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月如鉤 第二部(六)

我絕對不要死在這裡。在荒野中狂奔的叔叔想著。他背著最值錢的一包細軟,既然道路會鬼打牆,那他就往山林走。

沒有帶任何人,連自己的老婆都拋棄了…說起來,都是這個婆娘拖累了他。叫她好生哄著洛如,等嫁過去再怎麼不如意,哭個幾天不就沒事了?那婆娘就是賤,不打洛如幾下、罵她兩句日子過不去…

打罵幾天,又不給她飯吃,這才讓洛如上了吊,牽累一家大小遭這種殃!

月如鉤 第二部(五)

死亡漆黑如鴉的羽翼,在這個村落徘徊著。

芙蓉的叔叔嬸嬸特別恐懼。芙蓉明明是衝著他們來的…神巫死了,村長死了,下一個一定是他們。家裡的下人幾乎都逃跑了,雖然捨不得這棟豪宅和肥美的田產,但命還是比較要緊的。

他們匆匆收拾了值錢的細軟,一家大小想要逃得遠遠的,卻發現他們走不出村子。明明是出村的路,但是怎麼走,就還是兜回宅子。

月如鉤 第二部(四)

神巫知道了十年前嫁河神的河神夫人出來作祟,大吃一驚。非常隆重的在芙蓉家辦了一場盛大的祓禊,果然平安了幾天,所有人都相信惡鬼被收服了。

「芙蓉不是成了河神夫人了嗎?」有村民感到疑惑,「怎麼會回娘家作祟?再說,洛如姑娘好好的,怎麼突然死了?」

面對許多疑惑和竊竊私語,叔叔和嬸嬸有如坐針氈的感覺。他們求助似的看著神巫,神巫收了不少禮物和金錢,也不好默不作聲。

月如鉤 第二部(三)

那個叫做唐時,分不出是人是鬼的女子,飄然的用冰冷的手扶著芙蓉的背,溫潤的觸感卻是這樣霜寒,像是某種打心底發涼的生物,比方說,毒蛇。

這種微帶噁心的觸碰,卻讓無形中禁錮著她的阻礙消失了,她顫巍巍的踏上了岸。

就在她踏上岸的那一刻,這個村子的所有大寺小廟都頹圮了一角。尤其是遠在人們記憶之前的遠古封印,都隨著她踏上岸的時候,被人遺忘的風水石都無聲的碎裂了。

當然,沒有人知道,自然也沒有人注意到。

月如鉤 第二部(二)

根本沒有什麼河神。

她沈入河底之後,眼見著自己的屍身漸漸腫脹、腐爛,被魚蝦吃殘了,也從來沒見到什麼河神。

沈在河底的屍身,成為覆蓋著淤泥的白骨,她的鬼魂也困守在這裡,沒有人來接她。

縹緲的河神不消說,連因果報應的陰差都不來,她不明白。

恨嗎?

月如鉤 第二部(一)

第二部

這雨,像是永遠不會停似的。

花轎已經在門口,她抱著唯一的妹妹,眼淚也如雨般無窮無盡。

「抱著她,難道妳要帶著妹妹去?」嬸嬸苦勸著,「快把眼淚擦一擦,上轎去吧。嬸嬸知道妳心裡埋怨,誰讓妳生辰這麼湊巧呢?妹妹交給我,妳為了咱們村子…我若不好好照顧妹妹,我還算是人嗎?」

芙蓉無助的看著嬸嬸,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她。自從父母雙亡後,叔叔嬸嬸就住到他們家來,說是來照顧她們的。

月如鉤 第一部(完)

當他把偷來的筆記交給國師時,其實還有點愣愣的。隱隱約約,他知道有些不妥,但是他說不出是什麼樣的不妥,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難過。

但他還是把唐時的筆記交了出去。

國師依舊隱匿在黑暗中,看了看字跡娟秀的筆記,上面工工整整的落款:「唐時」。

唐時?不是唐蒔?莫怪喚她不來。

月如鉤 第一部(七)

李承生平第一次這樣失魂落魄。他只能愣愣的看著那個叫做「唐時」的姑娘漸漸走遠,卻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之後他迫切的問了村長,驚嚇過度的村長期期艾艾的說,唐時是葉道長的親戚,是個半痴兒。而葉道長,是司馬真人的師弟。

村長暗暗的祈禱,他這樣的說法能讓這位少年王爺知難而退。到底沒囑咐到葉道長那兒是他的失誤,皇上好道,司馬真人又皇恩正隆,希望這位少年王爺能看在司馬真人的份上,饒過唐時這個可憐的小姑娘。

月如鉤 第一部(六)

這天,荒山裡突然來了一支華貴的隊伍。

整個村都驚慌了起來。對他們來說,連縣太爺都是神仙般的人物,何況來者是京裡來的大官,裡頭還有幾個王孫呢!

雖然他們只是行獵一時興起經過,來之前兩個時辰已經有騎著大馬的錦衣家人先來打點了,村民還是戰戰兢兢的應對,小孩女人都回家關著。

雖說是太平世道,但是能小心就小心點了。附近村子的李家閨女沒避好,讓城裡的官老爺瞧上,抓回去當小妾,沒幾個月,就不知道怎麼死了。荒山雖然貧困,但總是一家團圓不是?

月如鉤 第一部(五)

唐時就這樣住了下來。

荒山的居民當然有些側目和驚訝,但是時日一久,發現這個好模樣的姑娘像是個木偶兒,既不說話也不笑,總是沈默而笨拙的操井臼,不然就是悶頭幫著抄經書,這才知道她有點毛病。

「可惜了呢,這麼好模樣。」隔壁的大嬸兒挺惋惜的,「是小時候發燒麼?這小兒發燒最是要緊,我家狗兒小時候發燒,他奶奶還說不打緊呢!好在我沒聽她的。道長你瞧瞧,隔壁村的阿呆就是小時候…」

喜葉好脾氣的聽著,「唐兒是生來的毛病,大娘您擔待些。她父母都死了,來投靠我。我雖說為道,但總不能不管不是?她也剩我一個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