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九

唯一能見到殷樂陽的機會,只有不知道在哪開播的直播裡。

發狂的施傲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聊天列狂刷「小賤人不要讓我逮到你保證你死定了…」之類,還狂刷了五遍。

他不是不想再多刷幾條泄憤,而是無情殘酷又無理取鬧的站控將他禁言一萬秒。

其他不明真相的觀眾有點同情這個發狂的粉絲。愛到這麼發瘋的粉絲真有些,若不是太陽星君保護隱私到喪心病狂的地步,恐怕也會多出很多私生飯(刺探入侵偶像私生活的粉絲)。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八

離開小琉球,準人瑞本來預留了遊說兜售最後一個手機遊戲的時間。

之前賣的都是小品,小打小鬧是夠了,但是要讓殷樂陽一輩子生活無憂的唱歌,那可就有點難。

結果她找的全台第一大電信的D公司沒給她這個機會,看過初版就痛快開個會,準備付錢了。

這是一個武俠遊戲,類似仙劍奇俠傳。但這只是說明了一個方向卻不是內容。遊戲劇本還是來自第一個任務的江湖傳說,經過準人瑞老辣的手,那可就是五百萬的劇本而不是五百塊了。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七

開始有音樂的滋潤後,原本進度極為緩慢的魂魄復原,居然快了起來。

大概平靜是心靈第一良方。

雖然只是從小指頭進展到拳頭大的光球,已經能和準人瑞簡單交流了--雖然三年裡只交流了一句,那也是驚天動地的大進步了。

殷樂陽說,他想唱歌給所有願聽的人聽。

很可愛的夢想,而且純粹。

但是準人瑞傷透腦筋。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六

除了那一身女裝,準人瑞只帶走了筆電的硬碟和手機。

可以說,她的偽裝非常成功。等被買通的內應發現殷樂陽失蹤,準人瑞已經到了高雄,拋棄了長直假髮,換了一頂可愛絨帽。

等施禽獸方篩選可疑人物,鎖定在長直髮的「女郎」身上,準人瑞已經搭渡輪到小琉球,並且拿掉雙眼皮貼布、假睫毛,徹底卸妝,換上T恤牛仔褲球鞋。

港邊咖啡廳洗手間的鏡子裡,出現了一個有點太瘦,卻非常俊美的年輕人。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五

等黑貓發現時已經勢不可挽。

華文地區的強暴系bl作家都遭到毀滅性的打擊。只要關鍵字有「強暴」、「監禁」或相類似意義的字眼,通常都會榮獲一張「主角攻花樣死法圖」。

「…妳為什麼要這麼做?」黑貓的聲音顫抖了。

「分散注意力,洩恨,娛樂。」準人瑞偏頭想了想,「哦。唯有創作自由能毀滅創作自由。」她對自己說出這樣似是而非的格言很滿意,點了點頭。

黑貓啞然片刻,「羅,我們來談談人生。」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四

啾仔提醒:本篇內容可能有令人不適的文字描述,心靈脆弱者請跳過本篇,謝謝。

準人瑞的氣息越來越危險。這源自於她身心飽受折磨所致。

即使已經是客觀角度,並且有非常強悍的靈魂與對痛苦的經驗,她依舊會被發生在殷樂陽身上的恐怖經歷和無盡的疼痛深刻的影響。

摧毀的只剩下一個小光球的靈魂,偶爾清醒都充滿暴怒恐懼,撼動靈魂的慘叫。

那段被監禁的記憶其實很模糊,殷樂陽已經沒有時間感。施傲天那人面獸心的東西用飢餓來控制他。殷樂陽甚至沒有尋死的機會,因為施傲天不在的時候,他四肢都被銬鏈在床上動彈不得。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三

雖然沒什麼用,但準人瑞還是將之定為遠期目標。

要緊的是眼前。

這個時代非常類似她本來的世界。只是清朝沒有了。史可法突然英明神武起來,舉凡調兵遣將、排兵布陣,莫名成為軍事大家,而且他還是個頂尖武功高手。

還不只這樣,他開發了生化武器,直接拿天花病毒去砸滿清的大後方,差點把人滅種了。甚至掘開大堤,把入關的清軍淹的跑都沒地方跑。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二

啾仔提醒:本篇內容可能有令人不適的文字描述,心靈脆弱者請跳過本篇,謝謝。

她被救了。

被緊急的送往急診室,情況非常的糟糕。她疲憊得只想闔眼,卻拼命眨著眼睛保持清醒。

初步診療並且輸血時,她在越來越擴大的疼痛和眼前狂暴光盲的暈眩中,堅忍的瀏覽了原身的記憶,和識海抽屜裡的檔案。

果斷的央求醫護人員幫她報警。她被綁架凌虐性侵,綁架犯的姓名,綁架處的地址,她全交代清楚,醫護人員對她再三保證,才放心倒回病床,並且被送入手術室。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一

啾仔提醒:本篇內容可能有令人不適的文字描述,心靈脆弱者請跳過本篇,謝謝。

命書卷肆 復活
黑貓沒有危言聳聽。

這次配對送來的檔案共有十個,四個末世五個星戰,檔案標注的危險度都是鮮紅鮮紅的。

唯一一個類似現代的任務,顏色也只是稍微淺一點。

已經脫離新手任務了,所以連很簡的簡介都沒有,只能看標籤和任務危險度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