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

召喚

昏暗的夜晚,遠遠的烏雲有缺口,無知的星星眨著無邪的眼睛。

面對著巨大的妖獸,被挑選的少女祭品反身抱住母親發抖,穿著深黑斗篷的流浪魔法師,站在他們之間,垂帽下只看得到如星光般燃燒的眼睛。

「那是我的食物。」妖獸的聲音悶而嘶啞,「這是我答應讓他們免於災禍應許給我的食物~」

「降災禍然後獲得食物?」魔法師發出低低的笑聲,「為了生存,我不能說你錯。但是為了生存,所以才有我們的存在…」

「卑微的賤民~」妖獸大張著滿口鋼刀般的獠牙,腥臭的唾液沾黏,「你膽敢違抗身為神的我~」

【Google★廣告贊助】

「神?」魔法師的目光突然鋒利的像是快刀,「誰讓你自封成神?神就可以隨意的啃噬柔弱的人類嗎?」

妖獸發出嚎叫聲,直撲向魔法師,避開這一擊,他大喝,「出來!莎芭雷莉!聽從我的召喚,回到我的身邊!」

妖獸只覺眼前一閃,女人慘白的面孔在它眼前,醜惡的巨爪已經撕裂了它。周圍環繞著奇特的香氣,應召喚而來的莎芭雷莉,背上五彩斑斕的粉翅,輕輕飄揚著芬香的細麗鱗粉,呼吸著這樣的空氣,有種恍惚的迷離。

下半身纏綿著蛇身,上半身像是女人,卻擁有著巨大的醜惡爪子,煙霧迷濛中,她緩緩消失,隱退。

化成魔法師身上若隱若現的一層朦朧。

少女和母親五體投地的曲體跪在塵土中。

「謝謝您為我們村子除此大害…」母親含著淚,其他的村民這才慢慢的,膽怯的走出來,看著四分五裂倒地的妖獸。

「沒什麼可以奉獻給您的…」村長跪地拜了幾拜,「這少女原本就該是祭品,現在讓她跟了您去,好為您服侍…」

流浪魔法師只是笑笑,「這可別,雷莉會吃醋的。」他彎腰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水梨,「我只要這兩個水梨,還有,那個妖獸的神像。」

將那個鑲了寶石的妖獸神像帶走,一面愉快的啃著水梨,一路上只聽見他愉快的口哨。靜靜的消失在地平線那端。

「好吃嗎?雷莉?」微笑著看著自己肩頭,屬於他的召喚獸莎芭雷莉,縮得只有一個人的大小,捧著另一個水梨,輕飄飄的在他肩上坐著,瞇著眼睛,滿足的吃著多汁的水梨,微涼的風梳著她烏黑得宛如深夜的長髮。

突然睜圓了宛如爬蟲類的金色眼睛,警戒的擺出戰鬥的姿態。

來者堵住了去路,身邊環繞著奇特的氣流。

「召喚獸掮客?」這樣複雜的飼育召喚獸不常見,掮客需要相當程度的法力和超凡的意志力,才操控得了這麼多的這麼複雜不同屬性的召喚獸。

「好眼力。」來者有著火樣瞳孔,「我對你的召喚獸有興趣。」

「哦?」

「你的召喚獸雖然很強…但是,她也有點年紀了吧?容顏也抱歉得很哪…行走江湖,根本用不到這麼強大得能劈開天地的召喚獸…如何?我跟你換吧。」

掮客喃喃念著,召喚出四個整整齊齊的,清純的像精靈般美麗的召喚獸。

「她們不但美麗,還擁有風、水、火、土不同的力量,身體還和人類…不,比人類還美麗…」他將手放進少女精靈的胸口,少女發出微喘,臉孔快速的變成桃紅色。

「再加上這袋金子。」他丟出一小袋沈重的金子,「不夠?不夠還可以商量。」

「當然囉,」流浪魔法師,左拳輕輕的搥打右手,「雷莉當然可以賣。如果你能把金子堆成另一座巴顏克朗山,或是把月亮表面鋪滿鑽石,我就考慮把雷莉賣給你。」

輕輕鬆鬆的走過掮客的身邊,「當然,還得加上風水火土四個精靈召喚獸…哎唷,雷莉~妳怎麼咬我~」

「非要你留下那隻召喚獸不可~」掮客呼嘯著,四精靈化成四道不同顏色的光,飛快的擊向魔法師的四個要害。

「莎芭雷莉!呼喚妳全名,聽從我號令!」

快速得宛如颶風,少女精靈們全負傷倒在地上呻吟,掮客向來引以為傲的法力防護,輕易的讓雷莉破了,在他額上留下淺淺的,警告性的血痕。

雷莉靜靜的坐在流浪魔法師的肩頭,雙爪帶著血跡,嫻靜的坐著。

「留下姓名。你不會打贏就想跑吧?」掮客的內心被巨大的羞憤擊倒。

「我?我是艾思路西法。」

「莎芭雷莉。」召喚獸也開了口,讓掮客心裡一凜。能講人話的召喚獸,已經到貴族的地步了。

「莎芭雷莉,我叫做喬艾林。有一天,我會召喚妳。」

艾思笑了出來,「好的好的,最好有那天。」

吹著口哨,艾思帶著莎芭雷莉,離開了喬艾林視線。

影子拖得很長,莎芭雷莉抱著艾思的脖子,一起看著夕陽默默的帶著炫豔的血燦,落入千萬條金蛇飛舞的粼粼深海。

「時間…到了。」莎芭雷莉的聲音,反常的嬌嫩,和戰鬥體式的兇惡也不盡相同。緩緩的漂浮在半空中,戰鬥體式漸漸的恢復,呈現召喚獸貴族的人形。

艾思仰頭看著她,吻了莎芭雷莉溫潤的唇。

緊緊的相擁著,即使她的身影越來越透明,離別的時間越來越近。

「我會去到妳的身邊,」艾思喃喃的說著,「會有這一天。」

莎芭雷莉湧起無奈的笑容,平凡的臉湧起羞澀和微微絕望的光,一點也不像能劈破天地的恐怖妖獸。

直到艾思的形象漸漸淡薄,她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召喚的國度。

「莎芭?」長了天鵝般羽翼的姊妹飛過來,端詳著她的神色,「妳又做白工了!我們和人類訂契約的,接受召喚,就要取走人類的 MP 做代價。妳讓那麼低等的人類召喚,就已經違反貴族的慣例了,居然還倒貼自己的MP去戰鬥…」

「…我沒跟他訂契約。」莎芭雷莉疲勞得落地,安靜的伏在姊妹的懷裡。

「妳…」

莎芭雷莉把眼睛閉起來。艾思還是實習魔法師,能有多少 MP 可以提取?相反的,接受召喚之後,她還會悄悄的將自己的MP分些給艾思。

傻嗎?或許吧。她的嘴角拉起微微的一個苦笑。召喚獸愛上人類,非關契約的為他奉獻,只能說,自己是傻的吧。

沒有永遠,異族無法通婚,只能在兩個世界相愛,在非常特定的條件下才能召喚。

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

耗損了太多的 MP,導致來襲的其他召喚獸像嗜血的鯊魚瘋狂大咬,她也只是苦笑著。

「值得嗎?」姊妹擔心的聲音,迴響。

值得,當然值得。

「艾思路西法!呼喚你全名,遵從我號令!」莎芭雷莉嬌喝著,艾思舉起醜惡的爪子,將其他的召喚獸劈成碎片。

下半身蜿蜒著蛇身,舉著醜惡的利爪,眼睛轉換成爬蟲類的倒豎金色瞳孔。艾思路西法呈現戰鬥體型,應莎芭雷莉的召喚而來。

達到了目的,纏繞著莎芭雷莉。相偎著。

「你,也是我的召喚獸。」莎芭雷莉溫柔著撫著他的臉。

他帶著戲謔的微笑,滿不在乎的。「也只會是妳的召喚獸。就像妳是我的一樣。」

莎芭雷莉微笑,輕輕擁著他。為了誓言總有崩潰的一天,緩緩的預約將來的眼淚。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