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一

寫在前面:

呃,這算意外插隊吧。

但是這插隊的恐怕是收不進正文中…可能有部份情色或過度暴力之類…想很久還是決定以「裡篇」做為處理。

可也不要指望有多情色,例如「褲子都脫了給我看這個」這類的意見概不受理。

特此說明之。

(p.s.右上角有個X可以關閉視窗,受不了的讀者敬請使用)

啾註:請確認您的心智年齡已成熟再閱讀本章節,若因此心靈受到任何摧殘恕不負責,感謝合作._.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休息時間

瞪著睡得很安然的準人瑞,黑貓對著評分表,氣得發抖。

他以為早已經心如死灰般的冷靜,誰知道羅永遠會讓人理解何為生無可戀。

個人評價和任務評價雙雙呈現亂碼狀態,破表到無法顯示正常文字了。

表面上,羅這樣二二六六的玩過這個仙俠世界,別說開世界任務,連最終復仇都放棄了,只是穩穩的(?)渡過原主的死劫而已……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九

男主角們的追殺突然終止了。

因為被留在劉愁魂身邊照顧她的葉飛(喜穿紅容貌與琴娘不相上下的師弟)和醉柏真人(禁欲謫仙系師叔)手牽手私奔了。

劉愁魂氣得吐血了,傷上加傷,可把男主角們心疼壞了,當然是往回奔。

準人瑞面無表情。這是什麼…神展開?

「…這個命書到底是誰寫的?」準人瑞忍無可忍,她真的很想跟命書作者好好談談人生。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八

按理說,凝結金丹,踏上長生第一步,慣例該吟首道詩。琴娘只覺得心被掏空,一個字都吟不出來。

泰,小往大來,吉亨。

雖然不合規矩,但她喜歡仙家給她的「道詩」。

「…把他留給我。」她嘶啞的說。「他能成就元嬰,我也能。」她試著平復呼吸,「我會比他還行。」

準人瑞知道,這個「他」,是指天卷道君。琴娘將他記得最深,最後才將他的回憶捨棄。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七

琴娘是到目前為止和準人瑞最像是朋友的原主。

可能是身在仙俠世界,琴娘涵養魂魄的進度非常喜人,天賦也是高得不要不要的。

不管在哪個任務世界,準人瑞刻苦過的知識武學通常能完整留給原主。但是原主能不能繼續刻苦下去,才決定知識和武學會不會荒廢。但是準人瑞離開後,通常很難繼續保持下去。

這是大環境的問題。像是杜芊芊,那是絕對不要傻了,指望公主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你沒事吧?類現代社會用不到啊,遺忘得非常理直氣壯。至於林大小姐,那是精益求精,更上好幾百層樓,準人瑞在她手下大概走不了十招…武俠世界理所當然的。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六

***

至於準人瑞為啥又幹起教官這個老本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其實說穿了都是小蜘蛛的錯,想來魚籽也是共犯。準人瑞就沒見過那麼愛閒逛的法寶。

在西陽城兩年,靈智漸開的魚籽會表達情緒,能大能小,和小蜘蛛一拍即合,非常開心的讓小蜘蛛馱著到處亂竄了。

某天,亂竄的小蜘蛛二人組跑回來,後面跟著兩隻小點的月蛛,再後面是大呼小叫的月蛛主人。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五

準人瑞在論道殿宅了兩年。這兩年西陽城都快被塞爆了。

原本是為了江湖傳說和美人來觀看,最後已經完全被羅琴娘奇特的招式給吸引了。

這界的爭鬥方式很單一,或者說,已經發展到異常完熟。最有效率的就是用上佳法寶絕妙法術站著對轟,防禦同樣也是法寶,講究一心二用甚至多用。邊跑邊施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使是講求人劍合一的劍修,也是掐訣使飛劍,不怎麼走動。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四

準人瑞會選在西陽城落腳,當然不是腦門一拍熱血衝動胡亂選的。

第一是,西陽城距離青蕪祕境最近…就是琴娘住了幾百年的祕境。現在只等十二年後開啟了。

第二是,西陽城是天卷道君洞府的必經之路。想陰天卷道君需要長期規劃知己知彼熟識地理,這是個曠日費時的大工程,必須早早來熟悉環境。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三

然而這不是命運最大的惡意。

更大的惡意是,人潮洶湧的集市,萬頭攢動,男女主角就那麼剛好的同時看到她。

這對璧人齊齊一凜。

你以為他們會喊「站住」嗎?別傻了,那是炮灰路人角才會喊的,能當主角的,必要的時候是不說廢話的。

所以男主角(一號)雲淡風輕的伸出手,立刻化出淡金色的極大掌影,正是天卷道君的成名絕技「大自在手」。元嬰期道君出手,威力非凡。他的本意若不是想將看似故人的準人瑞拿下,只用了三成功力,恐怕以準人瑞為圓心,方圓三丈內的人都得死。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二

準人瑞去哪了呢?

其實她放完了雷華圓舞曲就已經往壺中天奔…經過幾世的練武不輟,其實她對血量的拿捏很準確,也不意氣用事。

壺中天號稱萬世不壞,世間防禦法寶第一。她很有把握才敢跟金丹長老動手,並不是衝動…她都這把年紀了。

但凡事都有意外。

所以她瞠目看著一直不知道怎麼用的魚籽(天生石盤所贈小玉石之名)大放光明,阻止她奔往壺中天的勢頭,同時形成一層厚實的防禦氣場,硬抗下金丹長老的最後一擊。