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一

命書卷拾肆 朝花夕拾

準人瑞的反應非常迅速,也非常羅。

她轉頭將所有積分拿去幫黑貓贖罪了…於是當了很久的斑馬貓和格子貓終於恢復了亮麗的黑色毛皮。

黑貓幾乎崩潰,「羅妳搞屁啊?!贖什麼贖,妳連包泡麵的積分都沒留…要妳管我是什麼花色?多管什麼閒事你們世界不是講什麼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準人瑞了解,完全了解。即使聰明智慧被其他執行者奉若神明,文化差異總是有的,她不會笑「小餅乾」。

【Google★廣告贊助】

她心平氣和的說,「你也替本尊想想。好好的玄尊者頂著一身斜格子紋出門已經是很有名的笑柄了。」

黑貓的眼眶溼潤了。為什麼羅總是哪兒痛就踩哪兒。

「再說,」準人瑞輕嘆,「我已經將道尊得罪死了。萬一…我又不可能道歉求饒。任務失敗反正賠不起,這些積分留著白白浪費了。還不如給你贖罪了…」

「汪汪汪汪汪!」黑貓哭了,「才不會!胡說!任務一定會成功!就算失敗我就是高利貸也會幫妳貸贖命錢!」

…沒想到玄尊者還精通汪星語。慌亂到學狗叫大概忘記他現在是貓吧。

「傷心啥?」準人瑞沈下臉,「你居然騙我!任務失敗頂多記憶積分都洗白白回輪迴轉生啊。還騙我什麼魂飛魄散…你最好說清楚!」

黑貓無助的被拎著後頸搖晃。「妳能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下?那不是妳一開始不肯好好幹活嗎?我當然需要激勵激勵…放手放手,被拎著很難看!」

準人瑞呵呵,「尊重誰?小餅乾?」

黑貓垂著四肢淚如雨下,哭得很淒涼。自從被炁道尊喊了這綽號,他的頭就再也抬不起來了。

但是一個合格的夾心餅乾還是努力掙扎了。「其實boss也沒有那麼壞,上個任務一定只是意外。」

結果立馬打臉。

任務發下來居然是個危險度淡黃的檔案,只是黑貓看到漂亮的黑皮毛上立刻打了層霜。

他一把將檔案搶走,「這不可能!太過分了!一定是發錯!」急急忙忙的往外跑。

「…記得把衣服穿上。」看他過門變身依舊「無牽無掛」的往外跑,準人瑞忍不住喊了。

聽到玄尊者跌跤的聲音,準人瑞扶額嘆息。

其實根本不用去爭。可是可愛的小餅乾總是有點天真。

不出準人瑞所料,最後他還是淚眼朦朧的回來。「這不對,這是白皮書。這不是妳的職責才對。」

原來這就是白皮命書。準人瑞仔細看了兩眼。

其實這才是大道之初真正的職責範圍。一開始大道之初篩選執行者是非常嚴格的,跟本世界求道修仙難度相彷彿,人數也很少。

當時主要就是要排除會動到世界線的意外。比方說,重生、穿越這類稀有的時空紊亂,絕大部份天道都能容忍,只有極小部份干涉到世界存續才會由大道之初修正。

後來時代在進步,成熟的大千世界越來越多,不同發展路線的大千世界居民閒極無聊開始出妖蛾子。科技文明的大千世界呢,就開始出現「系統」,修真仙俠世界開始各種「神器」。

大千世界居民不免將小千世界視若螻蟻,隨便的散播系統或神器,得以觀察大千世界搞不好不再有,很落後原始的愛恨情仇七情六慾。

在這些系統和神器的附身下,重生穿越大大流行,導致時空紊亂甚至壞空等等惡果。大道之初不得不擴編,嚴格管制並收回這些非法的系統和神器。

然後就是天機資料庫大外洩,這才是災難中的災難。這才不得不再次擴編,而且二次擴編倉促,之前的什麼職業訓練、老手帶新手上百任務還得觀察品行什麼的,通通沒有了。

好在天機改版的命書算是簡單入門級,就算是倉促擴編的新手也能在新手任務和監察者的輔助下不出什麼大差錯。

畢竟司命書的執行者不用跟系統或神器鬥智鬥勇的回收。這種有系統或神器的任務稱為「白皮命書」,只有高階執行者才有資格做的。

「唷,炁道尊真瞧得起我。」準人瑞冷笑。任務沒過就罷,讓我過了等掄吧。

「沒事,就是淺黃而已。」黑貓試圖樂觀,「而且是『現代』。再說,妳管任務目標就好,系統回收是我的責任。」

準人瑞驚訝,「…玄,你回收過系統或神器嗎?」

黑貓沈默不語。在準人瑞的目光下開始不斷冒汗。「有、有什麼難的?誰沒有第一次啊?」

準人瑞善解人意的收回目光。看起來是沒能掄炁道尊的機會了。想想真有些扼腕。


感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