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三

再三保證,黑貓才很不放心的離開。這次他還負責搜救太子執行者和太子黑貓。

準人瑞淡定的看著他離開。反正黑貓除了咬小腿也沒其他功能,真的用不著不放心。

大夏朝是一個時代風格近似宋朝,國力卻強很多,君臣普遍智商正常的…架空。

雖然封建王朝的毛病都有點,但不嚴重。最好的就是人治色彩嚴重是時代所限,基本上還是有體制有規矩的朝代。

政治清明,國泰民安,是太平盛世。皇帝四十多歲,身體特好,還能彎弓射大雕,智商時刻在線,朝廷運轉很順暢。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二

原版歷史已遺失。

是的,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世界會這樣岌岌可危又棘手的緣故。

原版到底是為何遺失(或者被遮掩)完全不可考,直接接上的就是命書版本…連被改編了什麼都不知道。

但為何肯定被改編呢?

因為望舒郡主的儀賓(丈夫)許亦白是個重生者。而且是個野生的重生者…應該是趁小千世界毀滅時,相鄰幾個小千世界飽受影響時重生的。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一

命書卷伍 撥亂之月
分配的任務抵達時,黑貓和準人瑞都啞口無言。

黑貓的臉完全黑了。雖然他本來就滿臉黑毛。

這次分配過來的只有五個任務。四個任務標籤是末日,一個是古代。毫無例外的每個的危險度都紅得發黑。

「…哈哈。」一直很崩潰的黑貓轉過頭來安慰她,「反正積分妳都堆著,任務失敗個一次也沒什麼嘛,只是把積分賠光…賠不夠也能暫時欠著。順便把個人評價降一降,反而能接些比較簡單的任務…」

--所以這些任務是必死任務嗎?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休息時間

黑貓匆匆趕回來的時候,是因為準人瑞的生命顯示偏黃。

他以為任務沒有完成,導致積分扣光,準人瑞受重傷,或是更不妙的瀕危。

結果…他頭一暈。憤怒的撲上去咬住準人瑞的小腿。

「…別鬧。」準人瑞大人無奈,「我只是撞到天道規則的邊邊…大概吧。」

黑貓鬆口…更憤怒的咬了第二口。沒辦法,從來未曾出現這麼叛逆的執行者。他們都怕得要死好嗎?人有趨利避害的本能!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十二

其實,將暈厥的施傲天扔在警察局附近的防火巷,準人瑞開車沒多遠,就被迫停在路邊。

因為她七孔流血了。

但是準人瑞並不後悔。她說過,要讓施禽獸再不想入六道輪迴。

即將放走施傲天的那一刻,她真說不出有多不甘心,多麼遺憾。其實這樣是不夠的。只要想到他曾經幹過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她就快狂躁起來。

真該將他隔絕於社會之外。或者給他上個項圈…永遠掙不脫的項圈。不然讓人怎麼放心?她早晚要走。

就在那種強烈和不甘中,她突然感悟了。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九

唯一能見到殷樂陽的機會,只有不知道在哪開播的直播裡。

發狂的施傲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聊天列狂刷「小賤人不要讓我逮到你保證你死定了…」之類,還狂刷了五遍。

他不是不想再多刷幾條泄憤,而是無情殘酷又無理取鬧的站控將他禁言一萬秒。

其他不明真相的觀眾有點同情這個發狂的粉絲。愛到這麼發瘋的粉絲真有些,若不是太陽星君保護隱私到喪心病狂的地步,恐怕也會多出很多私生飯(刺探入侵偶像私生活的粉絲)。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八

離開小琉球,準人瑞本來預留了遊說兜售最後一個手機遊戲的時間。

之前賣的都是小品,小打小鬧是夠了,但是要讓殷樂陽一輩子生活無憂的唱歌,那可就有點難。

結果她找的全台第一大電信的D公司沒給她這個機會,看過初版就痛快開個會,準備付錢了。

這是一個武俠遊戲,類似仙劍奇俠傳。但這只是說明了一個方向卻不是內容。遊戲劇本還是來自第一個任務的江湖傳說,經過準人瑞老辣的手,那可就是五百萬的劇本而不是五百塊了。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七

開始有音樂的滋潤後,原本進度極為緩慢的魂魄復原,居然快了起來。

大概平靜是心靈第一良方。

雖然只是從小指頭進展到拳頭大的光球,已經能和準人瑞簡單交流了--雖然三年裡只交流了一句,那也是驚天動地的大進步了。

殷樂陽說,他想唱歌給所有願聽的人聽。

很可愛的夢想,而且純粹。

但是準人瑞傷透腦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