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二十六

但林大人是個堅毅的人。

他會輕言放棄嗎?當然絕對不。所以繼續努力的尋尋覓覓。

準人瑞對他的精神很感動,所以沒有潑冷水說結果只會淒淒慘慘戚戚。她會積極面對社交生活,也是想把林老爹推銷出去…雖然他已經五十四歲。

但是讓準人瑞調養過,返老還童不敢說,可現在林大人看起來只有三十初,健康狀態也是這數字。更何況,能生出林妹妹這樣的美人,林探花郎能差?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林大人更能擔起「謫仙」這外號。

只是她還在苦惱人選的時候,林大人在找女婿的過程卻險險把自己嫁出去了。

事情是這樣的。戶部侍郎是林大人的好友,柴家家族興旺,書香門第,還有「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家規。

這當然是千百少女想嫁進來的好親事,可是柴家的女兒就不好嫁了。剛好前年柴家一個在宮裡當尚宮的姑奶奶滿二十五歲出宮了,婚事困難到姑奶奶想自梳不嫁了。

可姑奶奶當年十三歲入宮,其實是為家族犧牲。苦熬十幾年全身而退,還給家族許多幫助,看她孤苦終身,那怎麼能行。

正巧林大人來柴家時,剛好讓準備出門的柴小姐看到了,雖然芳心萌動,還是仔細打聽了,想得很清楚後,就「凰求鳳」了。

林大人整個矇了。都五十四歲了還有特大桃花來襲,讓他像個年輕小夥子爆紅著臉轉身而逃。又覺得這樣讓人家小姐很困窘,心下非常忐忑。

通管林家的準人瑞能不知道嗎?林管家第一個反了,立即密報。可憐這個快七十的老人家心心念念的就是林家別絕嗣,能有一絲希望都不放過。

考察是一定要的,絳珠的意見也得重視,於是準人瑞去柴家作客特別和柴小姐聊天,她有心,柴小姐有意,絳珠對她也很滿意,一拍即合。

身世清白,長相秀麗,勇於追求,完全沒問題。

準人瑞私心更喜歡這種有勇氣有見識,拿得起放得下的女性。從來沒有只准男人追女人,而不准女人追男人的。重要不是誰追誰,而是能不能理智尊重的追。

再者,她從來不覺得寡婦再嫁或鰥夫再娶有什麼不對。一生追悼亡夫或亡妻似乎很淒美,但是淒美是別人在淒美,日子多麼剜心是自己在過的啊!

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機會。

絳珠有點開心,卻也有點難過。想來任何子女對父親要娶新婦都是這樣的吧。但是真正愛父親的女兒,絕對不會阻止父親擁有幸福人生。

 

於是林大人驚恐的面對女兒的勸說。他是想把黛玉嫁出去不是把自己給嫁了!

但是準人瑞誰?累世(畫)虎(畫)蘭大家,煽動蠱惑的第一把好手,不要說讓林大人找不到北,連東西南都摸不著邊!

林家絕嗣,這個罪人林大人擔不起吧?

想嫁女兒,沒個母親填坑,喪婦長女能行麼?

最後,柴小姐婚事再不成就要自梳啦!再想找個這麼通情達理見識非凡的宗婦,那真是過了這村沒有這個店了。

可林大人還是保有一絲理智頂住了,「玉兒不要說那麼多,什麼嫁人,妳根本沒那個心吧?!」

準人瑞靜默了一會兒,有些無奈的說,「爹,這世上沒有任何男兒配得上你的女兒。何況女兒志不在此。只願修長生,護衛林家後代,吾願足矣。」

林大人熱淚如傾。

其實他知道女兒是留不住的。就是怕她哪天就飄然遠去,才這麼努力的給她找親事。終究還是,沒有辦法。他真的想對仙師埋怨啊。

最後他同意了這樁婚事。

因為玉兒說她願護林家後代,起碼要有後代給她護才行。

最少這樣她不會離開。

 

因為雙方的年紀實在不能拖了,三媒六聘火速進行,三個月後柴氏坐著大紅花轎進門了。

雖然柴氏發現林家異常聊齋風,但是當過尚宮的人就是不一般,非常穩得住,對待形態老不一樣的公子白很和藹可親。再說她也沒什麼心力想太多,過門兩個多月就懷孕了。

雙喜臨門,柴氏確定懷孕的同時,林大人任刑部侍郎。

對官職林大人不大在意,柴氏懷孕卻讓他慌得找不到手腳,這幾個月他度日如年,柴氏生產時,他差點沒把門撓破。

年過半百,他終於抱到自己的兒子了,喜極而泣。

準人瑞很感到安慰,回房之後,放鬆下來,將身體交給絳珠。不然憋著太難受了。

接掌身體後,絳珠大哭,哭得一點美感都沒有,眼淚鼻涕齊出。起碼哭溼了一打手帕。

她能理解她的心情,真的。

絳珠真的是棵非常善良的仙草。多少仙人臨凡造成了原生家庭的破碎,毫無負擔的拍拍屁股就走了,像是破石頭賈寶玉。

仙草就是太善良了。

不過就是因為這樣,即使知道怎麼折騰任務都不會過,準人瑞還是願意為她盡心盡力。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