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

[閒聊] 終於…

我終於把這部「家長裡短」的臨江仙寫完了。

到現在還處於靈魂虛弱狀態,字數…將近十五萬,也就是說呢,大約可以出成兩本上下集。

其實我很納悶,因為我並不覺得有什麼重大情節…通通是家裡瑣碎的小事,而且我會寫這部,事實上就是想逃避寫楚王的故事。因為楚王府的情形很複雜,我對那種上升到皇家等級的宅鬥覺得有心無力,字數破百萬都不稀奇…何況我也懶得寫宅鬥文。

可又想寫傅氏宮人的故事…怎麼辦呢?

臨江仙 後記

顧臨在縣門內衙看著太夫人寫來的信。

當初他們啟程時,太夫人出乎意料之外的鎮守到他們離開,謝夫人只能朝著他們死命丟眼刀,連句話都沒得說。

講起來,顧臨佩服的人很少,但對太夫人,甚至比祖母還佩服…祖母好歹是傅氏嫡傳,身懷絕技,太夫人可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婦人。卻能發揮瓔哥兒口中「定海神針」強大法力,在後宅穩若泰山,舉重若輕的鎮住場子,這實在太不簡單了。

臨江仙 之五十六

因為顧臨淡淡的說,「津哥兒也不是我親生的,但名分已定,就是我的責任。」

一向相信「聽某嘴大富貴」的瓔哥兒,仔細想了想拍案,「也對,某個角度來說,這小鬼父母雙亡…也是可憐的。」

只是這個神經很粗的瓔二爺,即使已經從大法師預備役轉職成禽獸有段時間了,還是不擅長探索自我。他沒意識到自己會那麼排斥津哥兒,只是很單純的「那不是我的小三,我沒跟小三生孩子」這種單純潔癖,一但跟御姐兒解釋清楚,真相大白,既然冤屈已經洗刷,對津哥兒就沒什麼芥蒂了。

臨江仙 之五十五

知道琯哥兒寫信給琪哥兒,瓔二爺偏頭想了一會兒,「就說我也問候他…對不住,雖然以前的事都不記得了,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畢竟兄弟不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讓他回家講,不要藏著瞞著,怎麼說都是爹的兒子是不?」

或許在軍中待太久了,他還保有那種強烈的「同袍」、「兄弟」的概念,接受琯哥兒和小珞都很簡單…想成一起入伍的學弟就很容易,一點障礙都沒有。隊上當然也有內鬥啊摩擦啊等等等,但是對外都很一致性的護短和團結。

臨江仙 之五十四

蕭山長收了珞哥兒。

「翰林。有機會入閣拜相。」仙風道骨的蕭山長眼皮都不抬,無視珞哥兒的緊張,「不過你跟你哥兒們多學學,別太認真,成了酸腐…但不要學他們盡走旁門左道。兩個奸滑的東西!心眼賊多,全不走正途!」蕭山長瞥了他一眼,「讓我逮到你幫這這兩個壞胚子抓刀作弊…連坐!」

「欸?」瓔哥兒抗議了,「山長大人,這個作弊不可能,但是抓刀的定義還是得確定一下吧?所謂教學相長,所謂相互切磋…」

臨江仙 之五十三

就在顧臨對津哥兒實行「再教育」的時候,太夫人卻發現自己年紀大了,從事教育工作開始力不從心了。

當個不講理的人真好。她默默看著抱著她的腿哭得很淒慘的謝夫人。可以的話,她也想這麼歪纏兼不講理,最好可以一腳踹開,不忍休她也讓兒媳去家廟安靜一陣子…

臨江仙 之五十二

謝夫人的心情非常惡劣。那死老太婆來不到半個時辰就解除了她的管家大權…這是她的家!不是蘇州謝府!憑什麼?她憑什麼?!

除了把蓉蓉罵哭泣奔,她竟只能憋屈著。老爺只顧著跟公爹講話,霸著她的兒子…珞哥兒是她親生的!到現在還沒來跟她單獨請安,說兩句貼心話…連瞧都還沒瞧仔細呢!給不給人活了?還有人記得誰是珞哥兒的生母,這府誰才是主母?

居然把她給撇了,把這家給了同樣是假面仙兒的不肖媳婦兒!

臨江仙 之五十一

在鄭國公府熱火朝天的辦喜事時,謝尚書府也大開中門,迎接謝太老爺和太夫人,說來也算是喜事一樁。

謝尚書特特的請假在家恭迎多年不見的雙親和四兒,寧帝非常豪爽的准假,還要謝尚書代為問候謝老太傅…皇帝歸皇帝,尊師重道總要的。他不好出宮去見,顧慮到老太傅年紀這麼大了又旅途勞頓,總不能立馬叫進宮來,讓憨厚老實的師兄代為迎接問候,也是情理之內。

臨江仙 之五十

鄭五小姐和謝二少奶奶的戰爭正式爆發,上升到全武行的地步,果然讓京城舉考剛過的懶散氣氛立刻為之沸騰。

但詳情卻不清不楚,只有鄭五小姐在謝府門外跳腳罵了幾句,知道有這麼回事,可還沒聽說個明白,鄭五小姐已經讓國公府的馬車急匆匆的接走了。

鄭五小姐鬧著要當謝二爺的平妻…不意外。誰都知道她滿京追著倒數舉首謝子瓔謝二爺,從考前追到考後,追得緋聞滿天飛。鄭五小姐還是個文紈褲的魁首,正常,再正常也沒有了。

臨江仙 之四十九

意外的,顧臨沒有受到什麼責罰。

公爹只是語重心長的要她記住身為謝門嫡長媳的身分,再沒多說什麼就讓他們告退。至於婆母,連面都沒有露,居然讓她輕輕巧巧的渡過這關。

事有非常必有妖啊,她詢問還紅著眼眶的甜白,甜白噗嗤一聲,低低的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