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雙飛

燕雙飛 之六(斷)

在盧家生活越久,越覺得誰都比我聰明智慧,不說那些大人,連顧仁都比我聰明多了。

和慕容家一恢復邦交,在盧家的待遇突然好了起來。李嬤嬤因為一點小錯被逐出去,那四個貼身丫頭突然嫁的嫁、賣的賣。老太太發話,說我也十三了,該學著管家,所以我管了一院子的月例錢,甚至還遣人牙子帶人上門讓我挑選。

我只挑了個廚娘煮飯,問過顧仁,他也不要丫頭,我把省下來的月錢要還給老太太,她反而教訓了我一頓,讓我收起來。

至於月例菜蔬,更豐盛許多,我摸不著頭緒。

燕雙飛 之五

不管他多麼早熟,畢竟是個十四歲的少年。我了解他在太祖母身邊養育到十歲,世家講究的那種泰然自若、落落大方巴拉巴拉那些儀態早就成了本能,我了解,因為我來這邊也是這樣被教育的,雖然我是嚇出來的。

但相處了一個冬天,他的少年心性也漸漸冒出來,其實還滿可愛的。

他會扯著我看屋簷下,居然有燕子在築巢。

「燕巢之家主興旺。」他興致勃勃的指給我看,「烏衣,我們家以後一定會很好的。」

我很讚嘆。從小生活在都市,幾時看過真正的燕巢。「烏衣,也是燕子的別稱。」

燕雙飛 之四

我在慕容家的時候,雖然天天都處於驚怖中,但生活條件實在好多了。京城的冬天非常冷,我真的懷疑長安有這麼冷…不過誰知道?長安只是歷史課本裡頭讀到的,我從來沒去過。

在慕容家,屋子的地板下都走火龍,非常溫暖。但在盧家,不是每個院子都有火龍的。我們院子就只有炕,離炕遠一點就會凍僵。書房裡有火盆,但也不夠暖,我和顧仁穿得圓滾滾的,擠在書房的炕桌寫字讀書。

我用很破的女紅替他縫了一雙很難看的露指手套。他真的是營養不良、身體虛弱。我還沒怎麼樣,他的手已經開始有凍瘡了。帶了手套的確有點改善,每晚還是得替他塗羊油。

「我們都這樣,窮人怎麼過日子的?」我很感慨。

燕雙飛 之三

我和顧仁開始了相依為命的日子,在這個富貴豪門中默不作聲的活下去。

既然我把服侍的人都趕出去,照顧顧仁就成了我的工作。其實也沒想像中的難,只是沒有自來水有些辛苦而已。

雖然那些貼身丫頭和李嬤嬤連成一氣的欺負我們,粗使丫頭和婆子倒是挺中立的。她們一樣打掃內外,燒水供茶,即使她們不聽其他使喚。

她們連洗臉水都擱在門外要我們自己提進去…我只能說分工真的很細緻。不過不算什麼重活兒,我也還能做得來。

不管是怎麼受氣,顧仁還是養尊處優的世家公子,不像我什麼都能自己來。

燕雙飛 之二

第二天,我糊裡糊塗的去奉茶。

很神奇的,我沒有婆婆,也沒有公公。但我見到了盧家的老太太和老爺,也就是顧仁的祖父祖母,還有二爺、三爺、四爺,和三個奶奶,就是顧仁的叔叔和叔母。

沒有人為難我…甚至也不用我說什麼話,就是磕頭奉茶。我見到幾個年紀不大的孩子,猜想是顧仁的堂兄弟姊妹,但幾乎沒人跟他說話。他也木著臉坐在一旁,像是個木偶娃娃。

我彷彿聽到那些半大孩子諷刺他是「書簍子」、「痴書兒」,還有些難聽話…若是我弟敢說那些,一定會被我壓去洗嘴巴。

燕雙飛 之一

雙飛燕

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我做錯了什麼,才會導致現在的困境。

那天晚上,和過去沒有什麼不同。我唸書到兩點,上床睡覺。指考快到了,天氣很熱。爸媽對推甄的結果不滿意,我還是得去爭取比較好的學校。

我躺在黑暗中,和往常一樣,想著若還是考不好該怎麼辦。

然後我覺得頭很痛,非常非常痛。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我腦袋裡炸了一樣,眼前只有劇烈的白光…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來,就陷入了這個惡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