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乖乖離去,無雙滿意的點點頭。白雲庵那群師太的胡說八道也是有參考價值的麼。每年都來打秋豐,浪費她多少時間。沒想到她們那套歪理拿來唬弄和尚挺有效的。

匆忙趕來的慈惠大師沒聽到她那段擲地有聲的胡說八道,只見他桀傲不馴的師弟屁股挨了一腳,居然恭恭敬敬的離去,眼睛都直了。
|
白衣俠女名頭極大,卻沒想到厲害成這個樣子。

「女施主名滿天下,何苦效凡夫作為,前來攪擾我山寺?」慈惠拱了拱手。

呀,借個名頭也是有麻煩在的。無雙搔了搔臉頰,「小女子不是白衣俠女,當然也沒什麼名滿天下……我只是來尋親的。」

「少林寺無尊兄這名弟子,女施主請回吧。」慈惠只想趕緊打發這個女瘟神。

「大師,這就是你不對了。」無雙有些不高興,「你知道我哥哥姓啥名誰,年紀多大,長相如何,開口就說沒有。我又不是要跟你們收稅,也不是要跟你們白吃齋飯,需要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上山看一看,又不會少塊肉……」

她轉了轉眼睛,「剛剛那個拿缽的大師說,只要過了他那關,就讓我上少林寺。該不會少林寺說話不算話吧?」

慈惠一時語塞,在心裡把那個衝動的師弟罵了千百回。「或者請女施主下山,待我稟明主持,也許可以破例。」

無雙開始不耐煩了,「怎麼不能現在去問呢?」

「主持正在閉關中。」

「……你欺負我鄉下人嗎?」無雙沒好氣,「我們鎮裡有廟,廟裡也有方丈流行閉關,還有閉到往生的呢。到時候問誰去?難不成請神扶乩?」

「女施主請勿欺人太甚!」慈惠揚高聲音。他倒是第一次遇到不動手只是開口歪纏的「俠女」,大感棘手。

「是你們欺負我吧?倒成了我欺負你們!」她上前一步想理論。

慈惠誤以為她要動手,一掌劈了過來。

這些人到底是土匪還是和尚?一見面就喊打喊殺?無雙動了氣,拉開了她鄉下把式的陸家劍法。

慈惠身為少林寺把關第一人,自然除了個性和口才外,武功亦有獨到之處。他身為第三代弟子,內力精湛,頗有預備掌門的氣勢。他不追求招式的花俏,將一套入門的羅漢拳使得出神入化,亦堅信善武者不在招數,而在紮實的基礎和苦修的內力。

見這小姑娘足踏不丁不八,一把破劍指著地,福了福身,他雖然覺得到處是破綻,卻也不敢冒然搶攻,也稽了首,使了羅漢拳第一式「渾元一氣」。

這羅漢掌據聞乃達摩祖師東來,傳授給少林弟子的第一門絕學,修習者眾,卻很少人真的領悟了,以為是外功大宗,實在是誤解。羅漢拳全名為先天羅漢拳,共有十八式,每個單勢都是煉氣的立樁功,既可使精氣神力充足,又固於下盤穩固,雖動而實靜,正式內外兼修的典範。

只是招式威猛,內力即使不足亦有石破天驚的效果,漸漸淪為橫練外功者的最愛,忽略了心法的鍛鍊。

但是慈惠大師於內力潛修已深,基礎紮實,於這入門的羅漢拳有了嶄新的體悟,真正抵達「體氣雙修」的境界,在他手下走過十招的一隻手掌都數得出來,即使是武當派的首席大弟子,也只讓他使完十八招後稽首言和。

他性情平和,看這小姑娘年紀尚幼就能打得師弟拱手而去,愛惜她武藝精湛,也不欲傷她,只用了三成功力,算是給晚輩個指導。

哪知道這小姑娘破劍一舉,渾然不像是劍招,使著無鋒那端,橫砍豎劈,劍不劍,刀不刀的,朝著他印堂、膻中、曲跳巧妙的連擊三下,卻樸拙的一絲花俏也沒有,一擊即離,慈惠相遇高手不計其數,卻未曾見過這樣的招數,竟然狼狽的退了三步,才卸去了她的劍招。

無雙卻將破劍一收,「……大師,咱們幹嘛打來打去?我祖上有訓,不可傷空手之人。又不是有什麼千年不解的仇,別打成不成?」

慈惠讓她說得啼笑皆非,復又警戒。江湖人慣說反話,說不打,搞不好有什麼厲害殺招。「妳來,不用怕。老衲這雙肉掌比什麼武器都厲害呢,算不得空手。我佛慈悲,拿兵器就不是佛子本色了。算是切磋武藝,不用擔心。」

她點了點頭,「果然是有道的高僧呢,說話有學問的緊。若只是切磋,那倒還可以,我盡量不傷你就是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