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四)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四

一直以為,新傑是天上的鷹,除了他架構的家,什麼地方都只是他暫時棲息的地方。不管是哪個女人的懷裡,他到底還是愛自己多一點。

染香總是這樣安慰自己。不管在什麼地方,不管新傑抱了多少女人,他總是會在厭倦後,回到染香的小窩。

「為什麼這麼素淨?」有時他會皺眉,「我幫妳辦的附卡,為什麼從來沒有用過?」

不管搬到什麼地方,她還是維繫著一桌一椅一床這樣單調的傢具,沒有任何裝飾。皮箱仍然擺著過季的衣服,像是隨時都準備離去。即使是新傑為她買下來的套房。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三)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三

靜靜坐在窗邊,notebook 已經跑了很久的螢幕保護程式,半包沙邦妮,第四杯的曼巴。煙霧繚繞中,她的眼睛定定的望向對街的六樓。

溫暖的暈黃燈光,應當還伴著笑語和熱騰騰的飯菜,同樣的煙霧繚繞。她的男人,大約笑出眼角的紋路,含笑聽著小女兒溫軟的說著學校的事情。

他和別的已婚男人不同。不會開口就「我的太太不了解我」、「家庭沒有溫暖」。他很誠實的告訴自己,他的家庭和睦美滿。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二)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二

看見染香的房門口放著一雙並頭親密的鞋子,林雯會站住,凝望一下子,然後默默的走進自己的套房。

這一層四樓隔成四個套房,她和染香隔鄰而居已經快一年了。

寂寞的都市裡,四個女人的套房,總是會輪流傳出傷情的哭聲。

就在她徹夜痛哭的時刻,染香穿著睡衣,來敲過她的門。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一)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一

他的掌心,有著煙草的味道。

靜靜的蜷伏在他的懷裡,有些粗礪的掌心,翻著些硬皮,摩娑著她嬌細的肌膚,和上面晶瑩的汗水。這是一雙喜歡運動的手,他總是在健身房練出一身大汗,和美麗的肌肉。

撫著她的臉時,她聞到安心的煙草味道。

就像他整個人一樣,沈默的,成熟的,帶著一絲絲甜味,卻也微嗆的味道。

像是Seven-light。

孤獨未必寂寞 楔子

惡夢侵襲,像是一條條的爪痕抓過已經殘破不堪的睡眠,染香緊緊的抓住被單,用力睜開眼睛。

天花板的水光蕩漾。養在琉璃水盆的睡蓮發出孤清的芳香,盈盈。

這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套房,她的傢具只得一床一桌一椅,壁櫥還是住進來時房東體貼的設計。然而,除了會皺的幾套套裝掛在裡頭,其他的衣服,嚴整的折疊起來,井然有序的只有隨身換穿的擺著,其他的,都放在皮箱裡,像是隨時都準備出門似的。

一年前,她離開家裡,帶的就是這個皮箱。

寫在「孤獨未必寂寞」之前

發信站: 貓咪樂園
時間: Tue Nov 27 05:42:07 2001


這篇小說,之前在蕃薯藤連載過,因為是每週的專欄,結構鬆散在所難免,既然蕃薯藤的專欄已經取消,剛好藉這個機會把這篇小說重整過。

剛寫過「我是男生我是女生」,這樣巨大風格的改變,或許許多讀者不太適應,不過,我真正擅長的,反而是都會女子對於失婚與愛情的夢囈和眼淚,小品文並不是我所擅長,難免會有邏輯上的錯失。

南柯子 之一(十八)(斷)

當然,她和趙姨娘的仇就宛如凍底玄冰,再也解不了了。

但是趙姨娘想對付她,卻愕然發現這個奴婢簡直是無處下口。自從林氏赴京以後,老太太就不那麼常叫她去說話,少了趙姨娘坑她的機會。而且這死丫頭,不貪財不抓權,不要說自侍身分,連聲音大一點都不曾過,鮮少與人說話,連要抹黑都沒得抹黑。

唯一勉強可以抓到的弱點,是喜巧不避男女之諱,陪著六爺在園子裡瞎逛。她要當家的三夫人管管,許氏冷淡的說,喜巧是丫環,丫環服侍六爺是應該的。她跟老太太暗示喜巧不安分,結果老太太反問她,喜巧都站在屋外和小六講話,是哪裡不安分。

一直拖到過完年,喜巧十六歲了,她才找到法子對付。

南柯子 之一(十七)

不說這個欠拍死的六爺,兩個月後,她接到大爺寄來的信,心頭更是鬱悶。

大爺信底說,往她手底塞把刀就可以上陣當花木蘭了,吹捧半天,又淒婉的求情,說他在京裡沒人照顧,娘子身體又不好,求她秉仗義之心,讓他們夫妻團圓。

喜巧真是無言到極點,這陳家的事情他託誰都好,關她屁事?還不是看她能讓趙姨娘臉上難看。這逆子才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大爺已經在外當了五六年京官了,大夫人林氏本來是在京裡和大爺過著小倆口的日子。哪知道趙姨娘以「嫡母有疾」,秦氏生病的理由,要林氏回來奉親。來了以後就把人扣下,不給走了。

南柯子 之一(十六)

雖說無意,喜巧發現她還是被涉入了陳家。

陳家夫人秦氏不但對她日益看重,說不上言聽計從,但也願意略聽一二。她略微識字,看看帳本沒問題,提筆寫信卻宛如千鈞之重。但喜巧再三苦勸,她終於含羞請喜巧代書給陳老爺家信,喜巧當然不會寫那種文言文,但是這麼多年看言情小說的功力不是白擺著的,她總能把陳夫人乾巴巴的請候寫得情致動人,陳老爺的回信也漸有暖意。

看著陳夫人捧信再三迴讀,連她這個對情愛冷淡的人都覺得很可憐。

但也因為這樣,陳夫人對她越發和氣,甚至引得老太太歡喜,召她去見。

南柯子 之一(十五)

喜巧抽了條手帕給文從,卻沒半點譏笑他的心思。

穿過來幾年了,她也漸漸融入這個時代,能夠體會他的心情。

這是個禮教吃人的時代,情感非常壓抑的時代。

但只要是人,就會有情感。愛情都被壓抑到只剩下夫妻之義和愛好美色的程度,可以說除了肉慾沒有其他指望,親情變成唯一可以寄懷的情感,父子要嚴教,朋友又得看緣份,師生又往往有功利上的要求…

只剩下兄弟還可以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