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倦尋芳 (完)

「這個遠封,是我跟帝母討價還價來的。」旅途中,慕容馥仔細的跟岳方解釋。

沒辦法,岳方什麼都好,就是什麼心思都藏在心底,又不問,只是苦苦琢磨。這樣無謂的耗竭心力,對心理健康不好。

她身邊又沒其他的誰,也不過就一個岳方而已。

當初翼帝暴怒,在圈禁慕容馥之前,有過一番答辯。

倦尋芳 之三十一

樊和是個打仗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七公主也是個管內政的天才…刮起地皮更是毫不含糊,堪稱雁過拔毛。

雖然這兩個頭頭在許多方面都有缺點…但在慕容馥底下,的確發揮了最大的功效。

樊和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了兵符,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討要被軟禁起來的楚王麾下悍將。一通狂灌猛喝,這個做官無能的猛將,忽悠得這些滿懷怨恨的悍將找不到北,嗷嗷怪叫,掀起無限戰意。

倦尋芳 之三十

休養了十天,身體稍微癒可的岳方,借了慕容馥一支手杖,就瘸著外出打探消息了。

禁衛真不知道怎麼辦,悄悄請示上司,被上司罵回來。此刻人心惶惶,朝野亂成一片,誰敢拿個皇女的小問題去問皇帝。

只好睜隻眼閉隻眼,裝作沒看見。

倦尋芳 之二十九

一切都是爭功諉過的錯。

被褫奪王號,剝奪賞賜宮人的慕容馥,默默的想。

就是因為爭功,六妹和何進才會鬧得不可開交。就是因為爭功,所以六妹才會排擠何進南渡留守,想要搶下驅逐蠻虜的頭功。就是因為爭功不成,何進才會藉酒消愁,暴躁得屢屢辱打部屬和蜀軍頭子,以至於忍受不住的部屬嘩變殺帥,何進倉皇逃走,扔下整個大軍不管。

倦尋芳 之二十八

慕容馥還是不夠狠、不夠快。所以有幾千敗兵還是過了便橋,撲向何進將軍的大營,也引起炸營了。

炸營是最可怕的事情。就曾有士兵惡夢呼號,引起暴動,整營俱滅的慘劇。現在又是深夜,引起的恐懼更加深重…

應該早一點下手才對。慕容馥又袖子抹去眼淚,沙啞著說,「我們走。」那兩百軍士早嚇得跑光了,她身邊只有岳方。

倦尋芳 之二十七

押著糧草到了汲縣,並沒有見到六公主和何進。

是輜重官接收的,很客氣,卻無可奈何。問了又問,輜重官才透露些許,說公主殿下和何進將軍正在大吵,不敢通報。之前有那不曉事的進去通報軍情,已經死過幾個人了。

慘了。勢若水火。

倦尋芳 之二十六

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上天似乎覺得大燕朝過得太順遂,所以把多年的災難一起接踵而至。

長慶十一年,天災兵禍連連,北蠻子已經讓朝野非常吃不消。但當年冬天,剛遭遇蝗災的大漠,又再次遭受雪災。

倦尋芳 之二十五

慕容馥這一去,到天黑都沒回來。

岳方心底格登一聲,整個冷了。宮門已閉,卻不知馥親王是吉是凶。派人去打聽,也沒有消息。他勉強用了晚飯,躺了好一會兒沒辦法闔眼,乾脆去門房枯坐。

他安慰自己,燕朝立國以來,還沒有皇子皇孫推出午門斬首的。但他也更悚然的知道,燕朝頗有些皇孫貴裔「暴病」得不明不白。

倦尋芳 之二十四

慕容馥的生日在正月初一,也就是新年。

但沒別人想得那麼喜慶,也幾乎不過生日。一來是因為皇家繁文俗禮甚多,這天正是最忙碌的時候。二來,翼帝生她的時候,差點把命丟了,正月初一就見產紅,理論上是不吉祥的。

小時候或許會有期待或失望,可她這麼大了,連年節都不在意,何況是個小小生日。連她自己都快忘了。

倦尋芳 之二十三

秋末冬初,屋裡已經開始用火盆了。

偎著岳方的慕容馥有些惘然的問,「岳方,你哪天生日?記得嗎?」

岳方點點頭,「我出生在冬至。正是萬物枯凋,日最短而夜最長的一日…」他聲音變得很輕很輕,「所以我爹將我取名為『繁』。希望我一生繁盛,什麼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