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九

據說榮耀之路將開服前,召龍使榮獲熱門職業第一名。

因為實在太帥了。想想看,養龍!而且升階到五星後,五星龍可以成為飛行座騎,二轉職業的召龍使三轉能夠成為法系的飛龍法師,也能三轉成聖龍騎士。

不管轉成飛龍法師還是聖龍騎士,都是榮耀之路獨一無二的空軍。

只是現實總是很殘酷。首先,法系的操作不易就已經勸退了一卡車人,一轉召喚師註定孤獨一生的道路又讓許多人憋悶的回去刪號重練。能夠堅持下來,並且取得貴得突破天際的龍蛋…就被伙食費逼得破產。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八

關於遊戲相關的記憶,哪怕她已然不在,依舊非常豐滿,細節缺失甚少。

可見遊戲真是她一生摯愛。

萊因德真是原主的宿敵。

當時他們都只有十五六歲,都在參與挑戰賽,分屬兩個呼聲最高的戰隊。而且他們倆不但都是補師,而且都是醫療兵。

醫療兵是個操作很複雜的職業。不同子彈相對應於不同技能,而技能是轉盤。雖然醫療兵號稱能打能補,但是這操作太煩人了…技能十幾個的旋轉轉盤,萬一按錯子彈不符只能卡彈,所以一般的醫療兵甚至只會上三五個技能,能把血補好就很強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七

準人瑞知道黑貓其實不能對她有什麼限制,但是他不在還是讓她自在多了。

畢竟,玄尊者為她做了許多,搞到現在還是格子花紋。可以的話實在不想讓他難過。

說起來愛嘮叨的小黑貓心腸實在比她好得多了。

所以半年後,范淵差點缺課太多被踢出學校的時候,準人瑞能夠非常冷酷的斷了他的生活費。

這才第一次面對面的看到便宜兒子…說真話,要不是她確定這個世界的毒品打擊非常有效率,她都以為便宜兒子吸毒得快死了。

瞧那誇張的黑眼圈,蒼白的像是吸血鬼似的臉色,充滿血絲的眼睛。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六

「我不懂他們哭什麼,」準人瑞搖頭,「一點都不疼好嗎?只有受損感,能夠意識到自己少了多少血而已…崩潰個啥子啊?我就是不懂。」

黑貓默然無語。其實這跟疼不疼一點關係也沒有。所有的人玩電動的時候,腎上腺素飆升,哪怕是不是全息網遊,依舊會有很強的帶入感,看到自己的角色血線陡降都會腦充血。

何況是代入感更強的全息網遊。能夠更清楚的明白自己中了多少刀,hp一洩千里…尤其是榮耀之路除了以受損感代替痛覺,其他反應都跟現實沒差很遠…長於和平的玩家不崩潰才怪。

聽完黑貓的心得,換準人瑞無語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五

亡者榮耀那群小中二,其實準人瑞不看在眼裡。

她會徒步趕路,主要是她身上沒有錢。而榮耀之路的傳送陣貴到靠北。

其實吧,原主在遊戲中說不上呼風喚雨,但也是混得小有名氣…是個邀約不斷的副本指揮和牧師。

若不是她脾氣太壞,說不定會很搶手…但是她帶團時的風格實在太尖銳太蠻橫,讓許多團隊對她又愛又恨,往往拓完荒就付錢結算從此再也不見。

但是她當主補就非常出色,並且沈默,所以邀她主補比副本指揮還多得多。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四

準人瑞覺得范余娟是個很奇妙的人。

因為她的靈魂已經不在了,所以記憶有很多缺失的細節,但就算只有大綱也夠神奇了。

這個個性淡漠的女人,一生摯愛是遊戲。

十五六歲時差點就成了電競選手,最後團隊挑戰賽勝了,她卻因為性別和容貌的緣故被刷下來僅能候補,然而她非常有氣魄的直接不幹了,回家幫老爸殺魚了。然後平凡的結婚生子、喪夫,獨自撫養小孩。

但是這些都沒泯滅她對網路遊戲的熱愛,一直都是個業餘高手。從鍵盤遊戲到全息遊戲。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三

最終善良的準人瑞還是沒下手…看見玄尊者那張可憐的斜格子臉就下不了手了。

只是跟原主的便宜兒子通過電話,她額角爆出青筋,一回頭發現玄尊者逃之夭夭追之不及,她就懊悔太心慈手軟。

這任務太爛了。

不,不是說原主的身體太破,也不是嫌原主太老…再怎麼破爛怎麼蒼老,經過孟蟬的摧殘後,比較起來范余娟還算不錯了…除了長了個腦瘤實在還算是個健康的後中年太太。

也不是因為窮,在多才多藝的準人瑞看來,沒錢不算事兒。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

但最終還是沒得到黑貓的解釋。

一陣劇烈的暈眩襲擊了準人瑞,讓她直接撲倒在地。極致的痛苦和虛無讓她感覺到從肉體到靈魂都即將粉碎…然後她真的碎了。

等她猛然睜開眼睛,像是從惡夢中驚醒。但痛苦和虛弱感隨即追來,像是鐐銬般鎖住了四肢,僵臥、動彈不得。

即將窒息。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一

命書卷拾貳 你不認識的她或他

 

格子貓尊者和準人瑞沈默的看著唯一的檔案。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以下犯上還能有啥好,唯一檔案是必然的。但是…

打破窒息般的沈默,準人瑞開口,「我不知道,原來危險度的顏色還有七彩的。」

「沒事。」斜格子紋的黑貓平靜的說,「其實我也是頭回看到。」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休息時間

回到房間,準人瑞和黑貓不約而同的呻吟一聲,齊齊倒在床上癱著不想動。

準人瑞表演一秒熟睡,斑馬貓…黑貓還能勉強咬著毯子蓋上,然後也睡死過去。

這個任務真的太累了。不是準人瑞執行天譴執行的很累,玄尊者撐起整個架構,恩威並施的培訓駕馭群鬼,更是累到破表…後期幾乎都是他在帶許夢槐。

沒有心情管會遭受到什麼懲罰,也沒有心情管積分盈虧,最想做的就是大睡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