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魔獸] 暴風城的巡邏衛兵弗德(二)

弗德交班以後,穿過運河區,往大教堂走去。

每個禮拜都是固定回診的時間,他和珊娜.弗勒是老朋友。這個受人敬重的牧師從前線退役以後,就回來擔任暴風城的急救訓練師。

「嗨,珊娜。」弗德打著招呼,「我來回診了。」

「你慢了一天!」珊娜銳利的盯著他,「我差點要衛兵去把你抓來。」

「…我也是衛兵。」弗德無奈的脫下上衣,「沒有排休我沒辦法回診。」

「哼。」珊娜審視著他在胸口的舊傷,「看起來還不錯。大概不用人道毀滅。你也真能忍痛啊…」

[魔獸] 暴風城的巡邏衛兵弗德

暴風城的巡邏衛兵很多,通常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或者不曾問過)

他們穿著相同的盔甲,帶著相同的頭盔,配著相同的劍。除了輪流站哨以外,其他的時候,他們就在整個暴風城巡邏,維繫龐大暴風城的安全。

弗德也是當中的一個。

其實他有過輝煌的過去,曾經是個冒險者,然後又加入了對抗天譴軍團的軍隊,還差點在東瘟疫之地感染了瘟疫,卻靠著頑強的生命力痊癒,並且在最後一役的時候立下輝煌的戰功。

不過,身為一個農民之子,平凡的家世讓他和功勳無緣。

殿下的日常之完結 被冥婚(下)

殿下的反擊非常犀利。她連跟鬼新娘對話都毫無興趣,只是致函各大機關,想知道鬼新娘是用什麼身份、途徑入境。

首先,舊金山只有她的神主牌,屍骨卻原安葬在大陸。可十年文革墳墓早被刨了,所以她到底鬼籍何處呢?

如果她是美國鬼,請美國方面出具合法文件讓其暫時居留。如果她是大陸鬼,請大陸出具合法文件。

再說了,冥府又不是垮了,她這麼一個鬼籍不明的孤魂野鬼為何不去報到?

殿下的日常之完結 被冥婚(上)

世紀冥婚的餘波蕩漾(人手一本悔過書)終於過去,文昌君顯得異常憔悴。

也難怪,畢竟人家是文職,只管考試,哪有寒冬朔月下冰雨的晚上在外受罪,回家還有兩尺厚的悔過書等著寫。

可惜,文昌君和月老號稱休假沒門…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信徒都沒有間斷過,所以文昌君哪怕是有點微恙都還是抱病辦公。

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文昌君會十萬火急的打求救電話。

殿下的日常 之十五 冥婚

殿下的小廟要辦喜事了。

為了這樁喜事,不但早早的調了個小姑娘來實習,整個廟的軍將和小秘書都快忙瘋了,光計畫書就做了好幾擔,吵得不可開交,殿下打賭,在她沒看到的角落一定還打過架。

因為幾個小姑娘嘴角掛青。她沒有罵那些軍將是因為那群弱雞體無完膚不成人形。

其實就是五個小秘書中年紀最大的那一位,被文昌君家的文吏喜歡上了,追了好多年,終於含羞帶怯的點頭,羞答答的徵求殿下同意。

殿下覺得該說些什麼…但是她想了很久,真的很久,才勉強憋出一句話,「夫妻間有話直說,千萬別客氣。」

準新娘感激涕零,奉為金玉良言。

殿下的日常 之十四 通靈(下)

這一天對於茶包團實在是太刺激的一天。

如果不是打lol連輸十八盤,宅到死的茶包團不會在熱死人的夏夜走出家門,想用美妙的食物撫慰受創太深的心靈,更不會在繁華的大街迷失方向。

暑假宅在家吹冷氣的茶包團完全忘記今夕何夕,更不會注意到這天是中元節。

所謂物以類聚種以群分,茶包團會相互吸引成為莫逆,必定是有其緣故的…並不只是當了一輩子的好鄰居。

他們的神經都同樣的大條,並且有程度不一的靈異體質…以及太好的運氣。不幸的是,天時地利人和,他們誤蹈了中元普渡的行列,陰陽曖昧的界限中。

殿下的日常 之十四 通靈(上)

這是人間看不到的景象。

星光構成的小溪蜿蜒曲折,兩旁疏落有緻的點綴著亭亭如傘的各色花樹,落英繽紛。

絲竹聲,笑聲,隱約迴響,在這閒靜的天地間,在月華滿映之下。

即使是七月十五,月還是那個月,美麗、神祕,無論是那個種族,那怕是神明,都會為之心蕩神馳的美麗月夜。

裙擺拂過絲柔草地的殿下笑了,「上巳節才玩流觴曲水,鬼月玩這個,對嗎?」

殿下的日常 之十三 神明的頻道

寫在前面:

皆為杜撰,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殿下開始懷疑撕掉辭職信的正確性。

因為茶包團開始熱衷「酬神」,只因為三茶包參加了一個什麼跳舞社的新社團。

舉凡雞毛蒜皮的小事兒,比方說考試低空掠過,交到女朋友了,跟女朋友分手了(?),國慶日到救火員節(??),哪怕沒有節日,也能以「世界和平」這種理由到廟裡載歌載舞一番。

殿下只覺得眼球受到一萬點的傷害。

殿下的日常 之十二 代溝(下)

殿下差點平地摔。她實在不知道該拿愚蠢的凡人怎麼辦。

「找個遠一點的地方去走走,想想以後怎麼辦吧。」殿下無奈的說。

吳美芳真的是個實心眼。她直接離開北半球飛去澳洲了。而且,一直到下飛機,才驚覺自己真的還活著。殿下發現,她和凡人有很深的代溝。

譬如吳美芳這事吧,婆媳姑嫂關係?不要鬧了,她前世是誰?平陽昭公主。還沒獲封之前,也是李淵之女。婆婆和姑子腦子該多有坑才會來惹她…何況她從來都不是軟柿子。

至於丈夫,不是年紀到了,隨便嫁一個搭伙過日子兼生兒育女嗎?什麼愛情?在她的年代沒聽到過啊!成神一千五百年更是不知道啥是兒女私情。

殿下的日常 之十二 代溝(上)

殿下遇到巨大的難題。

是的,她撕毀了辭職信,也乖乖回廟,並且跟找她找瘋了的同僚道歉,決心當個真正的神明,好好代班。

但是第一個案例就讓她很茫然。

讓她救回來的女人非常無助,殿下也真的是想幫她。

這個叫做吳美芳的女人的經歷,足以寫上一百回的悲劇,文筆夠好應該可以賺足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