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

挽翠袖(完)

直到艾克索達,翠袖才知道托瑞恩的地位不低。他甚至在主城有屬於自己的居住單位,往來的守衛軍人都要向他行禮。他甚至有服侍他的僕人。

但他屏退左右,親自照顧翠袖,不管是湯藥,還是沐浴更衣、換紗布,甚至縫合傷口,都不假手他人。

「該看的不該看的都讓你看光了。」翠袖無力的搖頭,「你最少也留個女僕。」

「我會負責的。」他漫應著,服侍翠袖穿上長袍,然後將她抱在膝上,愛惜的偎著她的臉。

現在她不會逃避,也不會閃躲、憂鬱。

挽翠袖(十)

他喘著將翠袖拖上岸邊,不斷嗆咳。懷裡的女人已經停止呼吸,心臟也微弱到幾乎不跳了。

「我不要在這種情形下吻妳啊…」他吼,將她的頭扳起,發現她的唇冰冷帶著死氣,「快回來啊!翠袖!」

努力許久,他的焦急幾乎轉為絕望,還是不肯放棄的做人工呼吸。等翠袖終於無力的咳了一聲,他才鬆了口氣,但沒多久,翠袖又陷入休克。

她失血太多。但不管施放多少次聖光術,像是將水注入破裂的琉璃盞,徒勞無功。

挽翠袖(九)

他們的態度都有了微妙的改變。

雖然外人看不出來,但他們倆心知肚明。托瑞恩對翠袖親密了一點點,有時候會輕扶她的背,或者幫她撥開垂在臉孔上的頭髮;翠袖會溫馴的接受這種程度的親暱,不會勃然大怒。

她接受了未來必定粉碎的事實,也顯得比較寧定,漸漸的不需要倚賴藥物。

「…我們,先注視著當下吧。」托瑞恩注視著她。

挽翠袖(八)

表面上,他們恢復之前隊長和隊員的關係…

表面上。

但他們都知道沒辦法回到過往那種單純。托瑞恩常常若有所思,偶爾翠袖會失去平靜。

但托瑞恩一定要挨著翠袖坐,雖然她知道托瑞恩一定謹守禮儀,但她擔心的不是托瑞恩,而是她自己。

她開始面有愁容,鬱鬱寡歡。

「…我讓妳感到討厭?」托瑞恩問。

挽翠袖(七)

她整個獃住了。

自從那場巨變後,她就一直避免再犯錯。偶爾會動心,偶爾會溫柔,但殘酷的輪迴總是冰冷的給她一次又一次的教訓。

所以她很擅長迴避、閃躲。但這次…她太不謹慎。她太相信托瑞恩的守禮和原則,但他也只是個男人。

他的擁抱充滿熱情和溫柔,但這也只是代表未來的無情和冷漠。為什麼男人總要這樣呢?粗魯的撬開女人的心房,隨便掠奪一空然後若無其事的離開?憑什麼他們可以如此?

翠袖掙扎開來,使盡力氣給了他一巴掌。

挽翠袖(六)

第二天,翠袖就病了。她深知自己的體質,每每稍微有情感波動就容易病倒,也可能是多年前的病根一直都在。

托瑞恩來敲了幾次門,她沒讓他進來。只簡短的跟他講,她病了,請他找個牧師代班。

昏沈了燒了幾天,也跟過往一樣自動痊癒。以前她還會回暴風城醫治,後來她發現醫生開抗憂鬱的藥給她。

我並沒有發瘋。她無奈的笑。我可能心頭有個大傷,但還沒有瘋。

挽翠袖(五)

令翠袖有些意外的是,托瑞恩的屋子收拾的很整齊。

這真是棟小巧的房子,內部裝潢完全照德萊尼的習慣,有著低垂的紗簾和噴香的薰爐,唯有床鋪照著人類習慣的桐木高背席夢思床。

這個房子完全是個單身男子的房間,所以沒有隔間。只有用紗簾隔開床與客廳,地上鋪著厚軟的德萊尼手工地毯,餐桌低矮,他們必須盤腿坐在軟墊上,沒有椅子。

挽翠袖(四)

當UB的會長來找托瑞恩的時候,翠袖黯淡了一下。

她和托瑞恩算是相處愉快,起碼跟以往的輪迴比起來。她無須太花費力氣去扶持隊長,終於可以鬆懈下來專心當個隊員、一個專業的治療者。

但看起來,這個輪迴也要結束了。

UB是個很大的公會,是備受倚重的強力公會。托瑞恩在那兒應該會受到重用,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為主坦。

她應該感覺到鬆口氣,並且為之祝福才對。而不是感到神傷、鬱悶。

挽翠袖(三)

她在想,不管托瑞恩的天賦是懲戒還是防護,正確的裡天賦絕對叫做「狂熱」或「發神經」。

當托瑞恩坦普通地下城時,是瘋狂的懲戒;等他坦到困難等級的地下城時,是發神經的防騎。

他不斷的測試翠袖的底限,當發現她承受得住時,就不斷增加敵人的數量,直到翠袖尖叫為止。

「五個敵人太多了嗎?」他搖頭,「我不想控場。」

她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才在他耳邊忿忿的低語,「請你衡量火力。」

挽翠袖(二)

她回到陽光下,準備迎接另一個輪迴。但當托瑞恩穿上防裝時,她又覺得很困惑。

當然,身為德萊尼印族的家督護衛,被稱為「四勇士」之一的托瑞恩有這麼棒的防裝完全不意外,但穿了這整套頂級的防裝,又何必找她當隊友?

她也不懂托瑞恩何必去普通級的地下城軍事任務,這對他來說是大材小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