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鬼故事一直都是個長盛不衰的題材。

雖然說我會喜歡校園鬼故事好像很奇怪……畢竟小學五年級後就常打交道不是?只能說人對習以為常的風景總是太習慣,有段時間我甚至對身邊的靈異感到非常失望。

瞧瞧人家日本學生的靈異故事,多麼精彩豐富啊!什麼會轉眼珠子的貝多芬畫像(或雕像)、偶爾才會出現的第十三階樓梯、吃人的牆壁、廁所的花子什麼的……其刺激血腥和死亡率,讓人覺得日本人要讀到大學畢業平安活著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我在大學之前,看到最多的都是一群失智兼無聊、小心翼翼嚇唬小孩的死人。不禁懷疑某個小說家可能說對了--人類死亡大多數都從大腦爛起。

原本我抱著滿滿的希望上大學……因為還沒上大學前有個論壇滿滿的都是大學生驚悚體驗,好像所有國小國高中的平靜只為了在大學靈異大爆發,好洗清台灣靈異太平凡的恥辱似的。

剛好十八歲時被女士委託去尋找鏡中居民。奉旨找麻煩…不是,奉旨尋求大學靈異事件,多讚啊,我抱著滿懷興奮先從各個大學尋覓起……(記載於羅玖二三事 鏡子

然後我認真看到的,只有一個,還是瞎的。

因為她用陰氣森森的聲音在背後喊我,「學妹,妳看我沒有…」

我管她沒有什麼,光她瞎成這副德性,我不讓她什麼都沒有,我如何將熊熊怒火熄滅。

其實她算幸運,我揍到一半發現她是女的就馬馬虎虎算了,要知道我高中學長對我喊學妹還動手動腳怎麼了嗎?

不要問,你會怕。

之後我就納悶了。因為全台各大院校突然都異常安靜--最少我到訪的時候比大馬路還乾淨,連個鬼影都沒有。

我真的懷疑是不是有什麼靈異bbs還是冥土論壇之類的,不然這些傢伙的消息怎麼會如此靈敏。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將所有台灣校園鬼故事當成純粹的玄幻故事而不是靈異故事。

***

黑頭將一封紅紙遞給我的時候,我沒有接。

「不要欺負我不認識,」我狐疑的看著他,「這明明是『法旨』。」

他很疲倦的嘆了口氣。「是的,是南部一個小宮廟輾轉旅行了半個台灣才找到我……好轉交給你。」

事情是這樣的。有個小宮廟降乩問事,結果主神沒來,卻來了個自稱「十三姨」的神靈,讓他們幫她轉達旨意給某個凡人。

問題是,十三姨將待辦事項交代得很清楚,卻對要給誰語焉不詳,線索隱隱約約的指向了黑頭。

結果人家廟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黑頭…幾乎是接到法旨的那瞬間,黑頭就知道是要轉交給誰。

「喔。」我接過來,卻沒有打開,直接打了打火機將法旨給點燃「退件」了。

「喂!」黑頭的眼珠快掉出眼眶了。

「安啦。」我將快燃盡的灰燼扔進水槽,「連見我一面都不敢的,絕對很小咖。」

「……對你很小咖,對我們眾人都很大咖。」黑頭的眼眶濕潤了。

「放心。神明不會想找我幫忙…會找我幫忙的,肯定是死人。」就算厲害到能降乩,本質還是不會改變的。

黑頭本來還說了什麼,我剛好開了電擊棒檢查沒聽見,我關掉開關,問,「你剛說什麼?」

「我、我,我什麼都沒說。玖哥要喝茶嗎?我來泡…」

這是我家吧?你這麼殷勤招待我做什麼?不過晚餐意外精彩,黑頭的手藝真是日新月異。

這事兒我轉頭就忘了。但我沒想到「十三姨」挺有膽子的。

她居然撐著一把紅紙傘,穿了一身紅衣裳,非常古典的站在公寓門前堵我。

正午十二點呢。

我剛秀出電擊棒,這個能夠逼人家宮廟臨時降乩、將黑頭嚇得夠嗆的「大咖」,楚楚可憐的彎腰福身了。

……太有原則也是很煩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