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

[創作] 蒼穹(完)

坐在蒼床頭的椅子上,史瑞冷冷的笑,映在牆上的影子突然膨脹,帶著強烈的壓迫感。

「蒼啊,妳真的要力量嗎?無人可及的力量嗎?」史瑞英俊的臉孔落著沈重的陰影。「妳只想坐在那兒哀嘆,還是想要真正的力量?」

她有些畏縮的坐起來,瞪著史瑞。

[創作] 蒼穹(十五)

溫特加德的戰役,終於到了尾聲。

負責這個戰場的巫妖主帥在聯軍的努力,走向他的末日。但他實在太強悍了,眼見就要功虧一簣時…伯瓦爾大領主居然從前線趕回來,親自執行了巫妖主帥的死刑。

在歡呼的人群中,史瑞低低的跟蒼說,「如果妳想親他一下,我可以跟他講。」

[創作] 蒼穹(十四)

溫特加德的戰況很危急,但在各地援軍的幫助下,意外的守了下來,甚至開始反攻。

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隊伍裡有條黑龍,他們承認史瑞是不可多得的勇士,但完全看不出來他是非人。

「那當然,我在人類之中生活了很久很久。」史瑞微微厭煩的解釋,「我帶兵打過仗,退伍以後也去大公會當過主坦、攻擊手,打過競技場拿過鬥士頭銜…一開始,都滿好玩的。」

[創作] 蒼穹(十三)

雖然說,他的傷第二天就好全了,只多了一些淡淡的疤痕,但蒼對他卻更體貼細心,簡直把他當傷患看了。

故意逗她,她也不生氣,只是低下頭。

「別這樣,讓人難受。」史瑞揉亂她的頭髮,「可憐我?」

「不、不是。」蒼紅著臉否認。

[創作] 蒼穹(十二)

「創世的泰坦將世界托付給五個龍王。」史瑞說,「紅龍掌管生命,綠龍掌管夢境,藍龍掌管魔法,青銅龍管理時間…」他失神了一會兒,「黑龍…掌管大地和深淵。」

原本一切都很完美和諧,初生的艾澤拉斯清新而美麗,萬物滋長。甚至衍生出社會與文明。

但這初綻的文明卻發展得太快,甚至引來燃燒軍團的垂涎。從此永無寧日。

[創作] 蒼穹(十一)

蒼顫抖的握住他的手…卻發現滿掌的血。

定睛一看,史瑞的手套血跡斑斑,從鋼鐵手套的縫隙點點滴滴的滲出來。她驚愕的抬頭,「…你受傷了?!」

他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人類的身體還是強度不足,我都這麼賣力鍛鍊了…還是扛不住龍后配偶的龍威呀…」

[創作] 蒼穹(十)

抵達溫特加德要塞的第二天,最高指揮官龍禍,就把他們倆叫去。

他們去下城試圖拯救倖存者,一身的汗和泥,才剛剛跟著小隊上來,就被傳喚,兩個人都莫名其妙。

指揮官看看他們,轉頭跟身旁一個高等精靈模樣的法師說,「他們都是我的士兵,一直都很奮勇作戰,也沒有任何違規之處。偉大的龍后為什麼要…」

[創作] 蒼穹(九)

他們星月趕路,到達溫特加德要塞的時候,才知道「緊急」根本不足以形容。

下城已經被攻破,殭屍橫行,一半多的平民還困在裡面。軍隊被衝散了,各自據點奮勇抗戰,一時之間,也難以聯絡。

溫特加德鎮現在改名叫腐屍農地,被困的農夫和平民甚多,只能空降去救。若不是各地的冒險者新兵前來支援,城破指日可待。

[創作] 蒼穹(八)

才登上默亞基港,聯盟的信差就等著,顯得非常焦躁不安。看到蒼和史瑞,先是鬆了口氣,然後顯得更惶恐侷促。

他蒼白著臉孔,行了個軍禮。「史瑞.普瑞斯托…閣下。」

史瑞瞇細了眼睛,又恢復那種懶洋洋、厭倦的神情,「做啥?國王陛下對我有意見?伯瓦爾沒跟他提嗎?你們別煩我,我就不煩你們。伯瓦爾又還沒老,怎麼就老年癡呆了?」

[創作] 蒼穹(七)

蒼坐在壁爐前的餐桌上,正在埋首寫信。

雖說是春天了,還是冷得緊。這破小木屋蓋得粗糙,寒風會從縫隙中鑽進來,像是咬人似的凍。往往得圍著壁爐取暖,真的冷得睡不著的時候,史瑞和她會各裹著毯子,在壁爐前的粗毛地毯上睡覺。

現在史瑞半閉著眼睛,瞳孔裡濺著火光,一本看到一半的書垂在手邊,躺在粗毛地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