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三

怒極吐血的準人瑞消沈了幾天,很快又恢復過來。

扣除武俠世界和仙俠世界,有內力的人是極少數,沒有才是正常的。瞧吧,沒內力的流氓想揍人還不是揍得滿地找牙,沒內力的將軍想砍人還不是十七八段。

沒內力的準人瑞如此嬌弱,還不是想將黑貓怎麼掄牆就怎麼掄牆。

將黑貓擼壁後,準人瑞就心平氣和了。|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二

回去後宮國蘭越想越氣,真的打算「誰也別想好」了。

他能半點根基也沒有,徒手打造迅音影視,就憑他賊準的眼光和一手翻雲覆雨的「文宣戰」。

文宣戰更是重中之重。

只是近幾年麾下鍛鍊出來了,他也放手省點心,不再親自規劃文宣戰。但那對狗東西實在太噁心人,給男同抹黑了。

他是絕對不會承認是個腦殘粉。更不會承認他心疼自家愛豆。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一

大boss宮國蘭說幹就幹,他本質就是個果決的人。

招集編劇團不算難,原著擺在那兒,打鐵趁熱想上趕的編劇不少,第一時間就解決了。

真正讓宮國蘭碰壁的是導演和劇組。畢竟歌唱圈和影視圈壁壘分明,影視圈利益早分割妥當,誰樂意隔壁圈的龍頭來分一杯羹啊?分習慣來整鍋端找誰哭去?

被推諉到最後,宮國蘭怒了。

難道老子打下大片江山二十年,還自制不了一部電視劇?老子就不信這個邪!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

最後宋鴻當機立斷認栽,同意離婚,卻拒不歸還婚前財產…因為孟蟬簽過一個要命的婚前協議。一但離婚只能淨身出戶。

不得不說宋鴻的腦袋還算清楚。一但對簿公堂,不管結果如何,孟蟬什麼都沒有,定要撞個魚死網破,就算硬把官司打贏了,將她送入監獄,法院還是會判離婚。她再不管不顧的往網路一放…宋鴻和楊清的名聲全毀了。

畢竟實在是太噁心。

現在雖然也被孟蟬的小說噁心個不輕,終究沒有指名道姓。臉皮厚著也過去了。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九

準人瑞帶著錄音檔和影片去找她的律師,看完所有資料的律師表情非常精彩。想來律師是很想繃住專業的表情,可惜裂得一蹋糊塗。

果然狗血的不要不要的,突破三立加民視的極限。

「我只要離婚,還有婚前財產。」準人瑞說。

「…雖然不建議起訴…刑事起訴,但是民事賠償和其他我有信心能爭取…」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八

拿到手機,楊清關閉了錄音程式,同時將錄音檔刪除,順手也清除了他寄過去的照片,和原本存在的滾床單影片。

面無表情的準人瑞其實內心已經炸膛。

缺失的細節在類似情境的刺激下,加強檢索終於發揮功能,補全改編版的空白。

不要小看隱性完美主義的藝術家。保住了孩子,孟蟬並沒有打消離婚的念頭。畢竟她視若珍寶的愛情摔出了裂痕,說什麼她都不要了。

苦勸無效下,楊清扔出與她有染的證據。她當場就崩潰了。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七

其實,在準人瑞搬出來的第一天晚上,宋鴻就發現了,非常不悅的打電話給她。

準人瑞一句廢話也沒有,直接寄了珍藏已久的影片,然後只說了兩個字,「離婚。」就掛掉電話直接將宋鴻拉入拒聽名單了。

接下來是律師嘴炮時間。但是她並沒有將影片交給律師,離婚的原因也只是「性格不合」,算是給彼此留了臉面。

說起來相當簡單粗暴,但是什麼都沒有的準人瑞還是相信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六

其實吧,錢的確很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的。

真正重要的是,個人價值夠不夠份量。只要自身的價值突破天際,人脈會有的,錢也會有的。

準人瑞會選擇這條路線,當然是深思熟慮過的。這不是說她交出來的試聽帶有多震古鑠今,主要是試探,看看老東家接不接受孟蟬的回歸。

最差也不過是把曲子賤賣了,最少能得到一筆錢。很幸運的,是最好的狀況,她得到支持。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五

在準人瑞和向瑜捨生忘死的苦磨試聽帶的同時,準人瑞也跟那對狗男男鬥智鬥勇的相互敷衍中。

事實上,吐滿床的第二天晚上,宋鴻文質彬彬的致歉,說是喝得太醉失控,同時關懷孟蟬的母子健康。準人瑞也表示歉意並且提起身體欠佳,並且出示包含了孕期輕度憂鬱症的病歷。

彼此相互理解,非常和平的渡過了這次還沒成形的衝突。

宋鴻說他工作非常忙碌,可能要常常出差,所以給家務助理加薪,有事找助理。準人瑞表示理解並且感謝,至於助理神龍見首不見尾這點一個字也沒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