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夜蝴蝶館] 相關說明與近期活動報告

2020消息
台北國際書展將延期至5月7日(四)至5月12日(二)舉行
蝴蝶線上書展說明:http://seba.tw/news_public-202001/
訂購單下載:https://reurl.cc/oDEyzQ
因國際書展延期,雅書堂開放蝦皮賣場,優惠同國際書展折扣和郵購專案。
https://reurl.cc/31gjRV  
即日起至3/3

★同人販售會
蝴蝶與啾仔自製出版的個人誌、週邊,無商業出版品
2月台中CWT,啾仔因考量自己身體抵抗力較差,故取消參加

✿更多互動和消息就在✿夜蝴蝶館粉絲頁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最愛(三)

第二天,琉璃見了她,張嘴像是想說什麼,秋紡耐心的停下來,等她說。琉璃卻紅了眼眶,哭出來。

靜靜站了一下,她遞了面紙,回到打樣台。工作時,隱隱約約聽見了琉璃的啜泣。

秋紡卻不很關心她的哭泣。

終究,琉璃還是放秋紡回到成衣廠去。她苦澀的笑了一下,秋紡沒有一絲不捨,就像她來的時候一樣。

但是琉璃的心,卻像是開了通光的大洞。無法痊癒的痛。

最愛(二)

這個禮拜,顯得分外的漫長。

日日裡坐立不安,總要穩住自己往工廠跑的衝動。往往不過中午不起床的琉璃,居然在星期一十點不到,就出現在秋紡的打樣間。

她連頭都沒抬,指了指掛得整整齊齊的外套。沒有量過尺寸,居然如許合身。在打樣間的落地鏡前面,連琉璃自己都愛上了穿上一襲春天的自己,雖然是秋裝。

「真好看。」

「當然。」秋紡還是不說話,繼續剪裁著手上的布料。

最愛(一)

前言:看起來會心情沈重,所以…

心情不好的請跳過該標題,害怕異常的請跳過該標題,道德感高尚的也請跳過該標題。


琉璃站在成衣廠涼爽的辦公室,等得有點不耐煩。她在心底暗暗的咒罵著,若不是看在過往合作愉快的份上,早該甩頭就走。

她拆開一包新的維珍妮,讓薄荷的香氣驅走部份不快。

等經理進來時,一整個煙灰缸都是維珍妮的屍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詹小姐…」

吾王(下)

她想知道王者的一切,也想讓王者知道她的一切。

但王者樂意傾聽,卻對自己的過往笑而不答。

現實如此粗礪而殘酷,青春如此短暫、稍縱即逝。她年紀漸漸往而立之年前進,戀情卻總是通往不堪的絕望。

唯一不離不棄的,唯有沈默溫柔、充滿悲感的夢中王者。

但她卻總是要祈禱又祈禱,思念又思念,才能在難熬的盼望後,見到他一面。漸漸的,她越來越不滿足。

吾王(上)

▲這是蝴蝶2009年3月的短篇作品。


她睜開眼睛,走向放下簾幕的圖畫。就跟以往一樣,她輕輕掀開簾幕,畫中的王者沈靜的、閉著眼睛,「看」著她。

「吾王。」她輕喚著。

也跟過去沒有什麼不同,王者輕輕的微笑,閉著的眼睛不曾張開過,「妳並非是我的子民。」

「我也不歸英國女王管,但我若見了她,還是得恭恭敬敬的喊聲陛下。」她同樣回答著,和過去的回答沒有什麼兩樣。

王者浮現出溫柔悲憫的笑容,像是月光下的海洋。

[閒聊] 與神明的緣份

時間: Sat May /16 / 2009 原發表於PTT marvel版

我與神明的緣份很稀薄。

我在小時候(幼稚園)板橋剛好大作醮,放學回家剛好神明路過,我突然有種內在淘空的感覺,一直想跟上去,想把束縛都丟掉,又喊又叫的跟在神轎後面。

當然我沒那麼做,雖然年紀還很小,但也隱隱約約知道這一去就不能回頭。我反而跑回家,躲在被窩裡發抖,發了幾天燒。

三十幾年過去了,我印象還是這樣的清晰。

冥王 之五 故友(下)

他捲著鎖鏈將我拖過去,去了面具的面容猙獰,瞳孔縮得幾乎只有針樣大小,可見是暴怒了。他抓著我頸上的禁錮搖著,「答應妳又怎麼樣?」

肯開口就還有救,我稍微寬心了些。「憑我的無期徒刑,和你還沒有厭倦。」還沒厭倦那種無聊的吃醋遊戲。

他冰冷的看著我,又看著我的燈,露出接近痛恨的神情,「趁我還沒改變主意,滾。」

他重重的把我摔在地上,但我心底卻很納悶。像是要想起什麼,但又想不起來。

冥王 之五 故友(上)

之五 故友

我大約有兩個月沒看到冥王。

每天起床,我都暗暗慶幸,又過了平安的一日。想念?你開玩笑?你會想念拼命虐待你的劊子手嗎?我不恨他就不錯了,別奢求太多。

至於孤寂……那是活人才有的情感。雖然我死了這麼久,還擁有情感這種東西實在很奇蹟,但還是風化了不少。

我生前貪愛貪慾,沒有男人就會死,極度畏懼孤獨寂寞。但真的死了以後,大概少了真正肉體的牽絆,突然整個興趣缺缺了。

對我而言,有月、有琴,還能張口歌唱,就已經太夠了。侍女千里迢迢日送一餐,我吃也行,不吃也行。這夏居屋後有口井,有水可喝。

冥王 之四 永夜

之四 永夜

冥府沒有日出,只有永恆的殘月。

唯一的例外是皇后花園,不但有日照,偶爾還可以看到湛藍的碧空。但冥后極度憎恨我,我也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雖然我也不太明白,我這樣一個卑微的寵物,為什麼特別刺激她。他們那些希臘神話的男性神祇都有病,老婆娶上一個,情人就像離離原上草。冥王自然有不少陪侍和得寵的侍女或女官,冥后正眼都沒瞧過她們。

我對他們夫妻真的感覺很煩。佔有欲那麼強,就好好的去床上滾,培養感情,生他個三五個孩子,什麼前恨舊怨都算了,不挺好?

冥王 之三 石蒜

之三 石蒜

我頭回見到冥后的時候,我僅立飲了一杯茶,然後纏綿病榻將近一整個冬天,內臟腐壞,高燒不退,昏昏沈沈的,連痛感都很遲鈍。

張口,盡是可怕的屍臭。

這次又追加娛樂項目,情形當然更淒慘。要不是冥王捨了一滴心血,我可能連魂魄都消散也說不定。

但和上次不同,上次我昏沈了一個冬天,冥王還是把我拽下來海扁了兩次,讓我吐著可疑的血塊。

這次很詭異的,他居然捨了心血,甚至親自照顧,害我睡也睡不安穩,不知道幾時會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