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頭山

無雙 第二章(七)(斷)

這位無名俠客不知道從哪兒得到袁公憑記憶手錄的無雙譜,卻將混亂的招式整理過,加上天資穎悟,順手從其他劍招裡擷取,居然讓一套殘破不堪的劍法編織得宛如行水流雲,深得劍意的精髓。

袁公沈浸於此劍法,朝思暮想,幾乎將心血耗盡。見這小輩將這套無雙劍法使得像是大雜膾又流暢無比,許多他想不破的關節居然用了太極、玄武、九陰劍法填補帶過,一時大感混亂,無數的劍招襲湧而至,心旌動搖,他本已年老,又思緒大亂,內息不免胡亂衝撞,幾乎走火入魔,竟然大咳一聲,吐出血來。

無雙 第二章(六)

「我說好。」無雙有點不耐煩,「磕頭拜師吧。拜師就教你啊。」她不懂有什麼不能教的,陸家莊每個人都跟她爹磕頭拜過師,她爹過世了,換成她讓人磕頭拜師。只是能夠學到精髓的真的不多。

「……妳耍我嗎?臭丫頭!」袁公根本不相信有這種好事,惡狠狠的搖著她。

「你不磕頭我怎麼教你?」無雙也生氣了,「這是我們家的規矩啊!」

無雙 第二章(五)

袁公愣愣的看了她的嘴好一會兒,揣摩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妳說我是白癡!?」他大怒舉掌,看到無雙無奈又憤怒的眼睛,才想到她被自己點了啞穴。

有些狼狽的解開了無雙的啞穴,她大喘了幾口氣,有些頭昏眼花。「……說你白癡還真的不虧你!」她勃然大怒,「被點了啞穴可以說話?你讓我點了說看看!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

袁公被她搶白的面紅耳赤,「啊就……就一時忘記了嘛,難道還不許人忘記的?」

無雙 第二章(四)

什麼世道呀?!當眾欺凌柔弱婦女沒有人出來講話?她一路狂奔一路痛罵。原本提不上來的真氣,卻因為她連珠炮似的國罵不但提了上來,精神還越發健旺,家傳的輕功真的發揮得淋漓盡致。

奔了將近兩里,她奔到一條小溪邊,抹了抹汗,這總該擺脫了那個煞星吧?她捧水洗了洗臉,喝了兩口水……

「小娘們的輕功倒好,越威那死老鬼教得也好。」陰惻惻的老聲在她耳畔響起,「妳跑啊。妳再跑啊……看妳是要跑到累死,還是讓老兒我了結了妳的小命?」

無雙 第二章(三)

無雙離了嘉興,卻有種毛毛的感覺尾隨不去。

她輕叱一聲,蒼青大健騾溫馴的小跑起來,其實她根本沒聽到什麼……只是有種感覺,像是背後讓惡意的視線緊盯不放。

眼前是人來人往的官道,車馬行人極多,怕什麼呢?她問著自己。再說她年紀猶幼就扛起了一莊子的生計,連縣老爺都敢搶白,對著湖匪橫眉豎眼,從沒怕過誰。但是眼前……她卻莫名其妙的怕了。

只覺得精神越來越緊繃,騾子像是感受到她的緊張,從小跑變成疾步,竟是跑了起來。

無雙 第二章(二)

騎騾南下,從滿地黃土風沙的河南直往江南而去。腳程雖慢,但是一路上的景物漸漸改變,原本單調的黃土平原,河川漸多,越往江南走,過橋的時候往往比走大路的時候多。

時值採蓮時節,蓮間小船來去,笑語喧譁,江南女子白皙美貌,跟蕩漾的碧波與翠綠的荷葉相映,宛如凌波仙子。來來往往的行人總忍不住含笑的站在橋邊岸旁,看著這幅江南美景。

無雙 第二章(一)

第二章 遇難呈祥 陳恩公羞說己身名

依舊騎著蒼青大健騾,但是無雙把白披風施捨給路邊的乞丐。實在她不想到了客棧就在洗那件白披風。說到這裡,她不得不佩服那位女俠的恆心和耐性。白披風多不禁髒,路上風塵無須說,跟別人動手拼生死總不可能還顧得到衣潔裙白。要這麼光鮮亮麗,纖塵不染的出場,私底下不知道是不是洗衣服洗到深夜。

旅行就夠累的了,她不想每天都洗衣服洗到三更半夜。

無雙 第一章(八)

鐵扇書生哏了一聲,一把拖過少林掌門為盾,「看招……!」正要擲出毒鏢的手腕突然一寒,繼之強烈的疼痛,軟軟的垂了下來。少林掌門冷不防使了一招分筋錯骨手,脫了他的肘關節,一記威猛的猛虎出柙重擊了他的丹田,將鐵扇書生打飛了出去。

慈佑忙伸手去抓使盡最後力量的少林掌門,卻讓無雙的劍逼了開來。過了幾招,只覺頭暈目眩,赫然發現掌上紮了幾根牛毛細針,臉孔都變色了。淮幫向來知道軍師追命針的厲害,發聲喊,真的是劍到哪裡,人群就紛紛逃散。最後都讓慈惠等追獲,獨獨走脫了慈佑和鐵扇書生。

少林寺這場大難,居然讓個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姑娘給化解了。

無雙 第一章(七)

緇衣秀才皺了皺眉。他的蝕骨軟筋散雖放倒了大部分的少林眾,但是焉知有無漏網之魚?現下是少林掌門被他們制住了,這才有恃無恐。少林掌門幾乎都閉口不言,深受劇毒氣息依舊悠長。

拖越久,越容易出事。他主意打定,狠毒一閃而逝,又復和顏悅色。

「白衣俠女打算怎麼管呢?」他含笑。

「我姓陸,閨名無雙。不是什麼白衣俠女。」她也笑得極甜,「這樣好了,你把掌門留下,我讓慈惠大師不為難你們,任你們去吧。」

無雙 第一章(六)

「唷,慈惠,看不出來嘛。」慈佑上下打量無雙,「是沒我的娟姑美,倒也是小家碧玉。看在你也有點兒人味的份上,我就不殺你了。把藏經閣的鑰匙拿出來,我廢了你的武功,就放你跟你的美人兒留髮快活去吧。」

「慈惠!寧可燒了藏經閣也不能讓這奸賊取去危害世人!」掌門師伯吼了起來,鋒利的匕首咬進他脖子,流出來的血瞬間就變黑了。

「掌門師伯!」慈惠臉孔變得雪白,那匕首有劇毒!他想衝上前去,卻被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