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八)

後來他非常開心的跟著我跑回藏寶海灣吃飯,而且非常自然的拉了我對面的椅子坐下。

…我沒見過這麼隨和的血精靈欸?他真的是血精靈對吧?

看他一臉坦白純真的笑容,你真的很難叫他滾。所以說,人正真好。

「…你想吃什麼?」我笑得臉都有點疼,「我請你好了。牛排?哥布林煎的牛排是有名的…」

【Google★廣告贊助】

「不要牛排!」他尖叫得害我嚇到,「不要提牛肉!妳看這麼多牛頭人走來走去,妳不覺得提牛肉很傷人嗎?不要牛排!」

…呃,反正那些牛頭人也不知道我說什麼呀。不過看他氣得粉臉通紅,我想一定有什麼重大創傷之類的。「呃、喔。抱歉,那你想吃什麼?」

他悶頭看著菜單,好一會兒,小小聲的說,「對不起。」

「沒關係。」我侷促的看著菜單,「各種族總是有不同的信仰習慣…」

「不是啦。」他有點羞愧,「因為我媽媽是牛頭德魯伊。所以…我很討厭人家吃牛…」

我把叉子掉到桌子底下去了。

…吭?我有沒有聽錯?血精靈的媽媽是頭牛?還是德魯伊?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混血兒…

他父親方面的遺傳一定很強。因為他一點牛頭人的樣子都沒有。

他看著我驚愕的表情,不太好意思的搔搔頭,「…我不是她生的啦。我爸媽早就死了,是她把我從屍堆裡拖出來救活的。對我來說,她就是唯一的媽媽…那時我還很小,三歲還四歲而已吧?」

他真情流露,孺慕與哀愁交織。我也恍然,他為什麼和一般血精靈不同,為什麼會德魯伊古語。

在非常小的時候,就被牛頭德魯伊救活、撫養。看他開朗天真的性情,應該是被深深疼愛過吧?

「我媽媽很美喔。她有光亮的角和漂亮的蹄子,還有很帥氣的尾巴喔。我小時候不知道我是血精靈,以為我太挑食,所以才長不出角和尾巴…很笨吼。」他的笑容黯淡下來,「…我很愛她。」

「…然後呢?」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他看起來非常傷心。所以我只能靜靜的聽。

「噯,妳願意聽我說話啊。」他笑得很開心,「我就知道妳人很好。看到妳的角和蹄子,我覺得好親切啊,跟我媽媽一樣漂亮喔。」

…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不高興。

麥爾康被拖出來的時候,其實跟死了沒什麼兩樣。若不是養母眼尖,恐怕這孩子跟大批屍首要一起燒掉了。

養母細心照顧這個驚嚇到心智停滯的孩子,她原本是陣前戰將,戰功彪炳。當時的血精靈還是部落的死敵。但這個仁慈的德魯伊不但將他救活,甚至疼愛非常,最後退伍回雷霆崖,專心帶麥爾康。

但是麥爾康滿二十的時候,血精靈和部落結盟了。來雷霆崖的大使驚見麥爾康,堅持要將他帶回去。養母無從反對,只能任大使帶走又哭又叫的養子。

「…你今年幾歲?」我覺得有點難過。血精靈的壽命沒有夜精靈長,但也夠長了。

「我還沒三十。」

我動容了。

嚴格來說,雖然身體跟大人一樣,但他其實還是個小孩子。這樣硬生生的拖離母親的懷抱。

「…雷霆崖也沒很遠啊。」我試圖鼓勵他,「你若想要也可以回去探望她…」

「…是啊。」他漂亮的臉孔有絲茫然和悽楚,低下了頭。「大使跟我說了很多,媽媽為我犧牲了十幾年的青春。我卻什麼都不知道…我回逐日者之島後,她結婚了,有了小孩子了。」他強忍著,還是滴下大滴的眼淚,「…我不能去打擾她。」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狀況。他若是女孩子,還可以擁抱安慰。但他雖然很女孩子氣,到底還是男生。

只能輕輕拍拍他的手背。「這個,我想,我們吃莫高雷麵包好不好?」

「好。」他吸了吸鼻子,「吃這個好。我好餓。」

壓抑住難過,我跟旅店老闆說,「請給我兩份莫高雷麵包。」

「三份。」他又吸了吸鼻子。

「…好,三份,麻煩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