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六

翻年皇甫彤十四歲,暫時休學了。

因為皇帝將皇甫彰派去西北巡邊,同時也將皇甫彤派去江南巡水利了。

準人瑞徹底無言。

風調雨順好吧?多少年江南大堤保固好嗎?皇甫彤出去幹啥?就是坐大船、住大房,腰纏萬貫下江南,講白了就是公費旅遊…巡水利的事有御史團呢,她就是個合理騙吃騙喝的。

皇甫彰呢,兩手空空無權無錢去西北吃風沙。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五

第二天,皇甫彰和準人瑞被皇帝逮去噴個半死。

看起來好像是各打五十大板,事實上,皇帝指責皇甫彰「心狠手辣」、「毫無姊妹情份」,說得非常過分。對皇甫彤雖然罵得狗血淋頭,更多的卻是心疼。

即使是尖酸刻薄在一旁煽陰風點鬼火的皇甫彬,皇帝也只是薄斥兩句。

準人瑞瞧了皇帝好幾眼。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四

為了強烈的文化衝擊,準人瑞深居簡出。

雖然額頭開了個坑,但有作弊神器健康屬性運轉下,那都不算事。她一如既往的將無雙譜撿起來,進展卻有如神速,跟四皇女皇甫彤原有的內力驚人的相容,如出同源一般。

皇甫彤學的是東皇太一經,細究與無雙譜似乎是殊途同歸,也同樣的女性限定。這巧合讓她摸不著頭緒,卻也讓她難得的在幾個月就恢復到林大小姐時代的百分之百。

但是這應該足以橫掃無數小千世界的武力值,卻在此界踢到鐵板。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三

勉強認命的準人瑞此時才發現頭痛欲裂。

事實上還真的裂了…額頭裂了個口子。之所以會如此,理由相當無言。她這個尊貴的四皇女半夜三更偷爬夏公子的閨樓,被驚嚇過度的夏公子推了下來。

沒摔死只在額頭砸了個坑還是因為閨樓不高的緣故。

準人瑞捂著纏著厚厚白布的額頭無言。特麼的此刻的皇女才十三歲好麼?夏小公子才十二歲好麼?咱能不這麼丟人好麼?

雖然夏小公子是未來的宰相夫人,也別這麼早秋好麼?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二

其實分發任務是有很嚴格的講究的。畢竟大道之初是希望執行者將任務完成,而不是逼任務者去死或賠到破產,所以會講究任務適性。

仔細回顧準人瑞的任務歷程,就算是難到死兩次的黑色任務,就她的性格而言也是適性超高,違和之處甚少。

上面的不可能不知道,她非常排斥「女尊」這個設定。

這麼說吧,其實女尊設定剛興起時,準人瑞是好奇又興奮的。她喜歡的書裡頭就包含了鏡花緣,更喜歡鏡花緣描述的女兒國。女尊這題材豈不是更值得期待?

結果,期待越高,失望越重。頭一本就讓她毒發,差點沒吐血三升。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一

命書卷玖 優勢與劣勢

準人瑞破天荒問了任務後續。

黛玉最終只守著離道觀不遠的林府,沒有成為高人的弟子。但是陰錯陽差,十五年後高人收了她十三歲的妹妹當關門弟子,最後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姑娘跟高人遠渡重洋,最終成了林先生。

這位同父異母的么妹名喚林絳玉。

司命書 命書卷捌 休息時間

回到個人空間。

突然的視角轉換還是有點不適應,好一會兒視線才清晰起來。環顧四週,看到了炸毛的黑貓,準人瑞笑得一臉甜蜜,伸手奔向他,「阿玄!好久不見!」

…欸?沒事了?

果然boss沒有騙我,過完任務就消氣了呀!他飛撲到準人瑞懷裡,「好久不見…」

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九

太虛幻境更為雲深霧重,縹緲飄逸的更如仙境。

事實上,那是灌愁海大爆後,所有靈氣之水都化為蒸汽。使得整個太虛幻境非常的熱,原來灌愁海的上空燙得不能接近,連神仙都汽化得了。

灌愁海原址,只剩下乾枯的巨大窟窿。

準人瑞和絳珠避到太虛幻境的最中心,佔據視野最好的假山。大殺後,都有點脫力,疲憊的坐在假山頂端的大石上。

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八

聽著兩僧道的招供,絳珠的臉都白了。

準人瑞嘆氣,「難怪。我就說秦兼美好端端的,怎麼會一睡睡死了。」

絳珠的臉完全失去血色,全身都在顫抖,憤怒的顫抖。她是很單純善良,卻不是智商有問題。

可以說,這是頭回她犯恚怒,也是頭回這個柔弱的仙草舉起葉刃。

準人瑞說,「尋截荊棘給我。」絳珠二話不說,立刻喚了截荊棘過來,準人瑞一秒就煉化了,然後,她們倆直接殺入太虛幻境。

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七

這場大哭後,可能是絳珠的心結解開了,在左心房的仙草,結了一個很小的花苞。

難得的進展。或許涵養靈魂真的能有進度了吧。

黛玉的死劫在十六歲。距離這時候也不過一年多了呢。

準人瑞開始記筆記。實在她沒有系統性的學習神棍技能。不過即使有些二二六六,但在這世界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至於修仙法訣…還是選了琴娘時代爛大街的太陰綱要。

不必太高深,成熟求穩最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