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玖二三事-老故事

溫馨提醒:內有靈異。內文的「我」,名為羅玖。對靈異題材非常恐懼者速速退散。(按右上角X)

老故事

這個鬼故事可能早就聽爛了。

有個計程車司機,在某個幽暗的小巷,讓一個長髮白衣的女客人攔下,前往殯儀館附近,下車後給了張大鈔,女客人說,不用找了。

回去一看,那張大鈔成了冥紙。

於是嚇破膽的計程車司機大病一場。

【Google★廣告贊助】

這樣大同小異的故事我起碼看了幾十個版本,大概是我國一開始到現在十幾年來,每隔段時間就有人翻出來講,已經都快成為台灣都市傳說之一了。

所以你明白吧?當我的朋友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握著護身符發著燒,眼淚鼻涕的告訴我,身為計程車司機的他,這是他的親身經歷時,為什麼我會不怎麼控制得住自己的表情。

其實我在沈思,但是小胡(化名,司機朋友)叫我別用鼻孔看他。

「…我不明白。」忽視他對我的不實指控,「明明是她的錯,你有什麼好抖的?」

小胡瞪大眼睛,「喂,你知不知道她…她她她…」

「我知道。」我點了點頭,「她用偽鈔,坐了霸王車,還把你嚇成這樣。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不追究。」

「…是紙錢。」

開始有點頭疼,我的朋友們明顯有智商不足的問題,很令人擔憂。所以我耐著性子解釋,「在台灣搭計程車就該使用新台幣。紙錢是啥?任何國家的貨幣都不能兌換的東西…偽鈔無疑的。」

很明顯的,小胡沒有被我說服,他甚至對我大吼。不過好處是他也不再那麼恐懼。這對他的病情很有幫助。

「所以你這幾天要養病,車子空下來了吧?」我遞給他一杯溫開水,「如何?讓我跑幾天車?」

「你以為有小客車駕照就能開計程車嗎?」小胡沒好氣的說。

「呵呵。」我掏出皮夾裡的職照和職業登記給他看。

「…你這變態!到底還有什麼證照你沒考過的?」

「哦…我得回去翻翻看,然後統計一下。」

最後小胡還是將他的車鑰匙給我了。

近來我很閒。或許就是太閒了。

結果我規規矩矩開了三天夜車,第四天,沒有月亮,在一個沒有路燈的巷口,一位小姐舉起手招車。

長髮,白洋裝,身材真是不錯,目測有32D或E。

聲音很微弱的說,要去某某街。

真巧,殯儀館也在那兒。

一路上她都低著頭,我這個業餘的計程車司機也沒跟人聊天的欲望,就這麼一路沈默的到了目的地。

然後她從後座遞了張「鈔票」過來,瞥了一眼,我立刻將車門全鎖死了。

我猜我將她激怒了,因為她發現下不了車,臉孔扭曲到眼珠子都從眼眶掉下來,垂在臉頰上搖搖晃晃,臉皮像是蠟融一般,並且發出一種令人非常不快的氣味。
「小姐,用偽鈔和坐霸王車,都是不好的習慣。」我盯著後照鏡對她說。

她整個人像是扭曲的橡皮(或爛麵條什麼的),從駕駛座和助手座中間縫隙飛快的擠過來,差點撲到我身上…

注意,是差點。我這人還滿潔身自好的,不喜歡人投懷送抱,身材再好都不行。我不喜歡被侵犯。

於是一聲「劈啦」之後,換她尖叫了一聲,縮回後座瑟瑟發抖。

我握著還閃著電弧、劈啦作響的電擊棒,溫柔的看向後座的她。「小姐,揪醬。我這人還算有點原則,不打女人和十二歲以下的孩童。但這不代表我被這兩種人揍的時候不會還手。所以拜託了,別逼我還手。」

「現在,」我更溫柔的對她說,電擊棒上的電弧閃著迷人的藍光,「小姐,妳冷靜點了嗎?麻煩妳付車資,或者找人替妳付車資。相信我,我並不想用電擊這樣激進的治療手段,更不想非法拘禁任何人。」

別逼我啊,小姐。
只是她不大容易冷靜,拒絕付車資之外,又試圖攻擊了我幾次。不得不施加幾次電擊…我相信不大好受。

幫我改裝這個電擊棒的朋友大吹而特吹,說這是某種雷法的變形削弱版…誰知道呢?不管如何,我與之交換的幾個「文字」效力很不錯,像是這位小姐被鎖在車裡就出不去。

離題了。

總之,受了幾次電擊之後,小姐總算把掉出來的眼睛塞回眼眶,恢復了生前美麗的模樣,哭得梨花帶淚楚楚可憐…很欣慰她沒有放棄治療。

不過我這樣有原則的男人,不會因為女人掉幾滴眼淚就不收車資的。

最後我載她回家,找她媽媽要錢。原本她媽媽拒絕,因為她說,她女兒已經去世將近二十年了。

沒辦法,我只好讓她們母女見面。

我終於知道這位小姐的女高音遺傳自何處了。都擔心鄰居報警呢。

還好,警察沒有來,小姐的媽媽也付了車資:我和小胡的都付清了。

事情解決的我還算滿意。

最後我將小胡的車資給他,並且告訴他來龍去脈,他卻說我裝笑為。

唉,智者生於世就是寂寞如雪。
之後卻留了個小小的尾巴--小姐的媽媽跑去找小胡了(誰讓我開他的車呢),把他嚇得夠嗆,最後輾轉連絡到我。

因為母女見面應該很感人的事情,卻讓小姐的媽非常憔悴…她女兒天天托夢給她討嫁。

原來這二十年不斷騷擾計程車司機,是因為這位小姐在「相親」,還一直沒有相到滿意的對象。

…我說啊,二十年前也是二十世紀末吧?怎麼還這麼古典的想冥婚啊?所以說小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不要小小年紀聽一堆奇怪風俗,死後還這麼執著。

我向那位小姐解釋,其實冥婚這習俗屬於「非禮」。但她完全聽不進去…她要不是女人,我揍得她滿臉開花。

現在就很遺憾她離我三尺遠,說什麼都不肯先動手。

嗯,最後我還是給她介紹了一位不錯的對象。高大英俊,某國立醫學院畢業,準醫生…除了已經死了,真的樣樣都好。

最近我收到他們的喜糖,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只是後來,這類老梗的計程車故事就絕跡了。其實只有小胡休假的時候,我偶爾會去開開他的計程車啊…

這讓我的電擊棒,感到有一點點的寂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