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完)

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已宰的羔羊」的。他茫然四顧,默默的走下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不,他不要放棄拜蕾雯。不管有任何一絲可能,他都要將她喚回來。即使是他徒勞無功的成千上百次,依舊只有沈默…但他沒有辦法,不代表師傅沒有辦法。

【Google★廣告贊助】

「師傅!」他撲倒在地,對著師傅激動的大叫,「就算從此不能當術士也無所謂請把拜蕾雯還給我一定有什麼辦法吧師傅我不能沒有拜蕾雯我不要其他女人了只要她就好請你教我怎麼把她喚回來我已經喊到完全沒有辦法了求求你…」

師傅制止了他好幾次都沒有成功,好不容易才叫狗沈默住他。

「…親愛的徒兒。」師傅拼命控著臉,強忍住肩膀的抖動,「你是不是該檢查一下靈魂碎片的存量呢?」

沒辦法說話的泠煙,這才低頭去看空空無也的靈魂袋。

奇怪?不可能吧?出發前他明明帶得滿滿的…

臉孔蒼白的泠煙火速衝到銀行,領出庫存的靈魂碎片。顫顫的呼喚,「敗類…我是說,拜蕾雯?」

嬌笑的女王高亢的尖叫一聲,將他撲倒在地,不停口的親吻他。「嘖嘖嘖,小親親…我就說過,惡魔都很會說謊的。而且要說得七假三真,才容易騙得到唷~☆」

雖然不完全明白,但他也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拜蕾雯,妳這個敗類!」他發出悲憤的叫聲,和落下失去童真的眼淚。

***

之後他才知道真相。

忍到身心失調的拜蕾雯,回到惡魔界的時候,天天哭泣。

史上極惡的嬌豔女王這樣哭,引起了惡魔界一陣不安,幾個惡魔頭子也很擔心她哭到最後,會引發洪水。為了惡魔界的水土保持,情形真的不能忽視了。

尤其是她遷怒到打趴了一票要送到巫妖王那兒的死騎,鬧得一片雞飛狗跳…起因只是當中一個新死未久的死騎忍不住對她吹了聲口哨。

「我主人不吹口哨你吹什麼口哨!」這個嬌豔的魅魔女王臉孔罩著恐怖的死氣,非常徹底的「教導」了這群不知死活的新兵死騎。

這真的太不妙了。

逼不得已,幾個頭子開了次會議,規劃了這次的「行動」。

先濫用職權的將泠煙的隊友傳送到地下城入口,又封閉了整個地下城的密語法術。接著女王華麗登場,演了這樣一場驚天地泣鬼神,芭樂直指八點檔的「好戲」。除了小鬼和恐懼守衛抱怨女王出手太重,連赫爾努拉斯和恐懼戰馬都哭訴人類術士完全不懂憐香惜玉,「大家都出來討生活的,需要這樣嗎?」

雖然術士師傅矢口否認,但泠煙一點都不相信他沒有參與這樁陰謀。

於是,泠煙成了很優秀的術士…在飽受欺騙、失去童真之後。終於得到術士的真諦:

惡魔和人類,通通都不可以相信。

「主人~☆」拜蕾雯嬌聲喚著,一把抱住泠煙的手臂,引起許多驚艷和忌妒的眼神,但泠煙連眼皮都不抬的盯著任務單。

「叫魂啊?」他冷酷的回答。

但這樣的冷酷明顯無法冷卻拜蕾雯的好心情。「人家今天有準備特別的『菜色』唷~」她搔首弄姿,還壓抑不住的輕聲呻吟,蹭著泠煙。

「繩子不行、甘油免。」泠煙目不斜視的將任務單塞進袋子裡,「任何瑜珈才能達成的姿勢謝絕,鞭子收起來…」他扳著拜蕾雯的指甲端詳,「不剪指甲,也不用談了。」

拜蕾雯的艷容立刻垮了下來,「…那還有什麼搞頭?」

「妳也可以收集一千兩百個好寶寶勳章。」

「主人你好討厭哪,心愛的…人家保證不會弄痛你嘛,怎麼這樣…」拜蕾雯抱著他的胳臂,一面晃著,一面嬌聲軟語的抱怨。

泠煙不為所動的坐在碼頭上,卻沒把手臂抽起來。

他是個守信諾的人,惡魔會騙人,人類會騙人,但他絕對不會。若是欺騙,那就跟他們一樣了。

但這個好欺騙的魅魔女王哪…卻有那麼三分真讓他發覺了。幾次在生死關頭的戰鬥,這個嬌豔貪欲的女王,狂吼著嬌聲,死都不肯退的擋在他面前。

這個甜蜜的、甜蜜的敗類。

他悄悄的,彎起了嘴角。

(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