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關於blog和活動的報告2018/07/30更新

cashbox-150
親愛的,贊助我們請點小豬看說明,或是直接連到贊助頁面(可匿名贊助)詳細說明請點小豬小費箱@@/


歐付寶現在新增信用卡長期模式囉,點擊上方連結後選取「定期定額」,填入金額和期數(一期為一個月),將會以每個月的週期固定贊助喔。

2018夏季同人販售會(僅有自製商品、書本,無商業出版本):
8/11(H11)、8/12(H13)@CWT 台大體育館3樓
→台北場前預定表單← 已截止

8/18 F32@CWTK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高雄場前預定表單← 12號截止

8/25 D59@CWTT 台中逢甲體育館
台中場前預定表單← 19號截止

本Blog嚴禁頭香!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閒聊] 做個ending的閒聊

大概提到阿太的部份,這是最後一篇了。

我發現讀者是真的害怕得要命(笑)。

其實這都是做「回溯冥想」時回憶起來的部份,有的時候就是必須回憶自己根源何處,如何行來,才能心平氣和的繼續往前走。

本來還想講幾件經驗談,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因為,不是幼年精神病的話,可能我所處的價值觀和世界與別人不一樣。是幼年精神病的話,那不過就是些幻聽幻覺罷了,沒什麼好說的。

[閒聊] 關於阿太

註:這是2014年的短文。

其實我真的不是躁鬱症發作啦。身體不太舒服是真的,跟陰七月的壓力有一點小關係,但也沒有很深。

事實上我就是有點小氣,然後對自己發了一頓脾氣,結果就是…找自己身體麻煩。

小病了一陣子很沮喪,但也慢慢心平氣和。畢竟情緒不佳時,我覺得書寫深淵這種事,是最容易恢復過來的辦法。

至於會去寫阿太的事情,其實就是翻資料的時候突然想到,因為這些兒時聽聞幾乎內化成一種經驗法則,不會對別人提起,就是有種誤會,以為別人也都知道的感覺。

[閒聊]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光明版)

其實我還滿遺憾沒見過阿太。因為她實在是個太傳奇的人物。

但我從來沒去過那個山村,在我印象裡,外公外婆和我娘親舅舅阿姨們都沒回去過。小時候不覺得,長大就覺得很奇怪。

可問大人往往都是避而不談,問我娘親只會挨揍。只有一回去外公家(離我家只隔一條街)時,某個表兄弟姊妹(記不起來)問過。

沈默寡言脾氣暴躁的外公淡淡的說,「阿母不在那兒,回去幹嘛?」

[閒聊]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黑暗版)(微恐怖)

啾註:這是2014年的短文,當時正在連載傅探花,想說之後補上便把這篇落下了,正逢陰曆七月想起這篇就一併補上。


這是聽我娘說的,我從來沒見過阿太…是我娘說要叫阿太,事實上就是我娘親的祖母。

小時候我們常聽我娘親講她家鄉的見聞,讓我感到在彰化的某處山村是個神祕又有點可怕的地方。後來在東月季物語也曾從此擷取素材。

可以感覺到,我娘親雖然對阿太有很多怨言,畢竟阿太實在太重男親女。但是她也對她非常敬畏崇拜,甚至不自覺的在言行模仿她。

這點是我大舅曾經笑著埋怨過的事情。

[遊記] 日本二三事(上)

眼睛,朦朧的月亮飽含水汽的望著我。

在蕩漾。在櫓槳聲中,安靜的蕩漾。

然後我坐起來,詫異的發現,在光華滿映的柳川中,坐在船上隨之搖曳。兩岸開滿杜鵑花,隱隱約約的燦爛著。

船夫高歌著古老悠遠的調子,搭配著欸乃的搖櫓聲。

桂花的香氣,襯托得鰻魚飯更香更馥郁。

這一切都是這麼和諧,安閒。非常日本。

我抬頭望向船夫……

司命書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下)

「原來galgame可以毀滅世界啊。」羅感慨的說。

「呃,」搜尋了一下資料,黑貓無奈的說,「其實,該系統原本就是某大千世界的一個遊戲公司派出來收集資料的。」

「所以我沒有說錯。」羅嘆氣,「但是左心房這位是?」

「…大魔王啊。」黑貓抱著頭痛,「他之所以同意回溯糾正錯誤…是因為他想親手殺掉公主。」

「你們居然同意這種事情?」羅震驚了,「他殺了公主以後自己還能活嗎?喔,我懂了。這麼一來大魔王自己做死了,天道的和平被維持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公告] 暑假書展、活動擺攤報告

出版社活動:
高雄書展
時間:8/10(五)~8/13(一)
地點:高雄巨蛋(高雄市左營區博愛二路757 號)
活動詳情即將登場
販售品項:雅書堂出版社出版品,包含蝴蝶歷年商業出版作品

台北、高雄、台中販售會活動:
販售品項:非商業誌作品(不適合商業出版、舊作紀念、日常雜記等)
因為今年啾仔的身體狀況不佳,會盡量減輕行李重量,
所以請有計畫前往的朋友填寫預定表單喔,還請見諒。
詳情請見下文:

司命書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上)

>>暑假書展、同人販售會報告<<

命書卷拾柒 也很短的命書

「所以我沒有上司了?」羅莫名其妙,「那任務單誰發?」

「任務單其實不是由上司發出,他只是做最後分配。」黑貓情緒很low的說。

「…好吧,那現在由誰分配?」

黑貓抬頭,淚凝於睫,「我不知道。他們不告訴我。」

羅默默的注視著可憐兮兮的黑貓,轉頭嘆了口氣。她的監察者混得如此之慘,都被劃分成自己一國的,主管都不帶他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