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遊記] 日本二三事(上)

眼睛,朦朧的月亮飽含水汽的望著我。

在蕩漾。在櫓槳聲中,安靜的蕩漾。

然後我坐起來,詫異的發現,在光華滿映的柳川中,坐在船上隨之搖曳。兩岸開滿杜鵑花,隱隱約約的燦爛著。

船夫高歌著古老悠遠的調子,搭配著欸乃的搖櫓聲。

桂花的香氣,襯托得鰻魚飯更香更馥郁。

這一切都是這麼和諧,安閒。非常日本。

我抬頭望向船夫……

司命書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下)

「原來galgame可以毀滅世界啊。」羅感慨的說。

「呃,」搜尋了一下資料,黑貓無奈的說,「其實,該系統原本就是某大千世界的一個遊戲公司派出來收集資料的。」

「所以我沒有說錯。」羅嘆氣,「但是左心房這位是?」

「…大魔王啊。」黑貓抱著頭痛,「他之所以同意回溯糾正錯誤…是因為他想親手殺掉公主。」

「你們居然同意這種事情?」羅震驚了,「他殺了公主以後自己還能活嗎?喔,我懂了。這麼一來大魔王自己做死了,天道的和平被維持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公告] 暑假書展、活動擺攤報告

出版社活動:
高雄書展
時間:8/10(五)~8/13(一)
地點:高雄巨蛋(高雄市左營區博愛二路757 號)
活動詳情即將登場
販售品項:雅書堂出版社出版品,包含蝴蝶歷年商業出版作品

台北、高雄、台中販售會活動:
販售品項:非商業誌作品(不適合商業出版、舊作紀念、日常雜記等)
因為今年啾仔的身體狀況不佳,會盡量減輕行李重量,
所以請有計畫前往的朋友填寫預定表單喔,還請見諒。
詳情請見下文:

司命書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上)

>>暑假書展、同人販售會報告<<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

「所以我沒有上司了?」羅莫名其妙,「那任務單誰發?」

「任務單其實不是由上司發出,他只是做最後分配。」黑貓情緒很low的說。

「…好吧,那現在由誰分配?」

黑貓抬頭,淚凝於睫,「我不知道。他們不告訴我。」

羅默默的注視著可憐兮兮的黑貓,轉頭嘆了口氣。她的監察者混得如此之慘,都被劃分成自己一國的,主管都不帶他玩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休息時間

什麼?!炁道尊跑了!?」準人瑞和玄尊者異口同聲的吼了出來。

瑟瑟發抖的秘書欲哭無淚,「不、不是逃跑,道尊他、他申請下凡再深造,是在職進修…」

玄尊者怒髮衝冠的想撲上去理論,卻被準人瑞抓著後領阻止了。

「羅,別攔我!」阿玄雖然恢復人身,鼻子上還是皺出貓咪的怒紋。

「冤有頭債有主,你逼個小秘書也是沒有用的。」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八

玄尊者不是很有創意。

或者說,他終於對自己的智商有了直觀的認識,所以乾脆的以彼之道還諸彼身。分身,他也會呀,絕對比目標系統高明許多…雖然分身出去的小黑貓智商有所降低,不過更能理想的惑敵。

他呢,恢復人身,拼命掩蓋氣質還是太仙了點。很快就跟羅一起成了金童玉女般的新貴。

目標系統終究不是神。注意力都被分身小黑貓吸引住了,致力於如何耍小黑貓東奔西跑,給自己創造更多的時間和空間。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七

遠在南極喝西北風的黑貓全身的毛都豎直了。

羅的生命表徵一下子爆紅,紅得發紫,轉眼就要發黑。

「羅?羅!」他喊得破音,「喂,不要開玩笑!別拋棄我喂!」

已經陷入昏迷的準人瑞很鬱悶,光是要牢牢巴住這具瀕死的肉體就很吃力了,玄喵卻只會搗蛋。

這就是飼主的命啊。你會指望家裡的毛小孩幫你端飯遞茶?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六

刑偵之後,型號乙快散架了,玄尊者的表情也陰沉的快要滴水。

準人瑞也心情非常凝重的準備迎接壞消息。

據說,型號乙也不清楚本體在什麼地方,本體偶爾降臨到型號乙上頭耍玄尊者,可型號乙從來沒有降臨到本體觀光一下。

「喔。」準人瑞鬆了口氣,「原來如此。我擔心他們是天干地支所有型號都用上了,那得逮到什麼時候?」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五

拼命三郎沒死,當然也沒有報警。

若不是他智缺得厲害,三言兩語讓智囊套出話來,他死都不想讓人知道被誰打成這樣。

太丟臉了。

被一個身高不滿一百六的小丫頭片子揍得滿臉花開燦爛,還差點廢了命根子…說出去還不夠丟人的。

他堅信是中了暗算,將來痊癒要自己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智囊啞口無言。就你這智商還想自己討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