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三臺令 之三十

莫笑為眼神轉冷,「…掌門果然料事如神,知道你這廝必定勾結邪魔外道。」

「邪魔外道還不是你們嘴皮子耍耍,」簡肖冷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紫陌驚了。他沒想到這個二百五又小白的高手也會跩文。)

莫笑為臉孔如籠嚴霜,「盧師叔有信,你接著吧。」他往傳音符輸入一點真氣,簡肖師父蒼老又嘶啞的聲音響起,「簡肖吾徒,放下人臺令,回宮。」

簡單幾句話,卻是一字一驚雷,讓簡肖全身顫抖。笨老頭,真是笨極了的笨老頭!被斷了修仙路,看了一輩子的園子,還對那個師門忠心耿耿!頂多也只捨得嘴裡念念!

三臺令 之二十九

所有的弟子都聽到雲板的急響。九響之後,不管是潛修的五個元嬰師兄姐,還是外門看管丹爐火爐的外門弟子、奴僕,通通停下手裡的事情,急急往集賢廳集合。

雲板九響後直到八十一響之前,所有人都得趕到集賢廳,劍宗弟子的烏雲部悄悄接管了門派內其他地方的巡邏和駐守。

集賢廳輕易不開門,只有青門出大事才會開啟。所有弟子都在集賢廳前的廣場集合,只有師長、內門弟子,以及所邀嘉賓才能進入廳內。易長老看了兩位大師兄一眼,他倆會意,領著紫陌花嫣入廳內,又馬上退了出去。

搶在緩進山門的大威勢宮「嘉賓」之前的,是一群鼻青臉腫的奴僕或外門弟子。他們本在後山看顧藥田,卻不聲不響的被偷襲禁制,然後扔進山門內。聽到雲板急響,能動的扶不會動的,沈默的連走帶跑,搶著到集賢廳集合。

,

夢想曾如錦繡時-上邪改編漫畫原作序

當我們翻開上邪漫畫版時,請上BGM。
Passenger | Let Her Go

這樣,能夠稍微明白在詼諧幽默甚至搞笑底下,當年我那孤獨徬徨的幽微基調。真沒想到,換另一種形式的漫畫,居然能扣得絲絲入微。

在看漫畫草稿時,我似乎回到創作上邪的時候。一面笑得泛淚花,一面哭得唏哩嘩啦。

心如止水多年後,居然能將我逼出波紋,我想說,曉君妳贏了。

三臺令 之二十八

比神通當然不能在大廳比,他們一起移駕到外面的演武場。

修士的演武場,不是凡間武人那種,夯實塊黃土地就開打了。得先場外樹立禁制和法陣,才不會鬥個法寶飛個飛劍,門派就要準備重蓋房子…就算預算吃得住,習慣自己動手蓋房子的弟子也吃不住。

想趁機溜掉的紫陌和花嫣,在兩個大師兄的「護送」下,也乖乖跟著人潮走,一面忍受師兄師姐們充滿驚艷好奇,和一點點忌妒疑惑的眼光。

「有恩必報」也就四個字,但還不是普通的沈重。早知道簡肖是個小白二百五,他們也不用那麼擔心,擔心到跳出來自曝行蹤。

這對劍奴丹婢,只知道人家打上門來要求賭鬥,三戰兩勝。師門的面子大如天,若是欺到這種地步還慘敗,說不定易長老就自我了斷了。

三臺令 之二十七

氣氛變得很尷尬,一輩子都是老實人的易長老都有點煩惱了。他畢竟快千歲,陣法學得不好,見識到底是有的。雖然他能了解花嫣和紫陌自稱劍奴丹婢的意思:一來是給青門長臉,家裡的劍奴丹婢都敢勇於出來面對,氣勢就勝了一半;二來,萬一輸了,光憑這身分就夠來個雖敗猶榮。

但把個名門大派的高手弄哭,還哭得這麼慘…他更想不透這兩個孩子是哪學來這樣精深陣法,心底非常忐忑。

琢磨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先顧眼前。

「簡兄,」他很溫和客氣的問,「看樣子現下不適再戰,或者先休憩調息一番,也讓青門盡盡地主之誼…」

「誰說我不能打了?」梨花帶淚(?)的簡肖用袖子狠狠地抹過臉,「比飛劍的呢…?」他瞧見劍宗出列橫眉豎眼的大師兄任遙,嘴一扁,非常委屈,「他臉還腫呢…真要拿那根牙籤跟我打?」

三臺令 之二十六

紫陌撐著帥哥的殼,和花嫣低聲聊著,不動聲色的慢慢往人群外退去。這種高手決戰,根本就沒有他們什麼事情…之前以為青門危在旦夕,要大亂鬥了。受過青門的恩情,在大難時自己拔腿就跑…不是他們做得出來的。

但現在就是高手對戰,還是慧南的十大高手相互對戰,他們能幹嘛?雖然青門是輸定了,但當中完全沒有他們能做的事情。

花嫣是個速成的,最巔峰時別說十大,慧南一百大都排不進去,只是眼界高而已。紫陌更不用提了,他修仙才多久?八年不到。修為幾何?不過築基二中期。即使他是個天才,進度已經很驚人,但跟那些高手們比起來,就比嬰兒強些。若是比打鐵,當然他義不容辭衝上去替青門爭把臉,還點人情…

但他們還是站住了腳,彼此無奈的互相看看,無聲的嘆了口長氣。

簡肖要求比三場:陣法、飛劍、神通。

三臺令 之二十五

他們悶悶的蹭回去,正好趕上簡肖的精彩表演…呃,對質。

只見那個很厲害的、總是含笑的鳳眼高手,額角爆著青筋,蹦蹦跳跳,手舞足蹈,嘴裡嘩啦啦不停。

「我又不是要毒那青門師弟…都是這女人,我跟青門師弟講話,她就從我背後刺了一劍…然後那個女的就這麼打我,另一個女的攔我沒攔到被我折到胳臂…後來我只好彈三生三世叫那個歹毒女人別只會躲別人背後放冷箭,可那個好脾氣的青門師弟卻衝過來攔住,毒就彈他身上了…」

看也是個挺標緻帥氣的青年,可這份囉唆勁兒…是個人都受不了。

他越說越生氣,越說柳眉豎得越平行,「我來拜門,你們卻打夥兒打我!人臺令本來就是老鬼兒要留給我的!是我閉關了兩百年,老鬼兒信不過我師兄弟,才耽擱了…怎麼成了你們家的了?小偷!」

[公告] 《沈默的祕密結社》專屬社服*快閃*預購開放

親愛的《沈默的祕密結社會員及準會員們,感謝您們支持這個祕密社團,擁有這件社服後您就是我們的正式社員了,請務必遵守社規,尊重無形的存在,初代學姐留下的月長石祝福將會長留在我們身邊。

沈默會員專屬社服的預購已經結束,
沒跟到不要灰心,還有書展可以跟啊 ˋ口ˊ)/

今年過年超早,出版社籌備書展手忙腳亂中,等他們擬定計畫確定後再來跟大家報告!
我們也已經請廠商盡快進入製作流程,請隨時留意Blog、粉絲頁還有信箱的通知信件喔。

三臺令 之二十四

在山門外坐了四天的青年修士終於睜開眼睛,有欣喜,也有疑惑,還有種心癢難搔的躍躍欲試。

他繞著青門護山大陣察看,發現神識在大陣裡迷路得非常厲害,不但不恚怒,反而露出驚喜交加的神情。

這樣才合理嘛!起碼要有能擺出這種護山大陣的師長,才教得出那樣陣法精妙的小朋友。青門在諸修仙門派中默默無名,若不是他剛好來辦事,險些就錯過了。

他喜得搔首扒腮,在山門前走來走去。搓了搓手,他謹慎的用了十足的功力──太差會讓人瞧不起,說不定就不理他了──擊向山門前的雲板。

三臺令 之二十三

一奔進山門範圍,花嫣顧不得謹小慎微,用盡全身真氣,用手底的銅鏡「欺瞞」大陣,像是偷兒用的萬用鑰匙騙開大門,強行驅動了護山大陣機關,硬是跟八聲雲板同步。

大陣是啟動了,她手底的銅鏡也碎了。而她呢,和使脫了力的紫陌,一起蹲了下來,哇的一聲,各吐了一口淤血。

紫陌當了一整路的馱馬,最苦最累,好幾次差點被追上,真氣差點提不上來,硬催了內力加速…等於同時運轉經脈和氣脈。

其實這樣幹比平常修煉更加兇險萬分。經脈和氣脈若即若離,盤根錯節,有些氣脈和經脈相鄰不到一根頭髮粗的距離。一但碰撞,還是高速狀態的碰撞,就跟扔根火柴到煙火倉庫沒兩樣…一整個光輝燦爛,集合十個新年的聲響和氣勢,炸個十個八個葉紫陌也沒問題。

只能說神經粗的人,氣脈和經脈也很勇壯,居然沒發生這種擦槍走火型的人體自爆事件,只是運行太速,脫力到積了淤血,吐出來就覺得暢快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