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休息時間

回到房間,準人瑞和黑貓不約而同的呻吟一聲,齊齊倒在床上癱著不想動。

準人瑞表演一秒熟睡,斑馬貓…黑貓還能勉強咬著毯子蓋上,然後也睡死過去。

這個任務真的太累了。不是準人瑞執行天譴執行的很累,玄尊者撐起整個架構,恩威並施的培訓駕馭群鬼,更是累到破表…後期幾乎都是他在帶許夢槐。

沒有心情管會遭受到什麼懲罰,也沒有心情管積分盈虧,最想做的就是大睡一場。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五

許夢槐的神智早就漸漸清晰,但真正突破還是在捕獲尤盛文時。

準人瑞碎剮尤盛文的時候,她也在場。只是曾經心靈混亂過的她,鬼魂非常弱小、縹緲,連現形都辦不到,更不要說對仇敵造成任何傷害。

被逼急了的她,一直無法言語的她,終於期期艾艾結結巴巴的說出第一句話。

「將、將將將…將他…留、留留給我。」

準人瑞非常乾脆,「行。」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四

大道之初的產品皆是精品,品質有絕對的保證。

哪怕是充氣娃娃都是如此。

便攜式鈕扣型充氣娃娃,能夠用魂魄攜帶,自動生成生化人,只擁有本能。一個任務只能使用一個…除非損壞了,才能啟動下一個。

之前準人瑞只是買來備用,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用上了。

事實上,沒人這麼用的…真想玩分身有更堅固耐用的生化傀儡,可以用精神或法術遠端遙控,並且可以重複使用…當然價格也非常高入雲霄。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三

此界該國的首都有兩千萬人口,規模堪比一個台灣。

尤盛文流竄到此,宛如一滴黑水落入海裡,跟銷聲匿跡了沒兩樣。

在A市的時候,準人瑞也收到不少來自首都的請求,只是暫時擱置罷了。她相信天下事是管不完的,想要發大願,那還是耐住性子,一步步將基礎打穩才最實在。

首都最急切的請求是,數量暴增的女性失蹤案。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遍佈全首都的官方監視器幾乎是關鍵畫面就會呈現雪花狀。

「那變態恐怕不是妖化而已,也在魔化中了。」黑貓凝重的說。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二

看著許夢槐四腳著地的邊笑邊追著卯日跑遠了,公子青才說了「奇聞」。

至於手術詳細,請參照「肉蒲團」。總之就是將化龍失敗的殘片「種」到看廣告找上門的尤盛文身上,效果非常顯著,簡直是一暝大一寸。於是吃好到相報,推薦同寢的同學一起去動了這個無痛的微創小手術。

只是後來的副作用他們無法承受而已。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一

有身分證(假)的準人瑞賣了一個防毒軟體,雖然非常低調,還是足以買下獨棟別墅和周圍的土地…包含了公子青的領域和靈泉。

能夠用極低廉的價格買下,那自然是因為這附近鬧鬼鬧得非常厲害,以至於她買下時找不到任何一家裝潢公司願意上工。

她不得不瞎掰自己是個「天師」,還露了一手。結果被呼悠飽了的裝潢公司立刻來上工,保質保量,盡心盡力,只求能跟「天師」打好關係,給個平安符辟邪符之類的。

這倒不難。為難的是,讓一個鬼給辟邪符,這個立場到底是…?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

結果,一直生活在都市的卯日,一接觸到大自然,立刻受到野性的呼喚…成為一隻只回家睡覺的放山雞,其他時候都滿山瘋跑。

至於公子青,除了擁有蛟蛇蛻的準人瑞,幾百年道行的他可是相當高冷的,哪會去理會一隻一歲不到的小雞。

雖然那隻小雞很白目,白目到試圖啄他。但他也只是冷淡的用尾巴將小雞拍在樹上,甚至沒傷小雞性命。終究那是羅鬼仙養的…或許將來想當座騎?這點胸襟公子青還是有的。

白目小雞別的沒有,眼色倒是很會看。後來他就不去惹公子青,之後連黑貓都不惹了。柿子挑軟的捏連一隻雞都懂,滿山軟柿子何必去惹不好啃的黑貓,還得被主人掄牆。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九

準人瑞將垂危的小雞取名為卯日。

這是二十八星宿中的卯日雞,是天下雞的本命。先命個貴名壓命,這是以毒攻毒的法子。

的確是搶到急救的時間,終究準人瑞不是獸醫,剛破殼沒多久的小雞又非常脆弱,百般救治還是即將一命嗚呼。

不得已,準人瑞動用了自己靈魂本源救了卯日。這招還是第一個任務時,還什麼都不懂莽撞的替林大小姐的頸傷縫合,用的就是自己的魂魄。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八

變態尤盛文離開了這個城市,道士似乎也跟著他走了。

準人瑞依舊留在這裡。在實力還不足以輾壓之前,她不會缺心眼的上去死纏爛打。

一直都是這樣,潛伏、累積實力、一擊必殺。

於是這城市原本逍遙法外的罪犯遭大殃。只是順序問題,沒有人能逃離「天譴」。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七

一開始,準人瑞沒想到什麼公平正義,純粹是使性子發脾氣。

所以她親手劈了那個戀童癖五雷轟頂。

然後在駭客的小圈子裡聽說了警署資料庫的一個公開祕密。

她很訝異的發現,這個世界的法官淪喪了,記者只顧譁眾取寵了,以為會更墮落的警察,反而堅守住…最少比她想像的好。

明明相較法官和記者,警察標準的事多錢少離家遠。貪腐的警察絕對有,就比例來說,意外的低。

社會秩序的最後一道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