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情況只是暫時控制住,秦老師還是會回來的。

他發現自己暗戀半輩子的鋼琴啞了,心臟不爆炸大概腦血管先炸了。

其實像這種憑依舊物的死人很好處理…將憑依物毀去即可。至於修練到能保護自己憑依物的死人…嗯,除了電影電視動漫畫小說外,現實我還沒看到如此強悍的強者。

坦白說,這架鋼琴音色絕佳。但是再怎麼昂貴怎麼樣逆天的音色,都挽救不了手殘。

這位少女(已死),是我僅見能將「給愛麗絲」彈成「殺愛麗絲」。頭回聽到她彈琴……

嗯,我知道悲愴很難,常常有人會彈成悲慘,但我不知道有人能彈成悲劇-眾多悲慘的集合體。

我很想建議她去彈彈傳說中的惡魔樂章之類的…呃,惡魔雖然壞事作盡,但藝術修養其實還不錯,也沒有必要接受這類折磨吧…罪不至此。

所以我建議這位少女(已死)去彈棉花。不但能滿足她的演奏欲,還能延續古老技藝,多好。

但人類就是不喜歡聽實話,不管死的還是活的。

所以她自不量力的撲出來和我打了一架,若她不是女性早掛了,結果因為我那無謂的原則,給了她逃回鋼琴的機會。

痛定思痛,我決定用音樂送她一程。雖然琴聲鎖在鋼琴裡,但是鋼琴裡面還是能聽得很清楚的。

結果我才彈了十秒鐘,若不是我動作快,差點讓琴蓋夾斷了手指。

這就是為何會引發我久違的怒火,險些拿起消防斧將鋼琴劈成碎片的緣故。

聽完事情經過,包子靜靜的看了我很久。

「你是不是,」他語氣很艱難、沮喪,「到底有沒有好好練琴?」

我又坐回琴凳,包子只慘叫了半聲,就安靜了。

我開始彈「月光奏鳴曲」。

其實音樂是一種很棒的東西。當你身在其中,就會渾然忘我,所有憂傷歡樂都融入其中,為之翩翩起舞。

月光奏鳴曲是特別為了老媽練的。可彼時,青春年少,世界還是粉紅色的,月光,也只是月光。

等他們都離世了,我才真正明白了「月光」。

再美好再甜蜜的回憶,畢竟已經是過去了。隔著遙遠的時光,與之對望。

等我彈完,回頭一看,一直很會裝的包子眼眶含淚。

「喂。」我不爽了。

「我有點懂秦老師的心情了。」他擤了擤鼻涕,「明明可以靠鋼琴吃飯,何苦玩星球湮滅等級的大殺器…」

我沒辦法等他說完,就制止了他(物理)。

就說了,人類就是不喜歡聽實話,死的活的都一樣。

其實我命運交響曲鋼琴版才是傑作好吧?這是我最滿意的作品。

可惜開場的「噹噹噹噹」之後,聽聞的人類不論死活都就地找掩蔽。想來威力應該…不錯吧。

但絕對不到星球湮滅的程度。

不過我在已死少女的琴房裡播放命運交響曲的時候,還是謹慎的走出去,將整個琴房鎖得密不透風,一點聲音也傳不出來。

我不是怕什麼星球湮滅真的,我只是怕已死少女跑了。嗯,對,就是這樣。

第二天,我心情愉悅的到了音樂教室,時間還早,才五點半。

差不多播放了十二小時循環,已死少女總該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能夠好好交流吧?畢竟隨便咒殺人是不對的,她若是悔改,我還可以拜託黑頭想辦法送走什麼的。

嗯…她是安靜下來了。我想必須用到包子製造的吸塵器回收魂魄碎片(粒?),大概,也沒辦法說啥了。

最後我還是將那一葫蘆「少女」交給黑頭。黑頭莫名其妙的收了,隔天就帶著濃重黑眼圈哭訴陰間公務員托夢罵了他一個晚上…碎成那樣的魂魄真的很難拼圖。

「太過份了。」我很憤慨,「喏,這個音檔我傳給你。為了你好,別聽…陰間公務員還敢跟你唧唧歪歪,你就給他這個音檔。」

雖然狐疑,但是他還是照辦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很久很久以後,包子才告訴我,不知道為啥我那個星球湮滅等級的大殺器流傳到各國冥府,當者辟易,身體差點的還會碎魂,要花很久才能自動拼回來。

然後被做了廣泛的應用。

除了敵我不分這個缺點外,幾乎無堅不摧。甚至拿來當冥界考核…以熬過多長時間為準,當作晉升的標準之一。

「請問您有什麼感想?」包子難得非常興奮的用記者腔在電話那頭聒噪。

我將手機掛了。

直接請假回家…回包子的家。心動不如行動,我折了折關節。


若您願意支持blog的持續營運,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感謝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