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六

好消息是,準人瑞沒淹死,平安獲救。

壞消息是,她斷了一條腿…只剩一點皮黏著。山村的大夫滿眼同情的告訴她,這麼重的傷起碼要躺三個月才能把腿骨長好。

看著蹲在枕邊一臉關切的黑貓,「…這任務沒有生命危險?」

「真沒有。妳的生命訊號甚至沒有轉橘色,只是轉黃色而已。」黑貓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運氣好,被滿是高人的山村居民救了?」準人瑞還有點困惑。

【Google★廣告贊助】

「不,他們只是最普通的山村。大夫醫術甚至不太好。」黑貓笑了一下,「所以才說妳會愛死這個世界呀。這是個很成熟的小千世界,能熬過這次壞空後,說不定有機會蛻變成中千世界。」

其實準人瑞早就有點感覺,卻沒想到真是如此。

這個小千世界的人身體發展得很完美,大部分都能修仙,但是生育率卻讓人意外的低。每個女人一生幾乎只有兩個孩子,人口成長很緩慢。

廣大的土地,豐富的資源,應用在生活裡的低階法術…足以餵養合理的人口數。

連本世界在內,這大約是她所見平民生活最輕鬆自在的世界。

當然,沒有比較,所以還是會覺得生活有種種不如意,也會有琴娘這樣不幸的人。他們也並不知道,比起其他世界脆弱的人類,他們能夠肢體再續有多強悍。

他們早已習以為常。

「所以我不砍掉任何人的腦袋,就能愉快行使暴力不怕被天道毀滅?」準人瑞微微沁起一絲笑意。

「妳不能故意在他們的要害戳幾個洞。」黑貓凝重的警告,「尤其是心臟。」

準人瑞罕見的、真正的笑出聲音。

黑貓憂慮起來。在高強壓力下,執行者未必會心理出現病徵,可有些時候,壓力減弱,反而所有緊緊壓住的心理疾病會一口氣爆發。

畢竟會嚴重到必須由執行者來代班的人生,通常不會很愉快。不斷更換人生的壓力,也不是平常人能夠想像一二的。

「羅,我們還是來談談人生吧。」黑貓有點懊悔,對羅的關心似乎很不夠。他也犯了所有父母和上司都容易犯的毛病:對於懂事的孩子太漠不關心。

「…我只是笑了。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吧?」準人瑞不解了,「我甚至沒有發脾氣。」

「其實妳可以發脾氣。妳看,在這世界就算是女主角妳也能打斷她一兩根肋骨…天道不會怎麼樣。」

「拜託,她只有十六歲。還沒有成年,好嗎?誰十六歲的時候不是滿滿的黑歷史?我十六歲的時候同時喜歡四個偶像歌星,每一個都是真愛。我愛他們愛得發狂,最嚴重的時候,我聽到他們唱歌就會高潮。」

黑貓嗆咳了。

不是要談人生嗎?來談吧。準人瑞一臉平靜的心電感應,「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比一般女人的性慾還強烈許多。不然你以為憑什麼能支撐我寫了七十五年的小說?」

她無意讓太年輕的黑貓上司困窘而死,所以還是轉移了話題,「我實在找不到幾個人十六歲時沒發過蠢。只是條件都不足夠而已。劉小姐只是在愚蠢的十六歲時因為穿越得到了家世、門派、財富、美貌…和很多很多的運氣。」

「她大腦搞不好還沒發育完全呢,卻得到巨大的力量和驚天的氣運,有能力得到所有的男神,而男神也有回應。所以她有點昏頭了。」

「我得誠實告訴你,這是所有女孩的夢想。相信也是那個書寫命書的創作者夢想。或許白癡、愚蠢、蠻橫、不講理,希望是許多帥哥的最愛,被高潮淹沒到想吐。」

「為什麼最後我們會討厭白蓮花?很簡單,因為沒有誰會永遠十六歲。每個女孩都會長大,會思考,大腦終究會發育完全。我們討厭那些無腦女主角像是討厭以前那個滿滿黑歷史、十六歲時的自己。」

黑貓被她坦然的「談人生」打擊的目瞪口呆。事實上他還是滿純情的年輕人。

「…原來妳真的只是仇男。」

「是呀。」準人瑞爽快回答,「我有青少年保護條款…僅限女性。男性青少年有多少心理創傷關我屁事,我絕對不會感同身受。」

「放心吧,劉小姐受條款保護也僅限於成年前。二十歲之後再惹我,絕對讓她黏在牆上兔不下來。」

黑貓有些狼狽的告退。準人瑞拼命忍住才沒笑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每月逢五認爹娘,歡迎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歡迎餵食(第三方支付連結),其他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