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他費盡苦心在追求真理的大道狂奔,非常專心的當他的廢物富二代。但我覺得他幹得最好的是兼差高人發明家。

花了十幾年在各個教派中打滾,他想追尋的神學真相毫無影蹤,但是各教派的法術倒是用一種嚴謹科學的態度學成了。

於是有了那個很讚的電擊棒。我隔三差五會去找他檢修或更新。然後他學會了我給他那幾個「文字」,又融入一把超級水槍裡頭,能夠非常淡定的給各種黑暗生物(譬如吸血鬼之類)爆頭。

(只是我想到神父拿著裝著聖水的水槍對付吸血鬼…這畫面怎麼看都有點…)

我問他,「你為什麼不做個比較威風的武器?這讓熱血神父和修女的臉往哪擺?」

「我建議過電鋸。」他聳聳肩,「最後他們還是接受了水槍。」

「……」呵,天才。

結果我今天跑來找他不是為了電擊棒的檢修。

我希望他幫我把某段錄音製造成法器。我想這應該有效,但是錄音可以,放出來就燒手機。

「…到底是啥?」他一臉莫名其妙,「召喚惡魔的咒語?」

我瞪了他一眼,「你家鋼琴借一下。」

然後我彈奏了命運交響曲改編的鋼琴曲。剛進入狀況,我聽到背後咚的一聲。

回頭一看,包子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兼翻白眼。身上的十字架粉碎,佛珠斷裂,一地的碎珠子。

太不給面子了。

將他救醒之後,包子含淚,「羅哥,我知道完整的召喚撒旦的咒語和儀式。咱們玩這個吧!比你的鋼琴危險度輕很多!」

我往他腦袋巴下去。

最後他被我說服(物理)了,卻拒絕再聽第二次。但他完整的檢查過我所有損壞的手機,然後幫我改造了一個藍芽喇叭。

「現在你可以使用了。」他臉色無比蒼白,「但是別在我家試用,好嗎?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準備在哪兒使用這個星球毀滅等級的大殺器?」

「神經病。」我罵,「嗯…秦老師病了,找我回去代一個月的課。」

向來端著高人架子的包子難得的面露驚恐,「秦老師是無辜的!」

馬的。我忍不住又巴了他一掌。

事實上是這樣的。即使將我趕出門牆,等我上了大學,秦老師若無其事的叫我過去打工帶學弟妹,我也就當作沒事回去了。

那時剛好我父母雙亡,全天下的人都覺得我是玻璃做的。暴躁的秦老師面對我都會特別吞兩口口水,壓住火氣仔細思考才跟我說話。

我對這種善意沒皮條。

所以他找我回去代課,我都會排除所有的打工,專心一志的帶學弟妹,甚至這麼多年,我也沒把鋼琴放下過。

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只是秦老師的病很奇怪,只是嗜睡沒有精神,屬於醫院檢查不出頭緒的那種。

但他掛心學生,才叫我回來代課一兩個月。

可秦師母卻愁眉不展,隱約婉轉的暗示我,秦老師可能在外有人了。

我看著風韻猶存、高貴典雅的秦師母,「不可能的。老師是什麼樣的人,師母您應該比我清楚。」

「呀。」秦師母握著臉,泛出紅暈,「都老夫老妻了,小羅不要胡說。」

不。即使夫妻了一輩子,您還是不夠瞭解秦老師。他的正宮夫人是「音樂」這女神,而您只是小三。這是為什麼秦老師絕對不會外遇的緣故。

伺候音樂女神已然身心交瘁,還有小三師母要按耐,秦老師已經沒有精力幹其他壞事了。

然後我拿了鑰匙去音樂教室,啞然發現,女人的第六感真是了不起。

秦老師新買了一架二手鋼琴。雖然是二手的,卻昂貴的眼珠子會掉出來。我知道老師肖想了半輩子,沒想到真的存夠錢買下這牌子的鋼琴。

然而我一直都不喜歡用二手貨,並不是因為我不夠勤儉,而是二手貨的前主到底拿它幹啥你是不會知道的。

就像這架鋼琴,就附贈了一個芳心寂寞幾十年的少女(已死)。

不過因為秦老師太寶貝這架鋼琴了,所以都單獨的鎖在一間教室,除了他,別人都別想碰。

少女看不上花甲之年的秦老師,想要詛咒害死他好換個主人…最好是文藝俊美的白馬王子。

孩子妳想太多。

我跟她鬥智鬥勇了幾回合,發怒的想要劈碎鋼琴…幸好懸崖勒馬。

秦老師心臟不太好。將他肖想半輩子的鋼琴劈了,他在劈死我之前,會先心臟病過世。

親手弒師罪過太大。

但是那個死人得意洋洋的縮在鋼琴裡,鋼琴自動鳴奏著「給愛麗絲」。

好吧,無法將她拖出來弄死。

但是我能夠多加幾把鎖,讓她再也無法出來唱秋。

所以我落下幾個文字,將她很和氣的鎖在鋼琴裡,連琴聲都發不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