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關於blog和活動的報告2018/04/07更新

cashbox-150
親愛的,贊助我們請點小豬看說明,或是直接連到贊助頁面(可匿名贊助)詳細說明請點小豬小費箱@@/


歐付寶現在新增信用卡長期模式囉,點擊上方連結後選取「定期定額」,填入金額和期數(一期為一個月),將會以每個月的週期固定贊助喔。

2018夏季同人販售會(僅有自製商品、書本,無商業出版本):
8/11(H11)、8/12(H13)@CWT 台大體育館
8/18 F32@CWTK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8/25 D59@CWTT 台中逢甲體育館

本Blog嚴禁頭香!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七

遠在南極喝西北風的黑貓全身的毛都豎直了。

羅的生命表徵一下子爆紅,紅得發紫,轉眼就要發黑。

「羅?羅!」他喊得破音,「喂,不要開玩笑!別拋棄我喂!」

已經陷入昏迷的準人瑞很鬱悶,光是要牢牢巴住這具瀕死的肉體就很吃力了,玄喵卻只會搗蛋。

這就是飼主的命啊。你會指望家裡的毛小孩幫你端飯遞茶?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六

刑偵之後,型號乙快散架了,玄尊者的表情也陰沉的快要滴水。

準人瑞也心情非常凝重的準備迎接壞消息。

據說,型號乙也不清楚本體在什麼地方,本體偶爾降臨到型號乙上頭耍玄尊者,可型號乙從來沒有降臨到本體觀光一下。

「喔。」準人瑞鬆了口氣,「原來如此。我擔心他們是天干地支所有型號都用上了,那得逮到什麼時候?」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五

拼命三郎沒死,當然也沒有報警。

若不是他智缺得厲害,三言兩語讓智囊套出話來,他死都不想讓人知道被誰打成這樣。

太丟臉了。

被一個身高不滿一百六的小丫頭片子揍得滿臉花開燦爛,還差點廢了命根子…說出去還不夠丟人的。

他堅信是中了暗算,將來痊癒要自己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智囊啞口無言。就你這智商還想自己討公道。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四

離開小學農莊後,準人瑞展開了為期四年的流浪。開著大卡車,載著她和玳瑁以及一套廣播裝備,透過衛星,走到那廣播到那。

從小朋友到少女,走走停停的橫跨了大半個傷痕累累的東亞大陸。

護衛工作還算順利…不過是從鬼父的嘴裡拖出生不逢辰倒楣透頂的小少年、靠皮肉掙扎求生的小姑娘,或者是被賣給邪教組織當人祭的兒童…諸此之類。

救下來激發出異能,幾乎不需要準人瑞煩惱就讓腦袋還清楚的各家基地主爭相聘請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三

基地好像跟剛來的那天一樣,又好像完全不一樣。

對了,雖然還是雜亂吵雜,居民大多也都面帶菜色。但是,那種刻骨的絕望已經消失,呈現一種狂臊的生命力。

果然有副本下有希望啊。明明能夠下副本的人還是少數,出產也沒辦法普及。但是怎麼說…總比眼睜睜的面對絕望來得好吧?

再說,出產少沒差,能夠仿冒的已經竭力仿冒了,山寨得一塌糊塗。

…唉,這麼點道德瑕疵姑且當作沒看到吧。

關於御風飛翔

感謝大家看完這系列的糟糕文。(跪)

其實本意不是想要寫糟糕,但奎爾薩斯出現的時候,我兜來轉去實在沒辦法「淨化」。

煩惱了兩天,也忍耐了兩天不寫,最後還是豁出去了。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寫娛樂要這麼拼命,還設定了一大堆。但很過癮,說真的。

御風飛翔番外篇II 霾外金光

無糟糕版本。=_=

想看糟糕請按右上角X… Orz (跪謝)

「你對別的女人也這麼兇嗎?」並肩外出吃飯,霾抱怨的揉著手腕。

天氣很冷,繩紋形狀的淤痕看起來更可憐,奎爾薩斯默默的拉過她的手,輕輕的揉。

「沒有。」他想了一下,「沒有。」攬著霾纖細的肩膀,順勢將她保護在寬大的披風下,「除非她們要求。」

「…誰會要求這個啊?」霾張大眼睛。

御風飛翔番外篇 光之羽,風之翼(下)

他很快就淡忘這件事情。

這是個很小的插曲。他的生命由血腥填滿,只能不斷走下去。走下去,或是死。通常他是走下去那個人,死的則是仇敵。

戰場就是他的家。將來可能也是他的墳墓。但在成為墳墓之前,他要殺盡所有的仇敵。

有段時間,不但敵人恨他的殘虐,同伴也厭惡他的獨斷獨行、不聽指令。

白癡。都是一群白癡。他混戰場這麼久,一接觸就知道這場會輸還是會贏,RL是廢物還是天才。註定會輸的戰場,當然是要放肆的大殺一場。

御風飛翔番外篇 光之羽,風之翼(上)

那個女人一點也不像夜精靈。

那樣無畏坦白又純真的眼神,真是讓人看了就討厭。奎爾薩斯默默的想。

夜精靈的眼神通常都是淡漠高傲的,表面上的禮貌,只是種虛偽。他一向都討厭夜精靈,當然也沒抱過夜精靈的女人。

喜歡危險刺激的女人多的是,他從來不欠女人。就像現在,光光從世界盡頭小酒館走到占卜者旅館,起碼有十個女人用挑逗的眼神邀請他,有的甚至還尾隨。

剛好他餓了。

「過來。」他對尾隨的女人偏偏頭,「就是妳。」

御風飛翔(完)

「…總有一天,我會被你宰了。」我有氣無力的說。

他將眼睛轉開,白髮在風中漂蕩。「…沒有那麼嚴重。我是熱情洋溢。」

見鬼的熱情洋溢。我看著脖子上的吻痕和咬痕,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跟個食人妖交往。

也說不定是吸血鬼。

天氣轉寒了,走出旅館的時候,我瑟縮了一下。奎爾薩斯自然而然的將我攬過來,用寬大的披風裹著我。

「…這樣怎麼走路?」

「我可以抱妳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