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長篇

朱炎 之三 狷介(姑且完之)

隨夜風飄落的梔子花瓣,撒在半頹孤墳上,縹緲的孤魂輪指,伴隨著頸項半截的鐵鍊琳琅,吟著淒涼。

但她的表情是平靜的,甚至有些冷酷的漠然。像是什麼都不能改變她,即使仙體遭受過千刀萬剮之苦。

抬頭望月,她的長馬尾隨之漂蕩。

原本應該是個寂靜的殘月之夜,應該。

但她想也沒想就抽刀往背,和修羅的劍猛然交會,錚然燦出光亮火星。

朱炎 之二 彼昔

之二 彼昔

弦撥三兩聲,不成調。

這是某個供主送的琵琶,特別燒給她的。修道人總有些門門道道,但除了修煉這些沒什麼用的歲月,坦白說打個架都有點問題。

她其實很少接凡人的委託,因為那是實打實的減損壽命。修道人比較韌,通常五年壽算對他們來講不痛不癢,潛修幾年又回來了。

但朱炎卻總是淡淡的,不怎麼理會這些修道人。

朱炎 之一(三 )

「難怪你要來人間。」抓著龍角的朱炎輕輕搖頭,本來只有刀柄,刃身如植物般抽芽、茁壯,像是一把巨大的柴刀,抵著龍首,「出身名門卻就這點本事。想來在天界混不下去吧?」

她幾時繞到脖子後面?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

「玉龍家七少,你來人間,食人二十有八,依天律當斬。」朱炎微微的彎起嘴角,將調查文書掛在他角上,「罪證確鑿,我已查明。有什麼遺言嗎?」

朱炎 之一(二)

是夢,對吧?但是他起身,驚見茉莉花下的白紙有了淡淡的墨跡,像是一個沒有完全的圓。

心不在焉的吃著早餐,發現什麼也吃不下。「……爸爸,媽媽。」他艱澀的開口,「昨晚我做了一個夢。」

朱炎,真的沒有騙人。他們真的找到了破裂的眼鏡,哥哥的遺物。雖然爸媽不想讓他知道,他還是偷聽了警察和爸媽的談話。

「為什麼?」他質問著朱炎,「為什麼?哥哥是被什麼東西殺死的?」他哭著大喊,「為什麼眼鏡上會有他的腦漿?為什麼啊?!他的屍體在哪裡?!」

朱炎 之一(一)

啾註此文寫於2012年,未完,請視為《半夏玉荷》的前身,並收錄於書中

蝶曰:純虛構,無後續,半夢境半創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而且根本不會有這種儀式和結果,別傻了。

照樣畫葫蘆的我不負責任何後果。

已善盡告知義務。


朱炎

夜空中,飛過一抹身影。

一片黑暗,她卻發著淡淡的光,非常清晰。面容端麗,長髮束總在頭頂,長可委地的馬尾漂蕩,單手揮著一把不像刀也不像劍的巨大鐵片,卻異常靈活的劈向虛空……

鮮血噴灑,虛空中掉出一個怪物的頭顱,沈重的身軀轟然倒地。

,

夢想曾如錦繡時-上邪改編漫畫原作序

當我們翻開上邪漫畫版時,請上BGM。
Passenger | Let Her Go

這樣,能夠稍微明白在詼諧幽默甚至搞笑底下,當年我那孤獨徬徨的幽微基調。真沒想到,換另一種形式的漫畫,居然能扣得絲絲入微。

在看漫畫草稿時,我似乎回到創作上邪的時候。一面笑得泛淚花,一面哭得唏哩嘩啦。

心如止水多年後,居然能將我逼出波紋,我想說,曉君妳贏了。

命運之輪 補遺

各位好,我的名字叫做「鍵」。

雖然目前的外觀看起來像女人,事實上可以把我想成九十九神之類的…若不知道什麼是九十九神也無所謂,人類很難理解…就當作我們是妖怪好了。

雖然類似,但我們並不是。

不過我們的來處與身分無關緊要,只是做個自我介紹。畢竟是人類禮儀之一。

命運之輪 番外(極短)篇之二

麥穗村的神官大人的出身,說起來很令人感傷。

他是被遺棄在翠綠森林的棄嬰,應該是過往旅人丟下的。若不是老神官突然覺得有點心悸,不由自主的走出神殿,這個可憐的嬰兒可能就凍死在雪地上。

不知道怎麼哺育嬰兒的老神官只好跋涉到半里遠的麥穗村求救,麥穗村民雖然有永冬人固有的剽悍,卻也有永冬人的熱心腸。

這個嬰兒就在幾個同樣有新生兒的媽媽共同哺乳下,慢慢的長大,離乳才讓老神官抱回去撫養。

命運之輪 番外(極短)篇之一

「哦哦,原來如此。」收起黝黑的劍的少女點了點頭,「你會到處殘殺人類,就是因為遭遇到被當成妖魔的過往啊…真是太可憐了,值得同情。」

「妳明白我的心情吧!我這怨恨的心情!」被打敗的魔化戰士悲吼。

「但,那關我啥事,被你殘殺的人全都是傷害過你的人?」以為偷襲成功的半魔戰士被黝黑的劍抵著眉間,不敢寸進。

「為什麼好人就得原諒感化你這種混帳殺人魔…當好人也太不值得了吧?很抱歉喔,我不是好人。」

黝黑的劍尖轟然出昏暗的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