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夜蝴蝶館] 相關說明與近期活動報告

《沈默的祕密結社方相氏社服預購寄件完成,目前有少許包裹退件了,請留意信件通知,若無回信將保留至2019年12月1日止。

2019夏季活動訊息:
★高雄閱讀節
販售物品:雅書堂出版相關書籍與週邊商品
7/25~8/4  高雄巨蛋東大廳

★同人販售會
販售物品:蝴蝶與啾仔自製出版的個人誌、週邊,無商業出版品
參加場次:
8月10日 台北台大CWT  M11
8月17日 台中逢甲CWT E02
8月24日
高雄CWT F12

本Blog嚴禁頭香!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莫再提 之七

某天晚上,無語為了一個刁鑽的資料查得快起笑了。好幾千筆的資料,要一一看過,搜尋過濾最可能的關鍵字,她看得眼睛都快掉出來。

閉上眼睛,她揉了揉僵硬的脖子。一看莫問為她準備的茶壺空了,她懶懶的往廚房移動,安靜的深夜,只有莫問安靜的呼吸聲。

拿出冰紅茶灌滿,回書房的路上,看到莫問的筆記型電腦沒有關。想幫他關上,跳出來的畫面是打滿了字的word。

莫再提 之六

她陪著莫問走入校園,沒多久,李御明就怒氣沖沖的過來。莫問想躲,卻被無語扭著手臂。

「妳…」

沒給李御明說第二字的機會,無語先聲奪人,「問過你們教授沒有?」她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或者直接問你們校長也行唷。」

李御明的臉孔整個黑了下來,又一臉懺悔。「…莫問,我是情不自禁…我錯了。難道我連道歉的機會有沒有…」

莫再提 之五

他在床上坐了很久,書包提在手上,卻找不到站起來的勇氣。

莫問已經搬到小閣樓住了。這個小巧的房子,原本就是挑高的格局。當初無語的設計師滿懷浪漫情懷,弄出一個除了廁所有門外,其他都是開放空間的裝潢。據說廁所的門還是無語強烈要求才有的。

所以小閣樓只有欄杆,木梯爬上來一覽無疑,還兼任無語的小型圖書館,滿牆雙軌道的豪華書架。

坐在床上雖然看不到無語,卻可以看到她的煙裊裊升起。

莫再提 之四

但沒想到,她會找了兩個彪形大漢,像是去打架,不太像是搬家。

「有打折吼。」當中特別壯碩的皺眉。

「有啦,八折。」無語叉著胳臂,「不用看了,莫問是男的。」

這兩個彪形大漢開始喃喃的抱怨牢騷,「…七折!」

「七折半。」無語老實不客氣的點著他們的胸膛,「我收你們的價格已經低破表了。再討價還價,論文就拿回去自己寫!你以為運動類的論文很好寫喔?」

莫再提 之三

莫問就這麼足不出戶的和她一起關了三天。

無語研究似的看著屈著身子,正在沙發上睡午覺的莫問。這個可憐的偽娘,就這樣埋首在整理閣樓當中,給他錢出去買東西,他就面容大變的不斷搖頭退後,楚楚可憐。

無語出門去買,回來時還要按電鈴,莫問更可憐兮兮的隔著門鍊看半天,才敢放她進來。

真漂亮。支頤看著他柔軟甜蜜的嬌顏,像是天使墜落人間。但人正也不見得真好,連好友都下手,倒楣的偽娘啊…

莫再提 之二

雖然難啟齒,但無語還是淡淡的勸他去驗傷,莫問神情大變的後退,拼命搖頭,眼淚幾乎要掉下來,非常徬徨無助。

偏頭想了一下,「也罷。也不是偽造不出來,交給我就是了。」

欸?!

一室整齊乾淨,半是滿足半是嘆氣的,無語落坐在好幾個月坐不到的沙發上。莫問吸了吸鼻子,把紅茶和7-11買來的蛋糕送上。「…老天,真根本是貴婦的生活。」無語感動莫名,「坐坐坐,一起吃下午茶。」

莫再提 之一

之一

無語覺得有點悶。

她難得發好心,想拯救被性侵少女,結果撿回來一隻被性侵少年。趕工趕太兇,趕到老眼昏花嗎?仔細看,他肩寬高佻,五官清秀,聲音清亮,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是男孩子沒錯。

只是他表情柔和,頗有怯怯之態,兼之淚如走珠,這才讓她先入為主的認為是女孩子。

但人都撿進大門了,又不能把他踢出去。無語又略問了問,他雖然含含糊糊,語焉不詳,但聽起來的確如她推測的一樣。

這年頭的變態是怎麼回事啊?女人不放過就算了,連同性也不放過?好歹也懷柔感化看看啊,強摘的瓜怎麼會甜。

莫再提 楔子

舊文複習前,請容啾仔為作品中一些政治不正確的部份說明。

性別意識在這幾年進步的速度飛快,尤其是在字彙的使用會更重視精準和正確性,這篇文章使用了不少強化性別弱勢、負面的字眼,請理解這是十年前的作品,若不是特別關注社會議題的人其實不太會發現這些變化的。

啾仔希望大家都能理解,氣質陰柔是一種人格特質,在任何性別身上都是正常合理而且需要被尊重的。

另外這部小品文會斷頭,幫女主角 QQ
by joujou

賴上好姐姐(後記)

「媽!我不要參加畢業典禮了!」氣呼呼的大女兒將學士帽摔在桌子上,「叫爸爸不要參選那個蠢總統,我連預演都被吵死了!記者照照照照個屁!照什麼照?我都快被鎂光燈閃瞎了啦!嗚嗚嗚……」

玉寒頭痛的安慰大女兒,這孩子相貌像她爸爸,就是這個愛哭,像足了年輕時的自己。

不過,她實在想不起來生下孩子以後,她什麼時候又哭過了。

「爸爸沒有要參選啊。」玉寒遞面紙給她,「乖,最近沒新聞可以寫,只好想辦法找新聞嘛,體諒一下……」

賴上好姊姊番外-虛擬男朋友(下)

我霍地跳起來,丟了張千元大鈔給老闖娘,衝出咖啡廳,用不要命的速度把機車騎得像是飛機低飛。

一路騎,我這才放聲哭出來,實在搞不懂自己。

哭什麼呢?我不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他根本就不打算和我有未來。之所以跟我在一起,不過是因為他的身邊沒有別人。

結果,我還是回家抱著枕頭哭得像豬頭一樣。

等哭到睡著又醒來,才發現自已的電腦被拋棄在咖啡廳裡。這下可完蛋了,裡頭還有幾乎完稿的書呢!更讓我吃驚的是,我幾乎睡掉了二十個鐘頭,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