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置頂]【書展訊息】2017蝴蝶館線上書展訂購開始嘍!

蝴蝶館一年一度的線上書展即日開始接受訂購!
無法前來參與台北國際書展的蝴迷們,現在就可以下載網路訂購單直接向本公司訂購,並且同樣享有台北國際書展會場的優惠折扣喔!

直接訂購享書展優惠! >>>點我下載網路訂購單!

本網路訂購單之有效期間為 2017.01.18~2017.03.20止,逾期恕不受理。

[置頂]關於blog和活動的報告2017/1/2更新

cashbox-150
親愛的,贊助我們請點小豬看說明,或是直接連到贊助頁面
(可匿名贊助)
詳細說明請點小豬小費箱@@/

最新訊息:
最近參加的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台大體育館)1F M61 預定表單已截止
2月11日、12日 高雄(社教館體育館)C45C46預定表單https://goo.gl/forms/dKfhGdJfve2dSIOU2
2月25日、26日 台中(逢甲體育館3F)B11B12預定表單https://goo.gl/forms/WbRSHzFNc89QLc5c2

2月販售會新品:壓克力鑰匙圈吊飾2款,將會於販售會首賣。3月後才會在我們的個人網路商店販售。
目前個人誌網路商店短期開放中!1月3日~1/20日,每週六收單截止,隔週三寄出(20日收單後23日寄出)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四

知曉前因後果,補足了原版資料,準人瑞第一時間就單槍匹馬的出京,連監軍的辭表都是拜託周相轉呈給皇帝的。

當然她不是要一個人去單挑四萬叛軍,好歹皇帝也派了宿將去征討叛軍了,追上王師就行了。

趕緊趕慢的還是沒趕上,許亦白親自披掛上陣,已經連破三城。

之前原版被遮蓋,改版只有大綱時,她就覺得奇怪。許亦白雖然很有野心也夠狡詐,但是為什麼會突然反社會起來,成為屍山血骨的暴君,一路砍人砍到八十八毫髮無損的壽終正寢。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三

甫回京就聽聞許亦白被從法場劫走,準人瑞一點都不意外。

這是標準爽文男主角配備,就算輸到一塌塗地,永遠有矢志不逾的女主角和死心塌地的小弟拋頭顱撒熱血的來救援。必定的傷亡通常是為了激勵男主角順便可以換批女主角。

所以再荒謬她都能接受,比方說新太子造反準備殺老爹,都被說成皇帝忌憚新太子太能幹,殘暴的把自己兒子殺了,然後太子舊臣要推翻暴政。

這話不但有人信了,新太子妃帶著幼子投奔許亦白,他笑納了新太子的財富勢力軍隊,只需要立一個傀儡幼主…說不定連新太子妃都笑納到床上去了。

【書展訊息】2017 台北國際書展參展資訊 (C920)

2017書展-官方

年度讀享盛事──2017台北國際書展即將登場

書迷們快來記下雅書堂的展場資訊吧!

展場位於世貿一館 攤位代碼:C920(地圖請見下方)

這次雅書堂的位置較後面,比較靠近書君悅飯店的方向,

最近的出入口是 入口7.入口11,很快就到雅書堂嘍!

現在坐捷運逛書展非常方便,搭乘信義線至台北101/世貿站下車即可。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二

結果準人瑞沒沮喪太久…而是當頭一個焦雷。

宮變失敗了。

說起來新太子不是草包,居然能在皇帝眼皮下準備多年底蘊深厚,許亦白也狡詐多智,思慮縝密。

加上皇帝寵妃沈妃裡應外合,皇帝差點被果決的梟首…畢竟偽造的遺詔早就準備好,禁衛軍也被控制大半。

夠果斷,很多政變就是在那兒磨磨唧唧半天想佔個大義名分,結果真的和皇位永別,順便把性命丟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一

壓抑對郡主的隱憂,準人瑞淡定的先覲見皇帝。

皇帝外公不肯讓她行國禮,準人瑞還是行了家禮。

在神棍光環下,皇帝反正是信了。不然還真沒辦法解釋這個郡主外孫女為什麼身心大變樣,並且突然成了英明神武的女教官,甚至通曉善武延年之術。

…陛下您真的只是被呼悠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

這六年黑貓來探望過她,閒聊過幾句。

他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只教基礎心法,直接教無雙譜就好了。在黑貓眼中,無雙譜也沒什麼。

其實準人瑞也掂量過。

一來是沒有時間。這還是個男尊女卑的古代王朝架空,要湊滿幾百個女人不難,難的是怎麼把這些嬌滴滴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調教成女漢子。然後學會無雙譜以後,這些女人怎麼不受男尊女卑法則控制,之後怎麼適應社會。

她答應黑貓不再開世界任務了。十年也不夠她完成女權運動。

【出版消息】三人行

吵吵鬧鬧的三人行回來了!!

三人行_72

封面設計/做作的Daphne
故事簡介

「我不要再跟這些笨男生住在一起了!」
因為一連串的偶然,湘雲不得已和二名男子當起室友。原本充滿怒火、沒事就在比聲量的共居生活,卻在室友其翼的死纏爛打之下,畫風一變,成為線上遊戲宅的隊友模式。滑鼠宛如千鈞之重,湘雲虛弱的點開了「信長之野望」的icon。卻不知道,她同時也點開了這輩子再也不想切斷,比家人更親密的異父異母兄妹情緣。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九

準人瑞壓根就沒理許亦白。連和離的事情都直接扔給皇帝,萬事不管,只嚴肅的篩選禁衛軍精英兩百,就帶人和一群御醫奔赴邊關再從邊關精銳中再選兩百。

其實她也考慮過要不要趁機找人暗殺此時稚嫩的許亦白,只是很快就否決了。

天道若當有此劫,恐怕躲不掉,只能正面上了。在原版中,望舒郡主應該是氣運之女,代表天道滅了許亦白。只是倒楣到極點,某個小千世界爆炸,牽連此界動盪造成了不該存在的重生,此界天道劫了一次還得再被劫一遍。

準人瑞猜想,所謂的「重生」,可能是一種不受控制的時光重溯。該被劫天道還是得被劫…

你可以逃,卻躲不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八

望舒郡主和許亦白和離了。

這消息讓京城嘩然炸鍋。

望舒郡主有多想不開才跟白郎和離啊?說什麼六年無出自請下堂?你信嗎?總之我是不信的。

譽滿大夏的許家白郎啊!用三萬最美好的形容詞堆砌猶嫌不足的白玉郎啊!完美無缺,芝蘭玉樹的白玉郎君!幾乎是大夏所有少女的夢中人!

她怎麼捨得呢?背後絕對有許多不得不說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