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很罩的黑頭,這麼困難的使命還是必達了。

「我猜,代課國三數學,你行吧?」他不太有把握的問。

「呃,其實我曾經代課過某大學的高等微…」

黑頭相當沒禮貌的打斷我,「行了行了,你快來吧,校長還要面試!」他喃喃自語,「我為什麼要多嘴問他…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我漫應,掛掉電話就直接南下了。

事實上,雖然只代課一個月,校長還是很慎重的筆試之後才面試。

他對我很滿意,卻對我過多的兼差很不滿意。於是我被灌了一大鍋的心靈雞湯,教育我要腳踏實地、專一在一個領域什麼的…暗示我若是教得好,幫我找個當老師的鐵飯碗還是可以的。

其實他真是個好人。只是喝太多雞湯我有點撐。

這也是個很好的學校,跟校長的氣質很類似。純樸、溫和。我甚至看不到任何「
痕跡」。

嗯,不大好解釋,簡單說就是,所有的靈異都繞著這個學校走。

剛開始還沒太注意,教了幾天書,我才發現,這個學校已經十多年沒有任何霸凌事件。

所有有霸凌傾向的學生都很神奇的「過敏」,然後轉學了。

我跟校長裝作不經意的談過這點,他完全不在意,認為只是純粹的巧合,而這些轉學的學生,只是很剛好的對校園某種花粉過敏而已。但到底是什麼植物,目前開始盤查了。因為過敏的學生越來越多,校方有點困擾了。

剛到的時候正好是九月,開學季。剛升上國中的小白目一無所知的非常唱秋。所以我很快的蹲到「過敏」現場。

一個和真人幾乎沒有差別的小女生,怒火中燒的朝著正在欺負人的白目揮手,彷彿鮮血的液體飛濺到霸凌者身上,讓他狂叫起來,沒有衣服擋著的地方都冒出大大小小的水泡。

小白目和他已經不愉快的伙伴狂奔而去。餘悸猶存的被害者撿起書包,左右張望卻什麼也沒看到。

可小女生的怒火未熄,衝著被害者尖叫,「為什麼不反抗?你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

聲音拉長到尖銳淒厲,原本宛如真人、有點胖胖的小姑娘,飛快的變形走樣,冒出了無數腫脹的水泡,並且舉起了手。

我立刻撕了黑頭給我的,據說可以隱匿氣息的符。

小女生瞥見我,發出一聲慘叫,用超越光速的速度跑了。

…我發誓一定有猛鬼bbs或者是冥土論壇在為我做不實傳播,不然宅在這個學校十幾年的小女生怎麼會反應這麼大?

我和被害者面面相覷。最後我將他帶到訓導處。

原本他很抗拒,因為他和霸凌者同個小學六年,他很清楚所有的處罰只會讓霸凌變本加厲。

「你放心。」我看著瘦小的被害者,「在這個學校不會。相信老師吧。」

事情有點棘手。小女生理智猶存,但也漸漸失控。但那個該死的猛鬼bbs或者是冥土論壇把我宣傳得太壞,她僅存的理智都拿來害怕我了。

新生有一千多人,捉迷藏我光想到就快累死了。正煩惱該如何是好,小女生突然在深夜敲了我的宿舍門。

畏縮,忐忑的看著我,聲音很小的說,「老師好。」

…我對女人和小孩沒辦法。何況是小女孩子。

將她請進來,還奉請了一杯紅茶給她。大概是沒有過這種待遇,她受寵若驚、抖著手接過紅茶,喝了一口,眼淚就落下來。

…我對女人和小孩的眼淚沒有辦法。何況是個為了大願執著十幾年的小女孩子。

「說說吧。」我的聲音忍不住放柔了。

是的。她或許有點胖吧,長得平凡普通。但是她的眼睛,卻是那麼純淨,溫柔的孩子的眼睛。

「老師,真好。」她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彎起一抹怯怯的笑,「讓我想起以前我們國文老師。」

「但是,國文老師也只是老師。有的事情,他也沒有辦法,我懂的。」她安靜了一會兒,眷戀的又抿了一口紅茶,「老師,能不能幫我加三匙糖?我十四年沒有喝到甜味啦。」

她說,十四年前她成為這所學校的新生。

然後,她遭到嚴重的校園霸凌。一開始,她向老師求助,但是老師只能罵罵那些學生。後來她向父母哭訴,爸媽來學校鬧了一場,那些學生非常懺悔的道歉。

之後呢?在老師和家長看不到的角落,她被欺負得更慘。

毫無辦法的她只能哭,只能逃,只能希望有超級英雄從天而降拯救她。

但是超級英雄從來沒有出現。反而在某天她被逼進洗手間,她只能依賴一扇薄薄的、脆弱反鎖的門保護,外面是過度亢奮的霸凌者在踹門。

這個時候,她還是只能哭。

自以為只是玩笑的霸凌者,踩著椅子爬到門上,揚著一瓶鹽酸恐嚇她開門。

然後霸凌者失手了。

被鹽酸潑了一身的小女生感覺到全身都燃燒了。但不知道是憤怒還是什麼不知名的力量,她的血也隨之沸騰。原本就擦傷的手背冒出滾燙的血,潑向那些霸凌者。

瘋狂的追了那群霸凌者一整條走廊,她才面目全非的倒下,斷了氣。

其實一瓶鹽酸殺不死她,她明白。但是她願意死去,因為她想要成為真正的超級英雄。

她就這樣盤據在學校,成為一個夢想成為超級英雄的厲鬼。

原來如此。這就是為啥霸凌者來這學校都會「過敏」的真相。

「但妳開始失控了。」我嘆氣,「十四年,真的太久了…」

「是的。」她小小聲的說。

我遲疑了一下,「我可以找朋友來超渡妳。」

「來不及了。」她含著眼淚微笑,「我離不開。我爸媽,以前的校長…很多很多人都試圖超渡我…都不行。沒事的老師,我、我只想拜託你一件事情。」

她鼓足勇氣抬頭看我,「我真的、真的很想活下去。但是…我是超級英雄。我、我只想用這個身份死去。」她的眼淚湧出來,「老師,我越來越不像自己了。請你,讓我像個超級英雄一樣死去。」

我突然說不出話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