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悸動番外篇 很久很久以後

塔貝薩抬頭,望著眼前這個有著亞麻色馬尾,鼻側還有幾點雀斑,滿臉不在乎的小女孩,身上的鎧甲發出細碎的聲音,背著雙手劍。

一個年輕的少女戰士。

「塔貝薩師傅,」少女很禮貌的行禮,遞上一個包裹,「我爸媽要我經過塵泥沼澤時,送這個給妳,並且向妳致意。」

【Google★廣告贊助】

塔貝薩嬌媚的瞇細了眼睛,這是個小小的木箱,泛著一種甜蜜的香氣。打開來,四個小小的蘋果排得整整齊齊。

這是一種早生的蘋果,聞起來比吃起來好。但因為有個好聽的名字,所以價值不菲。

這種蘋果叫做戀愛之蜜。

她愣了一會兒,笑了起來。他們按照約定,將「檔案」送來了。

「妳叫什麼名字?」她含笑看著這個精神奕奕的少女。

「我叫亞蘋.帖斯特。」她爽朗的說,還有些稚氣。

「哦?」塔貝薩眨了眨眼,「我以為會叫做小蘋果的。」

少女張著嘴,好一會兒才憤慨的喊出來。「為什麼大家都知道我叫小蘋果?!珍珠阿姨知道、弗德伯伯也知道,連霾阿姨,奎爾薩斯叔叔都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知道我叫小蘋果?我早就不小了啦,我十五歲了欸!」

塔貝薩忍俊不住,請她坐下,開始沏茶。「小蘋果小姐…」

「請叫我亞蘋就好,塔貝薩師傅。」她稚氣的臉孔滿是憤慨的嚴肅。

「亞蘋,」她笑出聲音,「妳爸媽好嗎?」

「我爸媽?」她嘆了一口長氣,「好,當然好。從來沒見過那麼幼稚又噁心的夫妻。從我出生以來,就看他們兩個像是愛情鳥還是接吻魚那樣黏著不放。拜託,都中年人了,能不能有點爸媽的樣子?我同學的爸媽連話都不說的,客氣得要命,不然就在鬧離婚或吵架打架,他們那樣子我跟同學都沒有話題欸!」

「…看起來他們很幸福。」

「幸福得超蠢的。」亞蘋又嘆氣,「我聽說我老爸是什麼英雄,還可以solo屠龍…屠龍英雄欸!結果我老媽一哭,他馬上成了狗熊了啦!明明我老媽就愛裝哭,天天受騙、次次上當!我看他們兩個玩得很樂嘛…我將來絕對不要戀愛,看他們這樣智商低落我好害怕…」

小女孩很健談,所以塔貝薩知道她英雄老爸當了工程師,所以他們家的屋頂常常被炸飛;她老媽管著蘋果園,請了幾個工人,但還是喜歡自己下園種蘋果。

「那他們還聽得到風歌嗎?」塔貝薩含笑的問。

「…妳怎麼知道我們都聽得到?」她瞪大眼睛。

哦?女兒也聽得到嗎?

「妳願意唱一段給我聽嗎?」這一定要記錄下來,太妙了。

她搔了搔臉頰,「唱我是不會唱啦,但我會吹口哨。」她撅著粉嫩的唇,清亮的流洩出悠揚的風歌。

透明而清亮,風靈因此嘩笑歡唱。

塔貝薩和少女談了一會兒,門外傳出不太耐煩的聲音,「小蘋果…妳好了沒有啊?」

「煩死了…」她轉頭對著門吼,「亞蘋啦!再叫小蘋果我就揍你!」

「門外的先生也請進來吧。」塔貝薩招呼著,「一起喝杯茶?」

一個雪白長髮,容貌俊逸的少年氣呼呼的進來,塔貝薩張大了眼睛。

他皮膚雪白、卻矯健纖細。有著精靈的耳朵,卻沒有精靈天生的紋身,眼睛宛如薄冰湛藍。一個半精靈少年。

但他的長相,曾經家喻戶曉。

「…你叫什麼名字呢?」塔貝薩凝視著他。

「晨曦.風翔。」他彬彬有禮的行禮。他同樣穿著鎧甲,卻是個聖騎,不是戰士。

「你幹嘛跟你老媽姓啊,小光?」亞蘋皺眉,「真怪。」

「我才覺得你跟老爸姓很怪呢!你媽媽的姓比較好聽…誰是小光啊?!不要叫我的乳名好不好?!」晨曦漲紅臉,「我叫晨曦!死小蘋果!」

「誰又是小蘋果啊?!」

這對少年少女激烈的吵起嘴來,互相揮拳。

原來,原來他們的故事都有新的生命和新的延續了。她支著頤,微微的笑了起來。

***

月光下,一個少年背著少女,慢慢的走,後面跟著他們的馬。

「一定是那杯茶有問題…」亞蘋呻吟著,「小光,我肚子好痛…」

「晨曦啦!要說幾百遍?」晨曦將她背高一點,「塔貝薩師傅漂亮又和氣,怎麼可能在茶裡下毒?我喝了就沒事。」

亞蘋將臉貼在他的肩膀,不再作聲,只是滿頭大汗。

她不出聲反而讓晨曦有點不安,「小蘋果,妳沒事吧?」

「亞蘋啦…別叫我小蘋果…」她呻吟著糾正。

「…還會計較這個應該不會死。」

「好痛喔,小光!」她要哭了。

「撐著點!我們快到塞拉摩了,醫生會治好妳。」痛到連馬都騎不住,應該很痛吧?

「…我不想打針,嗚嗚…」

「妳是戰士欸!戰士怕打針還像話嗎?!」

「你是聖騎欸…」她哭起來,「你還治不好我,這不是更不像話?」

「聖光不管肚子痛好不好?!」晨曦叫起來,「哭哭啼啼當什麼戰士啦!」

「誰規定的啦…」

晨曦嘆了口很長的氣,將快要滑下去的亞蘋背高一點,繼續往塞拉摩的方向走去。

月光將他們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靜靜的相隨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