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完)

一陣風吹過,捲起塵土。

她和麥迪文相互凝視,打量。她莫名的明白了,麥迪文的確死了,就像艾蘭已經死了一樣。

殘留的只是一個幻影,一個熱切而貪婪的幻影,貪婪的想要知道他所有的實驗結果。

【Google★廣告贊助】

「放過他們吧。」星耀冷冷的說,「你要的不就是一個對手,一個全天賦的術士對手?生前一直沒有對手,你一定很遺憾吧?遺憾到…想要製造一個對手出來。」

麥迪文張大眼睛,像個純真的孩子似的笑了,「我的實驗真的很成功。我不但製造出全天賦的術士,還是這樣聰明的術士。死在那些廢物的手裡,我很不甘心哪。」

真是…愚蠢的理由。這個愚蠢的理由卻造成我此生的痛苦和不幸。

就讓這一切,到此為止吧。

「快走啊,還愣在這兒做什麼?」星耀厲聲,「法師還不快開傳送門?日影,你也走!這裡沒有你們的份,快滾!」

發愣的法師驚醒,火速開了傳送門,爭先恐後的逃離。但日影卻動也不動。

星耀發怒了,「你!…」正要罵出口,心頭一酸,語氣軟弱下來,「隊長,別讓我有後顧之憂。」

「屁話啦!」日影暴躁的回答,「我可是主坦哪!我們帖斯特家的人,沒有拋棄隊友這回事!女人家惦惦啦!」

…一定是麥迪文的實驗搞壞了我的腦子。所以我才會為了這個笨蛋這樣牽腸掛肚,失去冷靜和漠然。

甚至為了他,才了解堅強的意義。

「…不要死。」她瞬間召換了地獄犬,「你若死了,我會讓狗追到陰間去咬你!」

「廢話多!」日影吼著,對著麥迪文拋出了復仇之盾。

麥迪文大笑,瞬間引爆了大火球。

這是場非常艱困的戰鬥。如同艾蘭的幻影,實力比起他生前百不及一,麥迪文的幻影也遠遠不如生前。

但這只是比較級。

一方面是麥迪文留情,一方面是他們倆都不是肯認輸的人,所以還可以周旋一陣子,但已經是極限了。

這卻讓麥迪文漸漸不耐煩。他睥睨的看著這兩個苦苦掙扎的人。「透莉,妳讓我很失望。」

幾乎爬不起來的星耀壓住額頭的傷,右眼望出去,一片血紅。「…這和他沒有關係。」

麥迪文轉眼看著奄奄一息的日影,笑了一笑,「我猜想,妳需要一點動力。」

他將日影拖起來,從塔頂扔下去。

星耀愣住了,她找不到自己的聲音。腦筋一片空白,像是被丟下去的是自己。隔了幾秒,她發出極度尖銳痛苦的尖叫。

聲音是那樣高亢淒厲,骸骨鷹鷲獸應聲粉碎,甚至讓麥迪文感到窒息,無法動彈。

她飄飛,長髮狂亂的在風中張揚,沈重的黑暗不斷的籠聚,讓她像是身處黑暗的風暴中。

不能讓她施法完全!麥迪文驚覺,試圖法術反制,卻被風壓刮出幾步。

她的表情猙獰,眼中流出兩行血淚。累積已久的憤怒、悲傷,和狂暴的殺意,捲成渾沌的暴風,她雙手向天,吟唱著難解的咒文,麥迪文緊急斷了她的法術,卻沒辦法終止。

因為烈焰從地底竄了上來,如龍怒般撲向麥迪文。在被烈焰吞噬的同時,黑暗的風暴降臨,夾帶著無數咀咒和闇法,轟然如昏暗的奧術爆炸,將整個塔頂夷成平地。

麥迪文浮出一絲微笑。闇法猖獗。這才是他最應該的,最光榮的死法。死於一個全天賦的天才術士。

「精彩。」他消逝。

星耀落地,然後軟倒。奇怪,明明她已經落地了,為什麼還是輕飄飄的,像是不斷往下沈?

「…日影。」她闔上眼睛,任憑自己下沈,下沈。不住的下沈。沈入無盡的黑暗中。

***

她沒想到自己還能夠再醒過來。

呆滯的望著室內跳耀的陽光。真奇怪,她怎麼沒有死?她活著幹什麼?日影那樣慘死在她眼前…為什麼陽光還能夠無知的嘩笑?

她的頭髮完全褪盡顏色,白的跟雪一樣,但她一點都不在乎。原來痛到極致,只會感到麻木。

日影…日影。為什麼她眼睜睜看著他死?為什麼?為什麼要奪走她唯一在乎的人?

躺了很久很久,她連流淚的力氣都沒有。

「…日影。」

「妳叫我?」精力充沛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她猛然坐起,瞠目看著正在吃烤魚的日影。他笑容滿面的揮了揮手,「妳睡好久喔,我都快急死了。不過醫生說妳沒什麼大礙,只是有點脫水和過度疲勞…」

「你、你…」她顫著手指指著日影,「你還、還活、活活活…」

從那麼高的塔頂掉下去還沒死?這是夢吧?這完全是夢…自我安慰的夢吧?

日影搔了搔臉頰,「我摔不死的。」他笑得一臉粲然,「我可是有聖盾的聖騎哪。」

安靜了一會兒,星耀的病房傳出驚人的暴吼和傢具變成碎片的聲音,還有地獄犬興奮的汪汪叫。

等日影終於可以離開病房的時候,不但鼻青臉腫,屁股上照例有隻地獄犬。

***

不知道是使用過度還是某種反噬,星耀驚人的全天賦消失了。她成了最普通的痛苦系術士,還是裝備不太好的那一種。

會長的震驚和失望可想而知,他甚至懷疑星耀欺騙他,找遍群醫,甚至將星耀送到「已宰的羔羊」,得到的結論都是相同的。

星耀可能永久或半永久的失去驚人的天賦。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會長得到了補償。星耀以麥迪文的日記,交換了自己和日影的自由。

他們兩個離開了公會,為了避免騷擾,自創了一個很小的公會,只有他們兩個人。公會的名字讓許多法師翻白眼,就叫做「麥迪文剋星」。

至於他們的關係…

一點進步也沒有。

這讓日影很苦惱,但他生平沒有追過女孩子,星耀又不是普通的女人。或許她不再是全天賦術士,但她依舊聰明智慧,反應靈敏…

要電一個防騎還綽綽有餘。

所以他們就這樣耗著。成為更熟練的冒險者,成為野團的召集人,自由自在的遊走,但依舊是隊長和隊員的關係。

直到北域開放,日影終於鼓起勇氣。

「星耀。」他緊張的看著小抄,「聽說聖騎和術士一起到北域的大教堂宣誓,就可以得到幸福。」

這可是他想了一整夜的台詞。多浪漫含蓄,又充滿詩意啊!像星耀這麼聰明,一定聽得懂,而且不會讓她罵輕薄,不會被她揍。

…這真的很老梗。星耀有些氣餒的看著日影。認識這麼久了,這個笨蛋防騎還是這麼笨。

這部預告片她也看過。她相信,幾乎每個人都看過。

「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事情了。」她冷冷的說。

「…妳能不能像女人一點?」日影生氣了,「這樣妳也聽不懂?妳到底是不是女人哪…喂!我反對暴力!痛痛痛~死狗不要咬我屁股~為什麼跟妳求婚還得被狗咬屁股?!星耀~」

她轉頭裝作沒聽見,卻掩不住嘴角漾出來的甜美笑意。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