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樓人 之五(斷)

玉樓和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但捅了馬蜂窩的山賊卻離我們越來越近。

我正想著到了陰曹地府以後,要怎麼躲開嫣嫣的穿顱手時……原本跑遠的玉樓又仗劍背著人,殺回來了!

於是我必須馬賽克和自我催眠……這樣的殘暴血腥是電影電影是電影。

其實玉樓使劍真的很美,風姿玉態,我想凌波微步就是這樣,活生生一個洛神。即使他穿得很差,還背著一個人。但結果真的很可怕,一下子就震懾了這些亡命之徒,讓他從容的拉著馬先生就走。

山賊虛張聲勢的追了半里,就鳴金收鼓了。

我再看著玉樓時,覺得他單薄的身影一下子高大起來,真不枉他每天花那麼多時間冒煙和練劍。果然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啊。

以為玉樓會第一時間和小郡主相認,結果他不知道在磨蹭什麼,連紗帽都不摘下。等小郡主在他摘帽吃飯的時候闖進來……我才知道他隱蔽容貌的理由。

小郡主很誠懇,但也很驚駭。只是……她一點點也沒認出玉樓來。我的心沈了下去,慘矣。

我天天看早已看慣,沒什麼感覺。但初見的人未免驚駭莫名,要從那些縱橫的傷疤裡瞧出以前的容貌,大概是很有困難的。

但小郡主心腸是很好的,她對我笑笑,拖著玉樓走,說她那兒有上好的藥,試圖要將那些疤痕除去。

我又感傷,又毫無用處的焦急。這傢伙跟我鬥嘴那麼流利,遇到心上人卻成了悶葫蘆假啞巴。臉上多點傷疤有什麼關係,看久就習慣了……我就是個例子。

他這一去可久了,我等到睡死過去,半夜渴醒,玉樓木木的坐在桌邊,可以活活把人嚇死。

「……你不睡覺杵在那兒幹嘛?!」我摀著心臟吼。

他轉過來看我,我才注意到他拿著個小圓鏡。「看起來挺嚇人的。」

「我被你嚇死了嗎?」我語氣不善的問,「我對著看一年了,沒覺得有啥不好看!」

他終於笑了,只是充滿苦澀。「……她沒認出我,卻相信我編的孤苦無依的鬼話。她要我……跟她回家,當護院。」

「……白爛!」我罵了,「當個鳥護院?!你就直接跟她說你沒死,你就是她的未婚夫不會喔?婆婆媽媽拖拖拉拉……」

「若她忘了我呢?」他靜靜的說,「我準備答應她,看看情形再說。」

這也不失個好方法……但他幹嘛這樣猶豫不決,一臉為難?

等等。他跟了去當保鏢,我哩?跟著去當小廝?可我是假小子,那個馬先生知道,難保小郡主不知道。當丫環?別鬧了,我自己都照顧不好,還想照顧誰啊?

再說,玉樓去追不知道有沒有離心離德的未婚妻,我跟去湊什麼熱鬧?那不就成了最俗爛的黑心女配嗎?有沒有這麼墮落啊……

說不泛酸是不可能的。誰不想哥哥永遠寵愛自己,可終究會有嫂子成為他最寵愛的人。但玉樓明明可以逃出生天,還是回頭來救我了。明明他愛小郡主愛個賊死,還是為了我感到非常為難。

人家十四年的愛意,我們一年多的交情。玉樓這麼對我,已經份量很重了。

「你啊,有話還是直說吧。」我誠懇的跟他說,「愛在心底口難開那不叫含蓄,叫做表達功能障礙。誰有他心通啊?你總是要說出口,小郡主才知道啊。看個差不多就吐實了吧。你就隨便找個產業讓我混吃等死就好,我很好養的……」

「我不能丟下妳!」他濃黑的劍眉可怕的聚攏了,「萬一……」

「哪那麼多萬一啊。」我嘆氣,決定直說,「玉樓,我常跟你說嫣嫣的事情吧?」

他遲疑了一下,點點頭。

「其實啊,是我害了奶媽和嫣嫣。」在我心頭縈繞千百回了,這是我頭回傾吐,「奶媽早就不想幹了……也實在沒有這麼大的女孩兒還需要保姆的。我明明知道颯颯是有問題的,奶媽和嫣嫣在我們家真的非常受氣。但我神經這麼粗的人,沒心沒肺的,卻一聽她們要走我就哭。我哭嫣嫣也哭,奶媽看著我們倆哭……」

我滴下淚來,「我若不哭著留她們,她們也不會死。或許日子久了,我跟嫣嫣就沒那麼要好,但她會好好活著,將來結婚生子,寶寶們會喊我阿姨……都是我不懂怎麼放手,害死她們……」

玉樓本來是握著我的手,看我哭了就要攬肩膀,我趕緊掙開他,「別這麼招人誤會!玉樓啊,哥哥。這聲哥哥我真的是真心誠意。我寧可你在千里之外,但快樂舒心的過日子。我暗戀過一個學長,跟你說過是吧?若學長堅持要將個沒血緣關係的女人帶在身邊和我一起談戀愛,我非暴走不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不是?」

越說我越傷心。出院後我見過一次學長,他紅著眼眶對我大吼,罵我害死他最愛的人,此後再也不見「蕭颯颯」。你看多悲慘,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怎麼討人喜歡,神經太粗都不會看臉色。哪知道我「死了」,才發現身邊每個人都那麼愛我。

我那個後悔啊,怎麼不對他們好一點。

就是經過這樣的變故,所以我會難過、傷心,泛酸,但我怎麼可以妨礙玉樓去追求渴望已久的幸福。

連他都被我害著了,真不必活了。

「玉樓,又不是見不著了。你知道我連話都說不流利,吃穿用度都得靠你。你若和小郡主成親了,帶著老婆來看我不很好?等塵埃落定嘛,何必平添無謂變數……」

我勸了很久,也哭了很久,然後很悲劇的打起嗝來。這次玉樓沒有笑,反而哭得更傷心。「可我心裡,真的難受極了……」

「你的親事被我攪混了……嗝!那我才要難受一輩子……嗝!」

後來他把我安置在靖南王府西邊六十里處的一個小別莊,離永安鎮只有半里遠。看莊子的管家人很恭謹,給我安排了兩個丫環和三個婆子。

玉樓抓著我的手,囑咐了大半夜,叮嚀又叮嚀,簡直是重複播放。

我只跟他說,「不擒郡主誓不還!」

「……妳當搶親哪?」他沒好氣的停止播放,「等我。有個結果……不管是什麼結果,我都會來找妳的。」

「路上小心啦,別逞強。」我拍了拍他。

我想他是不會再回來了。其實這個結果最好。我不是矯情,而是我真心希望他能得償夙願。

不要跟嫣嫣……或奶媽一樣。我之所以活著,就是因為嫣嫣把我抱在懷裡,減少了衝擊。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才好。雖然我知道,嫣嫣會火大的戳我腦袋,罵我神經傳導如此之慢,過了一年多才發作什麼傷春悲秋。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