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關於blog和活動的報告2019/03/12更新

《沈默的祕密結社方相氏社服預購寄件完成,目前有少許包裹退件了,請留意信件通知,若無回信將保留至2019年12月1日止。

2019夏季活動訊息:
★同人販售會
販售物品:蝴蝶與啾仔自製出版的個人誌、週邊,無商業出版品
報名完成:5月25日 ICE動漫之力 花博場 J37
預計報名:8月10日 台北台大CWT / 8月17日 台中逢甲CWT/ 8月24日
 高雄CWT

本Blog嚴禁頭香!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賴上好姐姐 之二(三)

玉寒像是挨了一記悶雷,莫怪公司的男同事閃她像是閃瘟疫一樣,女同事連跟她同桌吃飯也不願意……

「阿敏!我沒有我沒有……」她幾乎號啕大哭,「我沒有啊……」她突然靈光一閃,「難怪……難怪每次他都要我喝酒,喝很多很多……」

「……灌你這海量,他真是找錯人了。」阿敏這才鬆了囗氣,知道這個流言以後,寢食難安了很久,老同學畢竟還是單純模樣,又不禁憐惜起來,「沒吃虧就好,流言久了自然就平息了……」

賴上好姐姐 之二(二)

「東區的小套房歎,離你工作的地方又近。」關於這點,玉寒很不解,「住這裡幹嘛?這是老公寓了,搭捷運還得走十幾分鐘的路。」

「我喜歡走路。」睿明笑笑,「再說,伯父伯母都移民了,你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說到那兩個唷……」玉寒滿腹牢騷,「年紀一大把了,跟人家趕什麼時髦移民?現在好像在坐牢,真的是移民監呢,還一直誇加拿大多好又多好……」

「玉寒姊姊不是去過了?加拿大很美呀。」他正在客廳等吃飯,玉寒不讓他動手,忙碌的不斷端菜出來。

賴上好姐姐 之二(一)

第二章

她梳著整齊的髻,一身保守的套裝人女靜的在電腦前面工作著。有人不斷的拿雞毛蒜皮的小事煩她,總是從容不迫的將問題解決了,然後繼續她眼前的工作。

她叫做鄭真琴,三十八歲,忠心耿耿的跟著梁立委十六年,從年少被誣賴恥笑是議員的情婦,直到年華老去,梁議員成了梁立委,流言自動消失,她仍穩穩的坐在秘書的位置,一直都是梁明書最得意的助手。

多年的習慣改不了,她仍然稱呼梁明書為「梁議員」。畢竟從縣議員起家,她就站在他身後了。

賴上好姐姐 之一(二)

大學同學四年,研究所又住到快畢業,她們深深覺得這個不停戀愛又不停失戀的室友……

是個勇敢的白癡。

回到寢室,聽音樂的帶耳機,趕作業的打開電腦,睡覺的爬回被窩。

睡覺的阿敏卻覺得自己怎麼都睡不著,「阿如,你耳朵快爛了,耳機拿下來好不好?」睡上鋪的她拍拍阿如的頭,「你覺得這個帥哥能不能終止笨寒的失戀之路?」

「我還女王之路勒,失戀之路?」阿如沒好氣的回答,「太帥的人難照顧,你等著好了,她又會哭著回來騷擾我們的耳朵。」

賴上好姐姐 之一(一)

(寫在本文開始前 by 啾仔)

是的,這篇又是用暗黑兵法找回來的舊稿,若是有人名混亂、代稱錯誤、詭異錯字請見諒,因工作繁忙僅能粗略校對,不夠詳盡之處請無視。謝謝._.


第一章

失戀不是世界末日,對吧?!

只是世界末日是一了百了,失戀還得花上好幾個禮拜或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慢慢療傷而已。

玉寒擤了一下鼻子,想到跟著學姊叛逃的男朋友,不禁悲從中來,抱著抽取式衛生紙又哭了起來。

司空見慣的室友帶耳機的帶耳機、睡覺的睡覺、趕作業的趕作業。玉寒的面前有三瓶一千CC的礦泉水,都是室友們的愛心。

「讓她早哭完早了事。」她們喟歎著,「哭完又是一尾活龍了。」

賴上好姊姊(楔子)

「小明,你最喜歡誰?」「我最喜歡媽媽。」

「最愛的人呢?」

「我最愛小姊姊。」

第一次聽到時,媽媽很訝異。

這一年,鍾睿明五歲,美麗得像是降臨凡塵的天使。他們鍾家三代經商,一直都是殷實的生意人,父母、親戚相貌都普通,生下睿明的時候,全家驚歎不已。

若不是出生時勇敢的爸爸去陪產,真的會懷疑這孩子抱錯了。

[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完)

不顧村長和村民的勸阻,非塵讓銀子把人都給放了,順手把殭尸也滅了。

雖說這些亡命之徒想得這樣歹毒,還野放殭尸打算作為圍城用的鱷魚,好讓埔里盆地的村民成為農奴,不敢逃跑,實在死有餘辜…

但她一直都佩服努力的人,林叔雖狠,卻有憐憫之意,她又不是喜殺的人。

再說,悄悄弄個死絕雖然不難,這種世道,恐怕還是有外面的土匪算計。還不如讓人傳說這兒有游俠居住,省心多了。

[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九)

安靜了好一會兒,連落葉的聲音都聽得見。

回過神來的村長和村民圍過來激動的七嘴八舌,還塞給她一大包乾糧飲水和一些金子。

好半天她才聽懂,這些人不是怕牽連,是怕她這樣的小孩子再怎麼厲害,捲入這種事端必死無疑。這十二個強人已經把他們嚇破膽了,後面來的人不但多,說不定還有什麼毒辣的手段。

[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八)

非塵的手環不太起眼,顏色宛如舊銀,渾如一體。若仔細端詳的話,就可以看到手環用魚鱗狀的奇特金屬鎖造的,扣環隱藏在幾乎看不見的魚鱗金內,還不容易看到,更不容易打開。

打開扣環後,手環會柔順如鞭柄,中空的鐲心可以用巧勁甩出金屬鍊,起碼也有一米半。鐲身另有一個可以激發出高壓電的小開關,也要點技巧才能發動。

到今天,非塵還是沒搞懂銀子是怎麼做的,也不懂為什麼銀子一定要她戴著,還得熟練。明明銀子說過,雖然連他都會被電到痲痹幾秒,但對那些修道的沒用。

[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七)

林叔更怒不可遏,還沒看清楚他的動作,已經一拳擊下,隱隱有破空之聲。

非塵反射性的躍後,比林叔還快。但她畢竟是童體,雖然反應和決斷無懈可擊,身體也受不了過度劇烈的後躍,落地踉蹌了幾步才站穩。

地上轟出一個直徑一米長的大坑,像是被隕石砸到,而不是一個拳頭。

好不容易站穩了,瞇著眼睛,疑惑的看著林叔。

雖說末日後跟著銀子有些渾渾噩噩,花了好幾年才算是鎮靜了有些飄忽的心神。但最初幾年,人間有段時間宛如煉獄。爭糧食、爭水,殭尸瘟疫的爆發讓這種無秩序更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