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二

上線這麼殺,後面的劇情就被蝴蝶的一塌糊塗,恐怕就失去先知的優勢了。

但是準人瑞真的太疼了,實在想不到那麼遠。

這時候才發現,那顆量身定做的止痛藥不簡單。雖然止痛方面很普,可是激發了健康屬性和短暫的神力功能,要不真沒辦法脫身。

但是掙扎出廢鐵堆,還是束手無策。兩條腿多處骨折,內臟完全亂七八糟順便大出血,醫療完全沒可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這不是等死狀態嗎?健康屬性就算激發到頂也沒那麼神奇!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一

命書卷拾壹 popping

「其實,」黑貓有些不安,「多休息些時候也沒關係,妳已經脫離新手期了,自由度大很多。」

準人瑞看了黑貓一眼,「沒事。我愛工作。」

事實上,她喜歡任務沒錯…不如說她喜愛閱讀。但這麼急著去工作的緣故…是想趕緊去賺錢。

自從她將積分花乾淨,黑貓的心情每天都是陰天。雖然她不怎麼在乎活不活這事兒,畢竟她活夠了。可讓黑貓這麼擔心,總覺得過意不去。

再說,黑貓欠了一大筆的積分…被炁道尊坑的。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休息時間

黑貓黑著臉看著準人瑞哼著歌爬上床躺平,沒幾秒就睡著了。

說實話,不過是個明黃色的任務,對羅來說過分簡單。完成度也不令人意外,除了「超越完美」不會有其他評價了。

幸好boss願意罩她,不然個人評價不知道又要飆到哪去。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三

「…羅小姐,妳在嗎?」蔣問晴弱弱的呼喚救了黑貓,準人瑞立刻將他一甩,顯現了真身飄在蔣問晴面前。

「我在。」

蔣問晴勉強一笑,「是我要分手的,不是他的錯。他、他對我一直很誠實。一起頭就告訴過我,他是享樂主義者,這輩子不考慮結婚的事情。」

準人瑞點了點頭。這個她知道。蔣問晴的男朋友姓夏名風,非常人如其名。家裡好幾棟學生公寓,他只管收租和管些瑣事,有大把的閒暇時間,但是又無所事事的別具一格。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二

戀愛能夠火速提升女人的自信和魅力。蒸騰著生命力和魅惑的狀態不但讓女人更美麗,甚至會輻射影響周圍的人。

第一個遭殃的是剛剛步入青春期,滿腦子黃色廢料的小中二,繼子陳家駿。

讓他能忍受補習的枯燥和繁重功課的,也只有週末週日和繼母聚餐。繼母男朋友的出現簡直天崩地裂怒不可遏。

尤其是繼母越來越美,在他心裡的比例越佔越重。在曖昧衝動的青春期加成中,逐漸變質了。

準人瑞發現了,可蔣問晴也發現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一

準人瑞不懂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其實她一直等個適合的契機帶蔣問晴見識一下
繁華紅塵。

「…就是跳個舞怎麼了?人還不能有個愛好了這是?」

蔣問晴吃逼不過,痛苦莫名的低吼,「我都三十三了!!」

「才三十三。」準人瑞扶額,「再跳十年街舞都沒問題好不好?十年後街舞跳不動了,可以直接接國標!跳到八十都沒問題!」

「我、我老了…」蔣問晴哭,「我老了呀!」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十

等蔣問晴倦極入睡,黑貓狐疑的看著她,嘀咕著,「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準人瑞微微一笑,卻沒有正面回答,「蔣問晴遭遇了太多家庭暴力。」

黑貓困惑,「就是這兩年她婆婆才敢對她動手。」

「不,」準人瑞肅容,「從她嫁進來的第一天就被家暴了。難道你以為她是天生的懦弱和自卑嗎?不是的,這是很精緻的精神暴力,並且很常見。只因為那個女人愛他,所以男人就能用這點要求她改變。只要不斷的暗示她,不用責罵也能將之貶低得一文不值,不依附自家男人就一無是處,甚至無處可去。」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九

準人瑞扔了件長T恤和一條浴巾讓小中二去洗澡,就開始煮飯了。

不管她對孩子再生氣,從來沒有罰過他們餓肚子。人生已經很辛苦了,吃飯是少有的亮點。剝奪吃飯的權力,那簡直太殘忍。

就算是個囂張跋扈的小中二也不例外。

等餓得受不了的陳家駿匆匆洗了個戰鬥澡,頭髮還在滴水的衝出來,鍋燒麵剛好上桌。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八

陳家駿在淒風苦雨中瑟瑟發抖,又按了幾次電鈴。

一時衝動從家裡跑出來,然後才發現,他沒有地方可以去。為了面子和好強,他打滾撒潑的走後門進了資優班,卻常年倒數。跟同班同學的關係非常惡劣,身邊有那麼幾個小弟,只是因為他捨得撒錢。

所以才會從家裡跑出來,沒人願意收留他。因為,他早就沒錢可撒了。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他一點都不明白。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七

這可能是一種另類的路占。

準人瑞都想不通為什麼會叫蔣問晴成為「野獸」、「黑馬」。也不知道為什麼能將「Dark Horse」回憶起來,而且日漸清晰、完整。

還是羅清河的時候,她患失眠症足足二十年,最後實在太痛苦才棄守吃安眠藥。但是安眠藥太輕沒有效果,太重她會有段記憶空白,胡言亂語兼妄行。

她討厭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感覺,設法戒了安眠藥,誤打誤撞的發現音樂能夠助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