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動

[創作] 悸動番外篇 很久很久以後

塔貝薩抬頭,望著眼前這個有著亞麻色馬尾,鼻側還有幾點雀斑,滿臉不在乎的小女孩,身上的鎧甲發出細碎的聲音,背著雙手劍。

一個年輕的少女戰士。

「塔貝薩師傅,」少女很禮貌的行禮,遞上一個包裹,「我爸媽要我經過塵泥沼澤時,送這個給妳,並且向妳致意。」

塔貝薩嬌媚的瞇細了眼睛,這是個小小的木箱,泛著一種甜蜜的香氣。打開來,四個小小的蘋果排得整整齊齊。

這是一種早生的蘋果,聞起來比吃起來好。但因為有個好聽的名字,所以價值不菲。

這種蘋果叫做戀愛之蜜。

關於悸動

謝謝大家一路收看到現在,悸動系列到此完全告一段落了。Orz

本來這個番外篇要保留到北域開放才寫,因為所有資料片資料等於空白的狀況下,我不知道怎麼寫他們啟程的那段。|

後來我就發揮了作者天賦:強化虎爛、模糊其詞專精。(遠目)

其實我年底卡在一個焦頭爛額的狀態,痛苦莫名。趕稿趕到寫寫跑去洗澡兼大哭發洩壓力,健康狀況又很差,差點我懷疑會不會突然掛點…

雖然無力,但我發洩壓力的另一個方法是寫悸動。(…死好)

悸動番外篇的番外篇(………)

番外篇的番外篇(?)  弗德

「…為什麼…為什麼第一次吻人家是在這種狀況?!掩護?!」珍珠終於從震驚狀態清醒過來,她淚流滿面,「我的初吻啊~~」

呃…這也是我的初吻啊。

但是美麗的女朋友哭成淚人兒,你又不能跟她爭辯「男人女人的初吻都同樣珍貴」這種議題。

「這…對不起。」他硬著頭皮道歉。

珍珠哭得更大聲。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完)

我不知道師傅在想些什麼,她突然在我身上下了個腐蝕術。

我嚇呆了,沒反應到那只是一級腐蝕術,但恩利斯已經衝出去了。塔貝薩師傅將恩利斯恐出去,他開了黑漆漆的聖盾又衝回來,塔貝薩師傅滿意的點點頭,好整以暇的將他放逐了。

我大怒,根本管不到她有多可怕,衝過去就是一記暗影灼燒,卻跳出免疫,反而被她的暗影之怒弄昏。

等我醒了,她含笑的蹲在我旁邊,「現在可冷靜點了沒有?」

「…師傅,求求妳放過我們。」我忍不住哭了起來,「我們只想安靜過日子。」

「很難。」她回答,「照你們惹的禍和現在的政治局勢,很難。」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八)

睡醒之後,吃了一點乾糧,雖然有點頭昏腦脹,但我已經可以冷靜下來思考了。

恩利斯吃過的苦我沒辦法彌補,但未來是我能夠掌握的。現在看他好好的坐在我旁邊吃靈魂碎片,我覺得什麼都沒關係。

只要他別再穿上那套該死的盔甲就行了。

既然他能換穿法袍,那人類的盔甲他應該也沒問題。穿過塵泥沼澤可以到貧瘠之地,雖說是部落領地,卻有個中立的棘齒城在那兒。哥布林只有金錢是真理,暴風城鞭長莫及。再說哥布林為了保障永續經營,再高價也不出賣自己客人,這點是很令人肅然起敬的。

如果我們去棘齒城落腳,可以躲避追緝,還可以買到恩利斯需要的防具。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七)

寫在此回前面:

這集有血腥場面,若心臟不太好的人,請按左鍵跳出。本來想迴避不寫,但被吵得受不了…

特此聲明。= =a


其實,恩利斯大致上保留了他生前的輪廓。大致上。

雖然他臉頰受了聖光的傷,有些腐蝕,但他的眼睛、鼻子、眉毛,幾乎都還保持著原本的模樣,之前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恩利斯和其他惡魔守衛長得有些差異,他的唇雖然發黑、雖然也有獠牙,但基本上是人類的輪廓。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六)

我不知道庇護所會這麼深入沼澤。但在我起疑心之前,羅伯特站定了。

我沒看到任何建築物,此刻我們應該在沼澤的中心,已經偏離道路很遠了。但他下馬,我也召回地獄戰馬,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對不起,」他聲音緊繃,「這都是為了珍娜小姐。」

在我意識到之前,已經被暈錘打暈過去。在前往沼澤的路上,他希望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要我將恩利斯的血契調整到被動狀態,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

他想殺我。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五)

靠著美味風蛇的威能,我們居然平安上了船,直往塞拉摩去了。

但連船上都張貼著我們的緝捕令,我的心情,不由得沈重起來。來往兩大陸的商人和冒險者津津有味的談著,拼拼湊湊,我的憂心越來越深。

那個輕薄的倒楣鬼沒死,但還躺在醫院裡動彈不得。因為他受的傷非常奇怪,大教堂和聖騎士團發誓,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附帶神聖傷害的暗影之傷。這讓治療特別困難,也讓大教堂和聖騎士團分外有興趣,連皇家法師協會都參一腳,希望可以參與研究。

恩利斯可不是你們的研究對象。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四)

我們抵達鐵爐堡。

運氣很好,地精區剛出了一起實驗意外,炸得一蹋糊塗,許多地精和矮人跑來跑去,還有裡外三層看熱鬧的各種族遊客。

心下稍寬,一回頭,發現恩利斯不見了。

難道…被抓走了?明明就在我身邊,為什麼我一點聲音也沒聽到?我瘋狂的鑽在人群裡翻找。當然我知道,暴風城可能也通知了鐵爐堡,只有這種雞毛蒜皮大的事情動作特別迅速。

他媽無能到底的國家機器!

最後我終於找到恩利斯,幾乎快暈厥過去。

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三)

騎馬狂奔,我的心跳得非常快。

完蛋了,真的完蛋了!誰不好動,動到那群貴族子弟!逃跑前那個輕薄的笨蛋已經倒在血泊中,不知道是生是死。若是重傷還可以問個徒刑…

若是死了呢?若是死了,絞刑架或柴火堆等著我們呢!

「你…!我明明命令你,沒有我的指令不准妄動,你為什麼違抗血契…」我狂怒的轉頭,瞠目看著恩利斯嘴角流著暗紅的血。

…違背血契的命令,不可能會沒事的。他受了內傷?傷得怎麼樣?

「你怎麼可以…」我哽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