懼和美女被開膛破肚的終極痛苦為樂。

【Google★廣告贊助】

筆者據說就是被綁的路人觀眾,僥倖脫逃後,就在某個靈異版寫了這個逼真又血淋淋的故事。

嗯,我知道國外是有類似的聽聞,至於真實度…誰知道?我畢竟只是個普通的活人,沒辦法透過螢幕分辨真假。

我能肯定的是,以上這個流行時間非常短的「都市傳說」,跟我還真有點關係。

實在不能怪我。當時我還太年輕,那天晚上又有幾分醉意。

在某個聊天軟體(我絕對不會告訴你是RC還是SP)有個老帳號,id是ross9後面加幾個數字。取id的時候還是個灰暗的中二,就隨意的拿自己名字亂湊。

是的,我姓羅名玖。

長大後覺得這id很蠢,但已經用習慣了。

不過誰會想到這蠢id居然會惹麻煩,剛退伍的我脾氣又有些暴躁。
事情是這樣的。暌違一年多回到某個聊天室,發現熟人少了,多了許多小白目。但是聽他們偏離主題的耍白癡還蠻好笑的,所以我常掛著聽。

然後我被當中一個弱智纏上了。

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很少參與聊天的我,到底什麼地方被他誤會成美女!?林爸明明是器宇軒昂英俊瀟灑的男子漢!!…咳咳,抱歉,我有些失控。

當然我們要關懷弱智族群。你知道的,要求一個弱智分清楚「ross」和「rose」是有困難的。所以他喊我「玫瑰」,我都當作沒聽見。

甚至於,他密語我的那堆垃圾話,依舊視若無睹。

平心而論,他那些幻想以他的智商而言,還算是挺有創意的,一些他自稱的「血腥慾望」。

其實我體諒這些幻想。

人的幻想千奇百怪,發著夢幻小花和粉紅色的,往往只佔很小的一部份。許許多多的幻想其實是陰暗、邪惡、反社會的。

有些時候這些陰暗幻想反而是抒發壓力的好辦法,紓壓完了就完了,能夠精神飽滿的面對第二天。

前提是,幻想不會實現。

像是有些人的幻想是末世來臨,但他們絕對不會想親眼看到殭尸出現在現實中,並且啃他們的大腿骨。就像,某些女性的幻想是被強暴,可她們遇到真實的強暴肯定會尖聲喊救命。

就像這個弱智總是在私聊裡意圖將「玫瑰」大卸八塊,但我敢肯定他連親眼目睹都會發抖。

別跟我說影片和圖片,那是什麼東西?真偽不論,隔著螢幕這種安全距離,能算什麼。

葉公好龍。
好吧,其實我沒跟這弱智計較…懶得計較。

都怪那晚我多喝了幾杯,有些醉意。那弱智傳密語正在形容他怎麼把「玫瑰」大腸裡的某種東西擠出來,噴得到處都是。

我突然很想整他,非常非常想整他。

於是我把他約出來…意外的簡單啊靠。

我朋友有個不定期、隱密的私宰場。其實是為了供應某些嚴苛的餐廳,他們相信古老的手屠是最好的方式。

其實算是做好事吧,先讓那個小弱智直面何謂「血腥」,反正他的願望就是當殺人狂不是嗎?紙上談兵有什麼意思啊?

雖然他想逃跑,但是我們這票哥們都人高馬大,押他一個小弱雞仔簡簡單單。他一直在慘叫…從豬的咽喉割了第一刀,他就叫得比豬還慘。

嗯,我一直都不明白殺人狂的心理。據我所知,連活人生吃的妖怪其實都還算是滿少的。因為太狼藉,味道太糟。

已知用火很久很久了好嗎?

咳,又離題了。

總之,小弱智只挨到清完內臟就翻白眼昏過去了。我朋友很義氣的幫我處理了他--載剛宰好的豬肉去餐廳時,順便把他扔到市內。

至於我,在私宰場又貪了幾杯,醉上加醉,招計程車回家了。
第二天我就後悔了--我的腦袋像是挨了千錘百釘,嗡嗡作響,宿醉得一塌糊塗。然後第一百次發誓要戒酒。

後來我接了份打工,往深山鑽了大半個月,當中沒有網路可以用。

等我回家,已經將近一個月了,這才發現那篇奇葩的「大卸美女」都市傳說。

…那天宰的應該是公豬呀?

不管怎麼說,除了宰體從豬變人,細節倒是描繪的絲絲入扣,文筆也引人入勝。這小弱智真令人刮目相看。沒想到放聲尖叫之際,還能觀察入微,不簡單啊。

不過,為什麼我是狐狸眼的娘炮?這是挾怨報復,對吧?

明明我很帥、很有男子氣概的。

早知道就該潑桶水將弱智弄醒,逼他親手擠豬大腸才對。

更讓我覺得無言的是,這篇張冠李戴、移花接木的「都市傳說」,底下許多的回應除了「好可怕」、「騙人的吧」,還有「我也在哪哪哪聽說過」、「其實就在某某廢棄倉庫(農舍)」、「聽說誰誰誰也看過回去就出車禍」等等。

最後上升到百鬼夜行、見者皆殺的程度了。

這個小弱智還很親切的每個回應都回哩。

還太年輕並且暴躁的我,直接翻了之前的對話記錄。人哪,往往會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小弱智想把「玫瑰」約出去的時候,不只一次給了我手機號碼。

撥了過去,他才喂了一聲,我笑了笑,「今晚的殺豬刀很寂寞,你要來陪陪它嗎?」

「神經病!什麼殺豬…啊…啊啊啊啊啊!」

被掛斷了。然後再也撥不通。

其實我也只是想嚇嚇他而已。讓我太不愉快了。

可那篇都會傳說刪除了。聊天軟體上,再也不見小弱智。

…糟糕,把他嚇得太厲害嗎?

嗯,我不是後悔。我只是覺得喝酒不好,脾氣太差,也不太好。有些人不理他就是了,沒必要做些多餘的事情。

畢竟我不是警察。

知錯能改,是我極少的優點之一。
之後我偶爾也看到這個「都市傳說」的變形,只是地名改到外國去啦。也說不定只是類似的故事吧?不管怎樣,我都看得津津有味。

什麼?為什麼我今天會想起這件往事?

那是因為,我在一家室內裝潢打工,工作地點就在某大樓。

在那裡,我看到小弱智,沒想到他不但成為主管,而且還是被人景仰的主管。

工作認真之外,在人人滑手機的時代,他特別古典的喜歡和人面對面交談,讓人感到溫暖。

就是有點膽小,害怕血,害怕鬼故事,尤其是詭異的都會傳說。

而且,他還是個素食主義者。

他沒認出我來。
我只能說,人類真的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啊。

幾年前,我朋友將私宰場關了,我去幫他搬東西的時候,發現了小弱智的一魄,呆呆的站在豬欄裡。

那時小弱智已經完全失去音訊,哪個id都沒有上。

真的把他的魂嚇掉了啊…想還回去,都不知道該還去哪。

結果,人家少了一魄,還活得好端端的,陽光向上。

…人少了手或腳也能好好的活下去,魂魄,可能也是如此吧。

誰知道。

最後我沒有還回去。因為接近本體顯得非常興奮的一魄,整天竊竊私語著,「殺殺殺殺殺殺殺…」。

我知道我很任性。

但是現在的弱智有個可愛的小女兒,同時是個非常好的爸爸。有時候他老婆會帶小女兒接他下班。

他不需要一個想將自己女兒開膛破肚的惡魄。
我對好爸爸,總是特別心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