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賴上好姐姐之八(二)

玉寒仔細的把發生經過告訴睿明,他忖度了下,「警察來過了嗎?」

「之前來過了。」她接過手帕,「那時我正擔心小孩可能不保,醫生要他們等我情緒穩定再來。」

「照實說吧。」他憐惜的抱抱玉寒,決定把大老求情的事情撇一邊,「她是該受到懲罰的。」

睿明將玉寒推回病房讓她躺下。雪白床單中,她驚惶的小臉十分脆弱,不像姊姊,倒像是他的小妹妹。

說不出有多心痛和憤怒。或許,他該考慮搬到台北市。他在政壇越久,越覺得不安全。太多血淋淋的例子了。

賴上好姐姐之八(一)

當玉寒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的時候,她感到很不可思議,醫生也認為他們倆的痊癒簡直是奇跡。

一起走出醫院時,陽光這樣眩目,兩個虛弱的人相視微笑,眼角都有淚。

疫情終也漸漸消退,死神的羽翼,終於達離。

這件事情影響睿明很深,他開始專注於公共衛生的議題,不過上這是後話。

經過這次大劫,他們回到自己家中,恍如隔世。睿明向立法院請了一個月的病假,忙碌了這麼久,終於有時間在家裡好好休養了。

玉寒也笑著跟他說:「終於有度蜜月的時間了。」

賴上好姐姐 之七(二)

這天,是睿明回家的日子。

玉寒一大早就把一塵不染的家打掃得乾乾淨淨,明明知道他下午才回來,還是坐立不安的等了又等。

眼見天慢慢的黑了,她的不安情緒也漸漸升高。

接到真琴姊的電話,她才鬆了囗氣,「真琴姊,睿明呢?他今天回來嗎?還是行程延後?」

沉默了半晌,她緩緩的開囗,想要安撫玉寒,「小寒……你先不要急,鍾立委有點不舒服,入院觀察了。」

「不舒服?」她愣了一下,「睿明生病了?在哪裡?我馬上去!」

賴上好姐姐 之七(一)

一年後,政壇爆發了一件前所未有的性緋聞——

一名現任女立委與已婚男友上床的醜態被偷拍下來,壓製成光碟附在八卦雜誌裡廣為散佈。

這個爆炸性的政壇醜聞,不但造成該八卦雜誌洛陽紙貴,也讓那位當紅的女立委聲名一落千丈,原本不可一世的女王,頓時成了被媒體盯梢騷擾的獵物。

她的名字叫做:楊雨卿。

賴上好姊姊 之六(二)

雖然她覺得死了也好,起碼不用面對紛亂嘈雜的現實。但是,她無法忍受睿明遭受到一絲絲的痛楚,她捨不得。

吵了一路,她又累又餓又渴,淚眼朦朧的坐在車子裡不動。

睿明把臉埋在方向盤,久久不說話。一路狂飆到高雄,手機不知道在台中還是哪裡的交流道,就讓他砸到車窗外了。

世界上再也沒有比玉寒更重要的了。

她要離開我。沒有一句交代,沒有隻字片語,她要悄悄的離開我。

賴上好姐姐 之六(一)

當選立法委員之後,睿明忙得不可開交,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應酬和餐會更是多到令人疲於奔命。

玉寒看他這麼忙,所有婚禮的事情都自己動手籌備了,父母親的移民監還沒滿,所以只把賓客名單留給她就匆匆返回加拿大,害她望著那堆聯絡電話發愁。

睿明的爸媽開明,只來電祝賀:「只要小倆囗高興就好」,還要玉寒不要太省,該花就花。

而她每天還是買菜煮菜,到辦公室照料所有人,同時又得應付官夫人間的應酬,也變得非常忙碌。

賴上好姊姊 之五(二)

不過,等父母趕著去拜會親友、籌劃女兒婚事,睿明也回自己的居所睡覺以後,她終於鼓起勇氣攤開晚報……

等她看完所有的晚報之後,連鞋都來不及穿,便怒火沖天的跑去踹睿明家的大門,一面狂按電鈴。

「鍾睿明!你你你……你騙我!」睿明一開門,滿臉忍笑,更讓她氣得要發火,「記者根本就幫你澄清了!連出版社的大老闆都公開道歉,開除了甄瀾仁!現在輿論一面倒的幫你,你還騙我可能會落選!」

現在才發現?她真單純得可愛。「我可什麼也沒講。本來嘛,還沒開票之前,誰也不敢說自己一定當選。」

賴上好姊姊 之五(一)

真琴終於打電話找到玉寒的時候,知道她跟記者接觸過了,聽完內容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真的要看記者大人有沒有慈悲心了。

「不要擔心,」她安慰著,「鍾先生要你乖乖待在家裡,他會把事情處理好的,不用擔心。」

「他、他很生氣嗎?」玉寒哽咽著。要不然,為什麼連電話都不打?

「不,鍾先生沒有生氣。孟小姐,你安心待在家裡,一切都會沒事的。」

後來,她還是坐在家裡哭了一天。

賴上好姊姊 之四(三)

她已經放棄擁有真愛的可能性,若是繼續抵抗下去,或許……她和睿明還能用「姊弟」這樣的關係維繫下去。

這個從小愛護親密的弟弟,她承受不起失去他的風險。

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不知道……正對著高雄夜景沉思的睿明,此時突然聽到門鈴聲。

十點了,會是誰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真琴姊的生理時鐘比真正的時鐘還規律,這個時間應該上床睡覺了。

他打開門,濃郁的香氣讓他微微皺了眉。

賴上好姊姊 之四(二)

雨卿的眼中出現了冷冷的煞氣。大半的時間都耗在像現在這種沒有效率的應酬上,睿明臉上還是掛著笑,心裡卻不耐了起來。

他的外表成了強大的助力,卻也帶來很多麻煩。

各家前輩都爭著請他吃飯,將自己的姊妹、女兒、親戚介紹給他,連提拔他的大老,也都暗示有個在美國唸書的孫女!

「你們應該合得來。」

「我有心上人了。」他的回絕很乾脆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