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樓人 之二

後來玉樓跟我講他的故事,就簡單多了。半口語半筆談的。

他說他們被抄家,父親被斬,家眷或充軍或發賣,他在途中被仇家攔截毀容,深恐被辱,投江了。

「……這兒還是人間麼?」他低啞的問。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上網買了一套精美的中國歷代史,他埋首看了幾天,又花同樣多的時間發呆。

後來他換算很久,指著年代表告訴我,他的時代約莫是明朝中葉,但是叫做今朝。我覺得對仗得很有喜感。

只問過他一次本名,他卻惆悵不已,沒有告訴我,我也沒再問。他倒是問了孟玉樓是誰。我跟他說,那是郭阿姨離家出走的兒子,找了多年都沒音訊,郭阿姨跟老爸結婚,還特別留了間房間給這個異父異母的哥哥。

我回去吃年夜飯時,在那個房間住過,無意間在抽屜裡翻到從未謀面的繼兄身分證。因為名字很好聽,我記住了。住院總是要有個身分,我神經雖粗,但頗有點小急智,所以這位倒楣鬼就頂了我繼兄的身分。

也幸好我老爸跟郭阿姨出國度蜜月,偷樑換柱沒人發現。

之後老爸發現我提了筆大款子,也只是打電話來問。我說還卡債,他發了場大脾氣,也就算了,連派個人來看看也沒有……我想這次颯颯真的過分了,老爸已經氣得當作沒生這個女兒了。

不過老爸還是很好的。他每個月都匯一筆錢到蕭颯颯的戶頭,偶爾我去看奶媽和嫣嫣,聽說我老爸常去看「蕭瀟瀟」,每次都發呆很久,還會靜靜的哭。

我真的沒辦法恨他。

我只能說很慶幸,發生這樣亂七八糟的事情,玉樓在我身邊。雖然他自己也快崩潰。但兩個快崩潰的人互相扶持,總比一個人在那裡胡思亂想的好。玉樓只大我一歲,但比我成熟堅強很多。

除了第一次看到電視用免洗竹筷洞穿了液晶螢幕外,大部分的時候都能冷靜淡定,也能適應大部分的日常生活。時間只用了短短半年而已。

他講話還是有輕微的鄉音,咬字輕軟,配合沙啞的嗓音,反而有種怪異的誘人。我完全相信他老爹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大官,因為他即使臉傷疤縱橫,但氣質出眾,舉止優雅。

也是他拿免洗竹筷當暗器,我才發現真的有武功這回事……他還會輕功,可以從五樓往下跳,你說多可怕。至於武功好不好,我不知道,他又沒在我面前殺過人。但他每天要花很多時間冒煙是真的,然後花更多時間練劍。

我覺得滿好看的……但我只敢在紗門後面看。他那把劍太恐怖了。

但我很納悶,既然他有武功又有武器,為什麼會任憑人在他臉上切切割割毫不反抗。

結果他表情非常震驚,回答卻讓我非常無力。他說,「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

雖然他解釋那個仇家是領皇命來行刑的,我還是覺得很白癡。講到最後,我們同意時代存在著先天性的巨大代溝,爭議下去是沒有意義的行為。

他呢,真的就是孔老夫子說的,「君子比德於玉焉,溫潤而澤仁也。」一整個謙謙君子,性情溫和。真的就是每個女孩夢想中的那種好哥哥。

有時候我也忘了,真的覺得玉樓就是我那未謀面的繼兄。在失去奶媽和嫣嫣以後,又有個哥哥關心愛護我的感覺。

不是他的支持,我沒辦法回到正軌。他莫名其妙跑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心底一定很恐懼,家破人亡,心底一定非常悲傷。但他一面努力適應,一面陪我東跑西跑的搞清楚怎麼弄到國中資格,好去把高中念完。

甚至還陪我一起去念書,準備考同等學歷。

不過,他畢竟是個古人,常常有很特別的思維。我不懂光著腳有什麼不對,每次他都會臉紅的輕聲責備,我若穿短袖他都會很不自在,無袖就更不用談了。

有回帶他去游泳,還沒到更衣室他就落荒而逃了。激動得把人家更衣室的門框捏出一個手印,我只能裝沒看到,跟著逃跑。

「……那個武功啊,不要亂用。」我追得死去活來,才在一千公尺外的捷運站追上他,喘得要死。

他不答言,只是摀著臉,完整的右頰艷若桃花。他的睫毛很長,眼睛極美,雙眉墨黑幾乎入鬢。平常就覺得他氣質奪人,此時簡直可以忽略他臉上的傷疤。

我深深的難過起來。

雖然我神經很粗,但我也能想像他未毀容前一定非常好看。但醫學再怎麼發達,還是有力有未逮之處。或許我有很多很多的錢,還可以整好看點。但再多金錢也沒辦法讓他恢復原狀了。

「瀟瀟,怎了?」他關心的看著我,摸了摸我的額頭,「怎麼臉色這麼白?中暑麼?」

「……以後我會賺很多很多錢,讓你把臉醫好。」我很誠懇的說。

他張大眼睛,好一會兒才笑出來,摸了摸我的頭,「傻丫頭,醫不好的。我在妳這兒當食客就已經太過,哪能再花妳的錢?」

「別這樣講。」我急急的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誰知道哪天換我穿到你們那兒去?若是有那天的話,我吃你的用你的睡你的,可一點愧疚都沒有。我們是兄妹啊,最少戶籍上是。需要分得那麼清楚嗎?」

這下子,他連眼睛都在笑了,「好。若是有那天,妳吃我的用我的睡我的,連嫁妝我都替妳準備,並且找個世界上最好的人給妳當夫婿。」

我笑嘻嘻的挽著他的手臂,「絕對不能娶妾。我不要那種三心二意的花花公子。」

「當然,」他挑了挑眉,「我家丫頭這麼好,還敢花心?看我打斷他的腿!」

有個哥哥就是這麼好,絕對幫親不幫理。

唯一讓我懊悔的是……我就不該那麼烏鴉嘴。什麼例子不好舉,偏偏舉了一個這麼黑暗的例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