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術士同學會

沙織仔細的看著一個個的茶杯,確定沒有一絲裂縫,完美無缺,才小心翼翼的擦乾淨放在桌子上,泛著美麗翠綠潤澤的茶壺,優雅的擁有古德萊尼質樸的風格。

遲疑了一會兒,霍藍開口,「…我承認,這是我最得意的戰利品。但拿這個來開同學會,會不會有點…?」他搔了搔雪白的頭髮。

他含蓄的不加以評論,但沙織完全明白他的意思。「放心,我們這些『已宰的羔羊』的同學,都有著異常開闊的胸襟。」

能跟她保持聯繫,不輕蔑她的同學,當然是個中佼佼者。

霍藍,飲盡一杯果汁,就要開門。沙織叫住他,「你不參與我們同學會?我的同學沒有種族分際的問題。」

「呵,我想也是。」霍藍溫和的說,「但天譴軍團再度入侵了,我去看看情形。」

他吻了吻沙織的臉頰,帶著冰冷的觸感。捲上披風,拉低兜帽,喚出虛空龍飛向鳥點。

沙織倚在門上,望著他漸漸消失的背影,這才進來繼續準備工作。

這次的同學會是術士師傅暗示她開的。儘管暴跳如雷,罵聲不絕,張口閉口都是死孽徒。但他們這位服侍闇道的師傅卻擁有太人性化的心。

他會痛恨欺騙他然後逃跑的學徒情婦,買兇去暗殺她,卻也用相同濃烈的情感愛護自己的學生。

不是個好人,卻是個人類。當然術士師傅自認非常冷靜沈著,超凡入聖,只是他的學生們都會偷笑而已。

他非常憂心幾個被盯上的學生,也煩惱這波新公佈的魔法規範,術士優勢不再,會讓他的學生們心生怨忿,對闇道感覺遲疑。

花了好幾天,他跟沙織拐彎抹角的暗示,旁敲側擊的長篇大論,逼得沙織無奈的放下教職,乖乖飛來偏遠的風暴之尖,用各種途徑,連絡上了讓師傅掛念的同學。

陸陸續續的,同學們到齊了。連被通緝在案的紅葉都靠著最後一條美味風蛇的威能偷渡回來。

大家的身後都帶著惡魔僕從,雖然是有些詭異的光景。泠煙冷著臉喝茶,媚魔嬌豔欲滴的將雪白的手臂環在他脖子上,拼命往他的耳朵吹氣,他卻不為所動。

紅葉的惡魔守衛進屋就卸下了偽裝法術…橫看豎看,都是人類聖騎的模樣,卻有獠牙和發青的臉孔。

至於星耀,她是唯一沒有帶僕從的術士。

「星耀,妳的狗呢?」沙織隨口問著。

「還在日影的屁股上吧。」她淡淡的回答,「我讓狗兒看住他。前天他拿炸彈炸殭屍,差點炸掉半個暴風港。」

沙織半張著嘴,回頭看看聒噪到想掐死的小鬼…突然師傅的憂傷也相同的湧上她的心頭。

難怪師傅會說,她是他最得意的學生。

術士的聚會是很沈默的,但沙織提起這次發佈的新術法規範,還是引起同學們的注意。即使是離經叛道的術士同學,還是討論的非常熱烈,並且有了小小的爭執和辯論,泠煙甚至馬上掏出紙筆做起精確的公式計算,替他的理論做堅實的佐證。

幸好這點還像是術士。沙織暗暗的嘆口氣。

「這次的新術法規範…」她小心翼翼的開口,「因為諸職都提升了不少攻擊力,術士有些原地踏步…」

「有嗎?」星耀難得的露出困惑的神情,「我怎麼沒感覺?」

「那個全天賦術士,請妳別發言好嗎?」泠煙沒好氣的說。星耀自己覺得藏得很好,但同學誰不知道?是她在學校的時候實在太自閉,大家不太好意思講罷了。

「那個偽裝成惡魔術的毀滅術,我也覺得你不太適合發言。」星耀冷冷的斜眼看他。

泠煙漲紅了臉,將魅魔推遠點,「我是正統毀滅術!誰像妳啊?」

「我怎麼了?」星耀不太高興,「我是痛苦術。」

「痛苦術炸得了卡拉贊屋頂嗎?」

「毀滅術的魅魔會瞬間群體魅惑嗎?」

他們兩個越吵越偏離主題,越來越熱鬧。紅葉卻乖乖的縮在一旁,安靜的喝著茶。看到沙織望著她,她尷尬的一笑,「…請跟師傅說,我不是追求力量那一型。什麼新規術法都無所謂啦…只要恩…維里斯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沙織不得不承認,師傅真的是過慮了。她的同學們不太在意強或弱(他們本身就主角威能了),比較在意眼前的每分每秒,蜿蜒到無盡頭的冒險。

跟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一樣,爭完吵完,還是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喝茶。星耀看著手底漂亮的茶杯。「我好像在古董店看到一樣的。這不會是真品吧?」

呃,還是問了嗎…?

「是霍藍在奧其盾找到的貴族殉葬品。」沙織害羞的握著臉,「訂情禮物。我洗得很乾淨了,不用擔心…」

但泠煙還是很乾脆的將嘴裡的茶都噴了出來,他幾個同學非常機警的一閃。他瞪著手裡的杯子,不知道是否想像,肚子一陣陣可疑的微痛。

據說這個回去教書的同學沙織,情人是個不死賊。

真符合他的種族…送殉葬品給情人當禮物,這個少條筋的同學,居然拿出來泡茶給他們喝。

「真浪漫啊。」紅葉小小聲的驚呼,繼續喝著茶。

「如果妳男朋友還有找到類似的戰利品,請幫我留下,我想買。」星耀靜靜的說。

可憐的師傅,教了一輩子的書,弟子沒有半個正常的。

他將差點把他勒死的拜蕾雯推遠一點,深深的嘆了口氣。

(完)

登場術士們的故事:
● 沙織:沙之蝕紅葉:  ● 冷煙: ● 星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