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召喚的國度 之一 紛擾(一)

因為長達兩天的日蝕,艾思隨著雷莉在召喚之國暫住。

鮮少有笑容的雷莉,也因為艾思的陪伴,展現希有的微笑。

「這裡畢竟不適合人居,」雷莉有點不放心的說,「日蝕一過去,還是快快回到人間吧。」

「嗯。但是,我想陪在雷莉的身邊呀。」幫雷莉將不同元素的材質放在不同的水晶瓶子裡,「我想看看,不在雷莉的身邊時,雷莉是怎樣度過每一天的。」

召喚

召喚

昏暗的夜晚,遠遠的烏雲有缺口,無知的星星眨著無邪的眼睛。

面對著巨大的妖獸,被挑選的少女祭品反身抱住母親發抖,穿著深黑斗篷的流浪魔法師,站在他們之間,垂帽下只看得到如星光般燃燒的眼睛。

「那是我的食物。」妖獸的聲音悶而嘶啞,「這是我答應讓他們免於災禍應許給我的食物~」

「降災禍然後獲得食物?」魔法師發出低低的笑聲,「為了生存,我不能說你錯。但是為了生存,所以才有我們的存在…」

「卑微的賤民~」妖獸大張著滿口鋼刀般的獠牙,腥臭的唾液沾黏,「你膽敢違抗身為神的我~」

Chocolate 之十三 死神

之十三 死神

春天的台北,總是滴滴答答的雨濛濛。

結果還是把高二快熬完了,人行道旁不知名的樹開了粉紅色的小花,不知道是不是櫻花。

或許是空氣裡帶著若有似無的香氣,才讓溼漉漉的雨天還有那麼點可愛。

來到外婆家快一年了…雖然外公外婆和堂表兄弟姊妹待她的態度沒什麼改變…但什麼都是可以習慣的。

譬如她越來越像人類,雖然有點營養不良。像是媽媽漸漸的好起來…雖然是偷偷吐掉假裝吃下去的西藥,和大叔特製的藥丸。

Chocolate 之十二 吊人

之十二 吊人

把完脈以後,燕霄默默的寫著藥單,淡淡的開口,「妳並不是痊癒了,不要以為能夠勞心。」

艾兒的媽媽垂下眼簾,微微的笑了笑,「也不算什麼勞心…只是接點翻譯的工作,以前做慣了,也並不是很趕…」

燕霄點了煙,呼出一口,「哪,表面上來說,妳吃了夢的碎片似乎能夠暫時彌補魂魄和心靈的裂縫…但終究那不是人類可以吃的東西。眼前有效,但效力會漸漸減弱…甚至會縮短壽命。」

她抬頭,眼神顯得很寧靜,「大夫,我並沒有什麼可以縮短的壽命。」

沈默降臨,燕霄默默的抽煙,不再說話。

Chocolate 之十一 正義(下)

果然,人類是群居的生物,沒辦法獨自生存。若是一直都是孤獨的,或許還能一無所知的忍耐,但若是嚐過友情的香氣,就再也沒有辦法回歸寂寞的黑暗。

雖然為了融入團體,必須裝傻和說些言不由衷的話。但同學會對她笑,友善的對待她,再也不會出現沒人要跟她同組,別開的目光充滿輕視和不屑。

她終於,像是一個普通人類女孩了。

和最她親近的小圈圈頭頭,是個爽朗大方到稍微誇張的女同學,不知道為什麼非常中意她,喜歡摟著她說「艾兒好卡娃伊」之類的,稍稍有點蠻橫,她也不太喜歡這種同性間的親暱…但還在可以忍耐的範圍。

Chocolate 之十一 正義(上)

寫在前面:

一切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一女中不是北一女,也沒有影射任何學校的意思。而且我只唸過商職,高中從來沒有唸過,也不曾取材,請勿任意猜測。

跟我抗議也沒用,牴觸了北一女的校友我也很抱歉,不過真的不是。

謹此聲明之。

之十一 正義

決定人生的第一道關卡,在考試後的暑假中結束了。雖然在身體狀態不太好的情形下…艾兒還是吊車尾上了一女中。

每天都要花很多通勤時間去上學,但是她的評價一下子提高很多。鄰居驚訝之餘,對她也稍微另眼相看了…畢竟能考上一女中真的很不容易。

Chocolate 之十 命運之輪

之十 命運之輪

命運之輪轉啊轉…像是水車,或是紡紗輪的聲音呢。我的命運之輪…開始轉動了。該怎麼辦?我該走哪條?呵,為什麼還猶豫不決呢?明明早就決定,只有那一條路了。佈滿荊棘的那條路…沒問題的。已經想得非常周詳了,找不到任何漏洞。不要害怕,堅強一點…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抓住這次的機會。

國三下學期,是孩子們面臨人生的第一個重要關卡,壓力也是史無前例的大…在他們太年輕的歲月中。

許多跟考試無關的課都用各種名義挪用或取消了,人生目標只剩下考上好學校而已。

Chocolate 之九 隱者(下)

每一科的作業都按時交,大小考試都沒考砸。但是對上他的眼睛,艾兒都會趕忙挪開。

這小鬼,故意躲他來著。

若不是隔壁班的導師氣憤的對他嚷了一通,要他好好管教朱艾兒的品行,他還不知道發生啥事呢。

笨學生。導師是幹什麼的?就是「有事鍾無艷」的角色。對小孩子來說,朋友和同儕認同比天還大,出了狀況,不會跟他講?太不把導師放在眼底了。

「朱艾兒同學,等等來生活輔導室。」導師冷冷的說。

艾兒點了點頭,卻只是低著眼看地板。

超不爽的。

Chocolate 之九 隱者(上)

之九 隱者

寒假即將來臨的時候,永幸滿臉淚痕的按艾兒家的電鈴,時間已經是八九點了。

面對驚訝的艾兒,他哭著說,「…爸爸媽媽要我轉學。」

啊,這一天還是來了嗎?

艾兒沈默了一會兒,抱著茶几上的面紙盒,「我們去小公園走走吧。」

一人一個鞦韆,慢慢搖晃著。冬天的夜晚,很冷,但沒有比他們的心更淒涼。

Chocolate 之八 力量(下)

第二天是禮拜一,打工日。

艾兒拼命的跑,結果還是太遲了點…大叔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身邊扔了一堆煙蒂。

「…抱、抱歉…」艾兒勉強擠出笑容,大叔生氣的時候,像是龍捲風在腦袋上面盤旋。「我沒有忘記今天是看診日,其實大叔自己進去也行啊…」

「我是小偷?」燕霄略挪了挪眼神,就夠她毛髮直豎了。

「對不起。」她趕緊拿出鑰匙開門,「那個,因為有個叔叔拉著我哭,花了點時間安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