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

關於御風飛翔

感謝大家看完這系列的糟糕文。(跪)

其實本意不是想要寫糟糕,但奎爾薩斯出現的時候,我兜來轉去實在沒辦法「淨化」。

煩惱了兩天,也忍耐了兩天不寫,最後還是豁出去了。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寫娛樂要這麼拼命,還設定了一大堆。但很過癮,說真的。

御風飛翔番外篇II 霾外金光

無糟糕版本。=_=

想看糟糕請按右上角X… Orz (跪謝)

「你對別的女人也這麼兇嗎?」並肩外出吃飯,霾抱怨的揉著手腕。

天氣很冷,繩紋形狀的淤痕看起來更可憐,奎爾薩斯默默的拉過她的手,輕輕的揉。

「沒有。」他想了一下,「沒有。」攬著霾纖細的肩膀,順勢將她保護在寬大的披風下,「除非她們要求。」

「…誰會要求這個啊?」霾張大眼睛。

御風飛翔番外篇 光之羽,風之翼(下)

他很快就淡忘這件事情。

這是個很小的插曲。他的生命由血腥填滿,只能不斷走下去。走下去,或是死。通常他是走下去那個人,死的則是仇敵。

戰場就是他的家。將來可能也是他的墳墓。但在成為墳墓之前,他要殺盡所有的仇敵。

有段時間,不但敵人恨他的殘虐,同伴也厭惡他的獨斷獨行、不聽指令。

白癡。都是一群白癡。他混戰場這麼久,一接觸就知道這場會輸還是會贏,RL是廢物還是天才。註定會輸的戰場,當然是要放肆的大殺一場。

御風飛翔番外篇 光之羽,風之翼(上)

那個女人一點也不像夜精靈。

那樣無畏坦白又純真的眼神,真是讓人看了就討厭。奎爾薩斯默默的想。

夜精靈的眼神通常都是淡漠高傲的,表面上的禮貌,只是種虛偽。他一向都討厭夜精靈,當然也沒抱過夜精靈的女人。

喜歡危險刺激的女人多的是,他從來不欠女人。就像現在,光光從世界盡頭小酒館走到占卜者旅館,起碼有十個女人用挑逗的眼神邀請他,有的甚至還尾隨。

剛好他餓了。

「過來。」他對尾隨的女人偏偏頭,「就是妳。」

御風飛翔(完)

「…總有一天,我會被你宰了。」我有氣無力的說。

他將眼睛轉開,白髮在風中漂蕩。「…沒有那麼嚴重。我是熱情洋溢。」

見鬼的熱情洋溢。我看著脖子上的吻痕和咬痕,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跟個食人妖交往。

也說不定是吸血鬼。

天氣轉寒了,走出旅館的時候,我瑟縮了一下。奎爾薩斯自然而然的將我攬過來,用寬大的披風裹著我。

「…這樣怎麼走路?」

「我可以抱妳走呀。」

御風飛翔(十五)

那天我繃著臉打完卡拉贊,可能是我的心情非常惡劣,所以隊友都很聽話,包括最桀傲不馴的奎爾薩斯。其實我沒有發脾氣,只是聲音冷了點,指令簡短了些。

不過倒是意外有效率的打完。

我現在能夠明白其他RL喜歡裝兇的主因了。

不過這對奎爾薩斯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又高又強壯,要把他摔出房門是個艱難的任務,只是讓我的瘀青更多而已。

最後我放棄了,變身成大貓,往床裡一躺,理都不想理他。

御風飛翔(十四)

親王害怕因為這個化為惡魔的私生子毀了自己前程,想要抹殺痕跡,卻沒想到反過來讓幼年的奎爾薩斯殺了。

因為弒親和幾乎被殺的刺激,他反而清醒過來。

匆匆逃離現場,很幸運的,他讓撤離的軍隊拾獲,送到暴風城孤兒院,直到他長大,外貌開始找麻煩為止。

大主教沒說什麼,只要求他成為聖騎士。他覺得大主教應該知道些什麼,但他接受這種諷刺似的命運。

「…但事情沒有結束。」他終於發現使力過猛,放鬆了我的肩膀,有些懊惱的輕撫,「阿薩斯和巫妖王合體了。」

「我知道。」

御風飛翔(十三)

我們小小吵了一架。說是吵架,其實是他單方面暴跳,氣到最後,他說他要去挖礦,怒火中燒的走了。

唉,這呆子。

我知道他在氣什麼。因為他對我的過往無能為力,卻又不能真的宰了阿瑞斯。他真的很笨拙,也很不會說話。

輕咬著書頁,唉。真是個笨拙的男人。

但我懂,我都懂。我將整個戰略都擬定了,也挑出合適的人選,一一敲定時間。我想跟奎爾薩斯一起走看看,看我們這個沒有公會的人可以走到什麼程度。先從卡拉贊嘗試看看吧。

御風飛翔(十二)

那一夜之後,其實我們的關係並沒有什麼改變。

奎爾薩斯還是非常跋扈、霸道。依舊拖著我的手臂,大踏步往前走,披風張狂的飛舞。

但我實在有些想笑。

因為召募隊友是我的工作,來的若是女子,他頂多別開頭,冷漠的望著前方,一言不發;若是男子…那就有點糟了。

他會從背後突然按住我的肩膀,用一種像是要吃人的兇狠瞪著男隊友。他這個樣子嚇跑好幾個不錯的攻擊手,讓我有點頭痛。

「…奎爾薩斯。」

「我討厭他們看妳的眼神!」

御風飛翔(十一)

我在他懷裡哭到睡著。

睡醒以後覺得頭重腳輕,但心裡沈甸甸的重擔,減輕很多。原來,我一直背著這種沈痛前行,原來。

但減輕卻不是消失。我想這種沈重會終生跟著我,甚至內化成本質的一部份。以前我覺得這些傷痕是雜質,一直哀悼著過去單純的美好。現在卻不這麼認為了。

因為我見識過這種沈重,我了解沈重,所以我成長了。誰也不能替我背這些重擔,但是這個陰沈霸道的男人,這個和阿瑞斯同種族的男人,卻用他有些奇怪的溫柔,幫我渡過了最難熬的「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