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夜蝴蝶館] 相關說明與近期活動報告

2020消息
國際書展將於20202月4日~9日 於台北世貿 1 館舉行
後續消息將陸續公告

★同人販售會
蝴蝶與啾仔自製出版的個人誌、週邊,無商業出版品
2020 已報名場次:

2月1日 M62台大體育館CWT、2/2台北 FF 花博
⊙2月8日 高雄 ⊙ 2月22日、23日 台中

✿更多互動和消息就在✿夜蝴蝶館粉絲頁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玉樓人 之三

玉樓是個把心事放得很深的人。他很少談今朝的事情,只有偶爾一起喝啤酒的時候,他會淡淡的提起,他的小郡主。

一個嬌俏可人、青梅竹馬的小女孩。比他小六歲,原本等她十四歲,他們就要成親了。誰知道蒼天弄人。

他說,他們的領地接壤,跑馬半天就可以到她家。小的時候都玩在一起。他說小郡主最喜歡琴曲「鳳求凰」,為了她,玉樓十二歲就學會了那首非常繁複的琴曲,一遍遍彈給她聽。

……聽起來是很美啦。但是我六歲時還在吃棒棒糖、看迪士尼。古人就是早熟,六歲啊六歲,就會討著聽「鳳求凰」。

「……若是回得去,你還是可以娶她呀。」我試圖安慰他。

玉樓人 之二

後來玉樓跟我講他的故事,就簡單多了。半口語半筆談的。

他說他們被抄家,父親被斬,家眷或充軍或發賣,他在途中被仇家攔截毀容,深恐被辱,投江了。

「……這兒還是人間麼?」他低啞的問。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上網買了一套精美的中國歷代史,他埋首看了幾天,又花同樣多的時間發呆。

後來他換算很久,指著年代表告訴我,他的時代約莫是明朝中葉,但是叫做今朝。我覺得對仗得很有喜感。

玉樓人 之一(下)

我張目結舌了好一會兒,送了幾本唐詩宋詞給他解悶。他驚駭得幾天沒開口,只是愣愣的望著手裡的書,一直到出院。

但我不得不說,他心理素質非常堅強,居然沒有崩潰。我藉著筆談的機會教他講國語,他學得很快,沒幾個月就可以閒話家常了。

我樂得陪他說話,反正我也沒別的事情可以幹。

「蕭姑娘,大恩難報。」他很慎重的說。

「你別這樣講。」我嘆氣,「是你救了我。不然我可能一傢伙跳樓了。是你分了我的心,我才沒輕生……」

玉樓人 之一(上)

啾曰:此篇是2010年的練筆之作,篇數不多,視為練習作即可。

蝴蝶寫在前面:

這我不知道怎麼歸類……類同人吧?但我想不起來是看哪部衍生的。

只是那個男配讓我喟嘆很久,一直想替他寫個好一些的結局。所以不算原創,只算類同人,彌補一點缺憾而已。

同樣也可能棄坑不補,依例樹立警告牌。

已善盡告知義務。


玉樓人

我一定要說明,我並沒有發瘋。

事實上,我的精神狀況一直良好,之所以會領重大傷病手冊,完全是某個無奈又荒謬的意外。但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發誓我精神狀況甚佳,前夜也沒有失眠。而這天也沒有任何異狀。既沒有打雷閃電,也沒出現什麼黑洞異光。

這是個非常正常的初夏早晨。梅雨季剛過,難得這污濁的城市還洗出一個清亮乾淨的天空。我在二十三樓的頂樓傷春悲秋,正在思考人生的漫長崎嶇……雖然十九歲就想這樣的問題有點早,但我真的有迫不得已的理由。

【書展資訊】2020年蝴蝶線上郵購專案

蝴蝶館一年一度的線上郵購即日起開始訂購!
無法前來參與台北國際書展的蝶迷們,現在就可以下載網路訂購單直接向本公司訂購,下載網址: https://reurl.cc/oDEyzQ

並且同享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優惠折扣。


本次重點消息:

錯過上邪預購的朋友們,本次仍保一優惠專案

上邪2+3《漫畫版》+《圖文版》+2020桌曆  
定價1160,特價850元。

漫畫-上邪2-立體書封72dpi.jpg漫畫-上邪3-立體書封72dpi.jpg小說-上邪-立體書封72dpi.jpg上邪-2020桌曆-封面示意圖-棗紅.jpg

[閒聊] 夢—領主

吃安眠藥有很多壞處,但是為了能夠睡覺,這也是必要之惡。

但是最讓人沮喪的副作用就是……很少作夢。

所以能做到色彩斑斕、栩栩如生的夢很令人驚喜對吧?

是的,我在週五晚上就做了這麼一個夢。

我成為一個領主,頭銜是騎士,領地剛好就是一個村莊。這村莊剛好就是兩條街,湊成一個十字路口,嗯,中古世紀沒有也不必要有斑馬線和紅綠燈。

朱炎 之三 狷介(姑且完之)

隨夜風飄落的梔子花瓣,撒在半頹孤墳上,縹緲的孤魂輪指,伴隨著頸項半截的鐵鍊琳琅,吟著淒涼。

但她的表情是平靜的,甚至有些冷酷的漠然。像是什麼都不能改變她,即使仙體遭受過千刀萬剮之苦。

抬頭望月,她的長馬尾隨之漂蕩。

原本應該是個寂靜的殘月之夜,應該。

但她想也沒想就抽刀往背,和修羅的劍猛然交會,錚然燦出光亮火星。

朱炎 之二 彼昔

之二 彼昔

弦撥三兩聲,不成調。

這是某個供主送的琵琶,特別燒給她的。修道人總有些門門道道,但除了修煉這些沒什麼用的歲月,坦白說打個架都有點問題。

她其實很少接凡人的委託,因為那是實打實的減損壽命。修道人比較韌,通常五年壽算對他們來講不痛不癢,潛修幾年又回來了。

但朱炎卻總是淡淡的,不怎麼理會這些修道人。

朱炎 之一(三 )

「難怪你要來人間。」抓著龍角的朱炎輕輕搖頭,本來只有刀柄,刃身如植物般抽芽、茁壯,像是一把巨大的柴刀,抵著龍首,「出身名門卻就這點本事。想來在天界混不下去吧?」

她幾時繞到脖子後面?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

「玉龍家七少,你來人間,食人二十有八,依天律當斬。」朱炎微微的彎起嘴角,將調查文書掛在他角上,「罪證確鑿,我已查明。有什麼遺言嗎?」

朱炎 之一(二)

是夢,對吧?但是他起身,驚見茉莉花下的白紙有了淡淡的墨跡,像是一個沒有完全的圓。

心不在焉的吃著早餐,發現什麼也吃不下。「……爸爸,媽媽。」他艱澀的開口,「昨晚我做了一個夢。」

朱炎,真的沒有騙人。他們真的找到了破裂的眼鏡,哥哥的遺物。雖然爸媽不想讓他知道,他還是偷聽了警察和爸媽的談話。

「為什麼?」他質問著朱炎,「為什麼?哥哥是被什麼東西殺死的?」他哭著大喊,「為什麼眼鏡上會有他的腦漿?為什麼啊?!他的屍體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